Médoc馬拉松──舌尖上的42公里:《馬拉松.嘆世界》選摘(1)

2016-03-26 05:30

? 人氣

Médoc馬拉松沿途有各式各樣的酒食攤檔,光是免費試飲已可讓你醉上幾回。然而今天大家之所以有酒可飲,竟是源於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取自網路)

Médoc馬拉松沿途有各式各樣的酒食攤檔,光是免費試飲已可讓你醉上幾回。然而今天大家之所以有酒可飲,竟是源於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取自網路)

Médoc馬拉松是跨周末的大型節日。比賽於周六舉行,周五當天波亞克河畔如年宵市場般熱鬧,有各式各樣的美酒美食攤檔,單是免費試飲已可讓你醉上幾回;當天晚上還有於列級酒莊舉行Pasta Party,千多人在巨型帳篷下同享晚宴,還有璀璨煙火在古堡上空綻放;比賽翌日,還有酒莊漫遊團與葡萄園午宴,讓跑者鬆鬆,讓跑者連續三天沐浴在酒桶中。

酒,是Médoc馬拉松理所當然的語言,今已再沒有人質疑邊跑邊飲的安排了。但究竟誰是第一個狂人,提出比賽飲酒這個絕不正常的喪主意?

過去六年間,我也參加過Médoc其他運動,而職員和義工來來去去都是同一批人。對他們來說,我這個黃面孔熟客相當容易辨認。在Jean Yves先生引薦下,這次有機會認識Médoc馬拉松的賽會主席Vincent Fabre,更有幸得到他的招待,在他的Château Lamothe-Cissac住了三天。

Vincent Fabre 本身是Château      Lamothe-Cissac 酒莊莊主,在上梅鐸(Haut Médoc)及瑪歌(Margaux)都擁有葡萄園。他的祖先於上一個世紀移民到法屬北非釀酒,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獨立後,他的祖父把所有財產變賣,一家人遷回法國並於Médoc買下了酒莊。每年的Médoc馬拉松,Château Lamothe-Cissac都接待不少記者和比賽贊助商,我亦把握機會向Fabre先生請教很多關於Médoc馬拉松的事。

原來今天大家跑步有酒飲,是源於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

「Médoc馬拉松有六名創辦人,當中有四個是醫生,他們當時純粹希望在波亞克一帶,辦一個42.195公里的馬拉松比賽。喝酒,還是留待比賽結束後好了,完全沒有想過沿途要提供酒精給參加者。」Fabre 說。

1985 年舉辦的第一屆Médoc馬拉松約有五百人參加。當年沿途並無酒飲,只是一個比時間的競賽。第二屆Médoc馬拉松,有一個酒莊忽發奇想,在16 公里處放酒給跑者享用。這個別開生面的安排,贏得參加者的掌聲,也擴大大家對馬拉松的想像,原來喝酒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酒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因此更樂意在比賽當日開放酒莊,讓路過酒莊的跑者Tasting,於是成了Médoc馬拉松的傳統。(runnersworld.co.uk)
酒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因此更樂意在比賽當日開放酒莊,讓路過酒莊的跑者Tasting,於是成了Médoc馬拉松的傳統。(runnersworld.co.uk)

「賽後的反應不錯,其他酒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更樂意在比賽當日開放酒莊,讓路過酒莊的跑者Tasting。我們稱之為Tasting的淺酌,這就成為了Médoc馬拉松的傳統。」Fabre 說。

今天,享樂已是Médoc馬拉松的目標之一,追求PB是一種罪過。正如大會的網頁所說:「If you believe sport is synonymous with health, fun and conviviality then this marathon is for you. Spoilsports, thugs and record seekers are not invited!」(如果你相信,運動等於健康、樂趣與歡宴,這個馬拉松是為你而設。破壞歡樂氣氛、惡棍及希望打破紀錄者,我們不會歡迎。)

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取自網路)
對於參與的跑者而言,來這裡就是和大家一同享樂。(取自網路)

日本人與Médoc馬拉松

撇除歐洲人,參加Médoc馬拉松的外國人之中以日本人最多。Fabre的酒莊還接待了日經記者長谷川聖子及日本放送協會(NHK)法籍主持人Dora Tauzin。操流利日語的Tauzin小姐,每年有一半時間住日本,一半時間住法國,期間都會順便來Médoc馬拉松,是她率先把這個比賽介紹到日本。

「1998年,我在Tarzan運動生活雜誌,寫了日本第一篇關於Médoc馬拉松的報道。碰巧當年日本亦開始第一波的紅酒熱,比賽順勢受到跑者的注意,日本記者亦相繼來到Médoc報道賽事。

「當時我也沒有料到,今天會有這麼多日本人來跑Médoc馬拉松呢!這幾天我還以為回到日本了,街頭到處都是講日語,感覺有點怪怪的。或許我當初就不應該推介給日本人,就讓Médoc馬拉松繼續是一個法國本土的比賽好了。」她笑說。

旅行也應該入鄉隨俗,若連跑Médoc馬拉松都對PB念茲在茲,也太傻了。幸好也不是每個香港跑者,都對成績如教條般的執著,例如我在起點看到化妝的香港跑者、在Château Phelan Segur 酒莊午宴碰到的三位女士,她們就相當懂得歎世界了。

Cru Bourgeoisie 的Château Phelan Segur酒莊,在比賽前三天起,都提供「Special Get Ready for Marathon」的午宴和晚宴,由莊主或高層親自招呼,酒莊的總廚親自設計及烹調菜式,盛惠每人75歐元,讓跑者在如詩如畫的莊園,享受奢華的Carbon-loading。

嫌貴?還未算呢!賽前一晚及賽後晚上的「Special Truffles Pasta」及「Special Recover from Marathon Menu」,每位分別是130 歐元及110 歐元。不是人人都捨得花這麼多錢吃一頓飯,但美景當前,有酒莊高層陪吃,還有無限量的Château Phelan Segur紅酒供應,也算是難得的經驗,還可以順道參觀他們的酒窖。

Château d'Issan的 Pasta Party

此外,賽前一晚的Pasta Party 和賽後的酒莊漫遊團,都是不可錯過的環節,只有參加過所有活動,你的Médoc馬拉松經驗才算圓滿。跑馬拉松前要多吃碳水化合物是常識,Pasta Party 就是最好的機會,讓參加者一起「加碳」、一起狂歡,以最輕鬆快樂的心情,迎接翌日比賽。

每年的Pasta Party輪流由不同的酒莊做東,並提供全場的紅酒,好讓參與者每年都可以品嚐不同的佳釀。這次做東的,是距離波亞克約20分鐘車程、位於瑪歌的Château d'Issan。

Château d'Issan的葡葡園,以斑駁的矮石牆圍起,莊園歷史可追溯至一千年前。相傳中世紀其中一位最有權力的女貴族,Eleanor of Aquitaine(Aquitaine 是法國西南的省分)的第二次婚姻,宴會的酒就是來自該酒莊。

黃昏6 時左右,酒莊已在草坪設酒會恭候參加者,還有樂隊伴奏,打頭陣的是三款Sauternes 的甜酒,開完一支又一支,足以讓你升仙。奉勸各位先忍一忍口,因為酒莊最好正牌酒,會留待晚宴時才奉上。

Château d'Issan的正牌酒我還是第一次喝,充滿強烈、濃郁又澎湃的櫻桃味。直至差不多要上甜品時,壓軸的煙花環節到了,一切音樂忽然間停頓,眾人移玉步到室外看煙花在城堡的夜空上綻放。轟隆的爆炸聲震耳欲聾,距離之近,彷彿花火將會墜落頭上。

強大的民間力量

Médoc馬拉松的靈魂不在於紅酒,也不在於吃喝玩樂跑、飲飽食醉遊,而是比賽展現的強大民間力量。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

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取自網路)
若沒有當地人的全力支持,單憑賽會與酒莊,是沒有可能辦這個複雜、龐大而又有感染力的馬拉松。(取自網路)

牟利並不是Médoc馬拉松的目的,亦正正因為比賽不是為了牟利和自肥,也不是賽會、贊助商和酒莊的私產,而是一個讓眾人可以參與和投入的社區活動。Médoc一帶的人口還不到十萬,但參與的義工多達3200人,還未計沿途打氣的居民及每個酒莊招待跑者的職員,以比賽8500 名參加者計算,跑者與義工的比例少於三比一,而絕大部分義工都是一年復一年來幫忙,對流程安排耳熟能詳。

83歐元的報名費包含了甚麼?有一件Asics Tee、精心設計的獎牌、一支中價的Finisher Wine 連特製木盒及Riedel 酒杯套裝,單是這幾項既珍貴又特別的紀念品已物超所值了,還未計42.195 公里上提供的各種食物、開幕禮的表演、20 多個酒莊的靚酒,以及賽後的補給呢。

「整個馬拉松只有一個全職職員Albert及幾個臨時工,包括與你溝通的公關Jean Yves,除了他們幾個人要支薪,大會的其他人,包括我在內都沒有收一分錢。我們把跑者的報名費,全部用在比賽上,連儲備也不會留下。」大會主席Fabre 說。

的確,若沒有社區和群眾一同協力,一個只僱用一個受薪職員的機構,怎可能辦一個譽滿全球、一連三日的大型馬拉松節日?

42公里的暢飲

吃過早餐後,Fabre 開一輛七人車,載記者們和贊助商代表到比賽的起點。在Médoc馬拉松的世界,這42.195公里路並不是受苦、不是痛楚、不是長征,而是跑者的遊樂場,喝多一點酒、拍多兩張照片、吃多兩件生蠔、結識多些新朋友,用盡時限,享受整個比賽的過程,才會不枉此行。

跑者的化妝依然精彩,香港跑者往往不太投入,遠遠不如日本和台灣跑者般花枝招展。不過最誇張、最驚嚇的一定是歐洲人,各種各樣、傳統現代、電影人物、奇珍異獸的裝扮都有,有如電影《翻生侏羅館》(Night at the Museum,台譯《博物館驚魂夜》)場面。更有三五成群的朋友,合成一個團隊、一組戰陣,穿相同的服飾,再推一輛由單車裝扮的戰車、帆船或神像,如行軍打仗般威風凜凜。

在這裡,常見歐洲跑者打扮成各式模樣,爭奇鬥艷,有如電影《博物館驚魂夜》的場面。(取自Médoc馬拉松官網)
在這裡,常見歐洲跑者打扮成各式模樣,爭奇鬥艷,有如電影《博物館驚魂夜》的場面。(取自Médoc馬拉松官網)

雖說跑Médoc馬拉松是享樂,但你也要有基本的體能和訓練,因為Médoc的地勢高低起伏,跑葡萄園的沙石路也格外吃力。

賽道如垂直的橢圓形,跑者於波亞克市中心出發,逆時針先跑上聖埃斯泰夫(St. Estephe),再南下波亞克及聖朱利安(St. Julien)並折返,最後返回波亞克,沿途大約穿過接近50家酒莊,當中約有三分之一酒莊提供紅酒不用擔心空肚飲酒,因為這是42公里的大食會。頭兩公里已有一個早餐站,有大量包點供應,讓無時間吃早餐的跑者打個底,隨後的水站都有餅乾、蛋糕及窩夫等簡單食物。

當你有飄浮的感覺,就正式進入Médoc馬拉松應有狀況了,直至迷迷糊糊後,你不再用雙腳跑,而是用舌頭慢慢滑過這42公里,身邊的葡萄樹和酒莊如飛如去。為了喝下一款酒,寧可跑快一點,到達酒莊後再慢慢喝,與其他跑者和義工碰杯「Cheers」,灌了無數杯後,我再也分不清楚每個酒莊的酒有甚麼不同了,總之就當集郵一樣,每一款都要試試。

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在26公里附近,拼老命喝Lafite?即使在這裡跑死喝死,也是死而無憾了。生蠔、牛排、雪糕在38、39 公里,為最後一段路加油。「撞牆」(Hit the wall,即出現肌肉疲勞、肝臟醣分耗盡、無能量繼續跑下去的狀態)不要緊,請停下來慢慢品嚐。凍生蠔鮮甜多汁,伴酒一流;牛排即場由義工用炭爐煎,再剪成一小塊讓大家取。

當天的天氣特別炎熱,大會酌情把原定的6.5小時時限,增加至7小時,讓絕大部分跑者開開心心完成賽事。我也再突破個人最差的紀錄,以6 小時48 分完成。

*本文選自《馬拉松。嘆世界》,天窗出版。Run The World編輯部的三位作者莊曉陽、Edkin、Frankie曾參與數十場外國馬拉松比賽,足跡遍佈日本、台灣、新加坡、歐美、澳洲,以至古巴等世界各地,他們希望藉著參與海外馬拉松的期間的辛酸苦樂、吃喝玩樂,以至所見所聞,統統化成文字與相片並與讀者分享。本文作者莊曉陽也將於3月27日在台灣信義誠品舉辦新書分享會。

本文作者莊曉陽也將於3月27日在台灣信義誠品舉辦新書發表會。
莊曉陽將於3月27日在台灣信義誠品舉辦新書分享會。

 

《馬拉松。嘆世界》,天窗出版,莊曉陽、Edkin、Frankie著。(天窗出版提供)
《馬拉松。嘆世界》,天窗出版,莊曉陽、Edkin、Frankie著。(天窗出版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