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前世,所以今生——寫給未來靈魂的備忘錄:《當愛比遺忘還長》選摘(3)

2016-03-13 05:30

? 人氣

韓良露與朱全斌珍貴的倫敦家居生活照。倫敦,是讓韓良露洗滌靈魂的地方,也是她與夫婿全心全意體會樂活之所在。(取自韓良露.南村落臉書)

韓良露與朱全斌珍貴的倫敦家居生活照。倫敦,是讓韓良露洗滌靈魂的地方,也是她與夫婿全心全意體會樂活之所在。(取自韓良露.南村落臉書)

第一次見到良露那年我二十六歲,在中國電視公司做製作人,因為同時也是熱愛電影的電影青年,參加了同事王長安發起的「台北電影學會」,大家可以藉著這個組織一起看試片什麼的。在仁愛路四段的四季餐廳裡舉辦的成立大會上,我第一次見到了她,一個還在讀大學的工讀生,當天應該是要負責做會議記錄或收會費的,卻成了當天發言甚多的人。我因是剛回國不久的留學生,對她的過去一無所知,不知道她曾經在台映試片間辦過赫赫有名的藝術電影展,只是奇怪,為什麼這麼一個看來長相清秀卻不修邊幅,舉手投足有些大剌剌的女孩子,卻可以當著現場那些文化圈的大咖,像是何懷碩、但漢章、景翔……這些人面前高談闊論呢?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我覺得她說的話都很有道理,她聲如洪鐘,句句都鏗鏘有力,我看得出神,感覺到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們沒有小孩,是因為兩個人都想繼續做小孩。看周圍朋友的婚姻都需要小孩來維持,我們卻有相反的顧慮,良露曾跟我說,我們兩個這麼好,還是不要生小孩比較好,因為父母感情太好,小孩子會覺得被冷落,而我們早就已經把對方當作自己的小孩了。

我們曾經是父女嗎? 或者曾經是母子?胡因夢說過我們是一對Odd Couple,因為從各方面看,我們都是非典型的婚姻伴侶。兩個人的結合未必前世就是夫妻,除了父母子女,我們也可能做過師生?朋友?或者兄弟姊妹?我初見她時的熟悉感到底在透露著什麼訊息呢?

大約是九○年代中,我們來到位於台北東區一位與我同姓的女士的道場,她看來聰慧端莊很有洞察力,年紀約五十左右,在她靈視下見到的我們乃是雇用關係:曾經在十九世紀的歐洲,良露是一位被丈夫冷落的貴婦,而我是他們家的馬車伕,這位不開心的貴婦有一顆好奇的心,很喜歡四處趴趴走,而我就只有聽命的分,她說出目的地,我就竭盡所能地將她送到。久而久之,貴婦開始跟馬車伕分享她的心事,進而發展出一段祕密的戀情。

這個故事聽起來相當吻合我倆在一起的狀況,良露是不開車的人,即使後來她在英國考到過駕照,但還是不敢開。我們最初的緣分就起因於我是她朋友中有車又有閒的人,她為了替她開的店「影廬」採買家具用品,我就是義務擔任司機的那個人。我們關係的拉近是因為我在她與K的情傷中,扮演好了一位忠實聆聽者的角色;後來在一起,更總是由我負責開車,至於要去哪裡,則由她決定。而在身分地位方面,我個性比較膽怯,她則天不怕地不怕。這是受前世階級的差異所使然嗎?

另一段頗為良露所津津樂道的故事則出自一位藝壇才子,這位會作曲又會演戲的帥哥會看前世,在二○○○年左右的一個夜晚,我們約在永康街的一家小酒館中,他跟我們敘述了一段感人的故事。故事發生在清朝,而她是男我是女,良露是家中有人在朝中做官,家大業大的大老爺子,平常喜歡舞文弄墨,放言時論,我則是棲身在他府上會演戲的小伶官,因為頗受老爺子寵愛,在府上只要專心藝事就好,不用操勞其他雜務,因此小伶官在內心也是很感激老爺子的。有一回,老爺子因為說話得罪了人,朝廷下令來抓人,老爺子倉皇逃逸,在無處可去的情況下,小伶官自願將老爺子藏回自己的家,因為老爺子受了傷,不良於行,瘦小的小伶官還背著胖胖的老爺子亦步亦趨地慢慢馱回家中。說到這裡,通靈才子還加重語氣地說,小伶官其實力氣很小,非常吃力背著老爺的那個情景看了真的很令人感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