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北一女儀隊的神祕魅力:不只是美麗帥氣,儀隊隊長的肩頭重擔

2016-02-15 17:38

? 人氣

儀隊隊長,她們總是站在隊伍最前。榮譽與責任,都寄託在她們身上。(圖/出版社提供)

儀隊隊長,她們總是站在隊伍最前。榮譽與責任,都寄託在她們身上。(圖/出版社提供)

儀隊隊長,她們總是站在隊伍最前,揮灑精湛的刀法,儀態端正挺拔,美麗又帥氣,讓人不注意到都難。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每年一到總驗收的時節,評選團教官與學姊都早有觀察。隊長選拔的第一個門檻就是身高,但除了身高之外,最看重的是練習態度、責任感與領導力,每一屆的隊長選拔都別有一番學問。有些時候,有的人會知道自己被列為可能的下一屆隊長人選,因為隊長學姊會到班上跟她的同學問問平常狀況,有的時候她會感覺到學姊對她特別嚴格,或者有時候,即使有不得已的苦衷,學姊還是暗示她總驗收當天一定要到。她們會希望未來隊長要以身作則,因此只要總驗收當天不到,很可能就不會被選為隊長了。

十八屆選隊長那天上午,陳世莉和同班同學也是儀隊成員的鄒開蓮等人,一起參加班上同學慶生會,玩得實在太開心了,幾位儀隊同學捨不得離開,眼看下午的儀隊練習時間就要到,還一度想「翹掉下午的練習好了」。

後來,不曉得誰良心發現,大家趕回去練習。當天,陳世莉被選為三分隊長。幸好有回去,「不然,」陳世莉說,「差點就錯過了。」

總驗收時,隊長學姊或教練總是不會先宣布接下來要公布的是什麼位置的人選,只會說:「被點到的人站出來!」十八屆總隊長張迎真還記得,她們那時是「留在原地的人緊張,被叫到的人也緊張」,有時候會要她們來來回回地走路,有時候會要她們轉槍、做基本動作。站在前面的五位隊長學姊、楊教練或學校教官都睜大眼睛盯著,「被拍到肩膀的人,回去原來的位置上。」剩下的人更緊張了,人愈來愈少,終於,最後剩下的五個人被帶到一邊,私下說完話後又回到大隊面前,「從今天開始,她們就是妳們的隊長了。」

01.jpg
剛選上隊長時,要學著裝嚴肅建立威信。

每一屆選隊長的過程略有不同,早期學校教官、校長較常參與並實質給予建議,由學姊帶學妹之後,則由全部隊長學姊討論並共同做決定。

五位新隊長就這樣誕生了。光榮的日子從此開始,辛苦的日子也不遑多讓。

「我們都對著法院練習喊口令」,練口令要很大聲,用丹田的力量。因為表演時,口令要讓整支隊伍都聽得見,若是娟秀細語的話,大隊奏樂聲一下,口令必然是隱沒在樂音中了。

楊教練都會要她們站在北一女側門,面對著法院*練習,說是練膽量。「向右~看!」「禮畢~!」超級大聲。十七屆的總隊長詹美智、一分隊長崔麗心,十八屆的總隊長張迎真等人,都津津樂道這段往事。

站在側門練口令的習慣,學姊傳學妹,延續了幾十年,直到三十幾屆、四十幾屆的隊長,都對這件事印象深刻。三十六屆總隊長惠筠還強調,練口令是她們一天最後的練習,剛好法院上面有鐘,所以每次都會緊盯著指針,渴望回家的時間可以快點到來,結束長達八小時的隊長練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