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偵查課》門不只是門,門也是古漢字的注音符號

2015-12-17 06:20

? 人氣

門是門也是「注音」。(來源:東方網)

門是門也是「注音」。(來源:東方網)

在漢字的造字史上,形聲字是一個空前的大發明,古人組合兩個漢字元件,一個代表發音,一個代表意義,創造出形聲字的用法出來。從此以後造字就方便了, 你平常講的話找不到字可用,抓一個同音字,補一個形符表義,碰,新字就誕生了。而且音念得出,意義也看得明白。

今天來介紹一個我們從沒想過竟然可以用來擔任注音角色的單字——門。

「門」本身是象形字,用在形聲字裡面多半是當成表意的形符。漢字裡有「門」字框的,我們直覺就會認為那些字一定跟門的意義相關,像開、關、閂、閉等。

不過門字部的字可不只有這種模式,還有另一種模式不是意義相關,而是發音相關。這一類例如聞、問、悶、捫等。

悶和捫可以理解,它們的現代發音跟門一樣(只是聲調不同),但聞和問怎麼解釋呢?這兩字的發音就是跟門不一樣呀?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得回溯漢字從上古音、中古音到現代音的變化。

不妨試用閩南語念一下「門」和「問」,會發現它們在閩南語的發音是一樣的,只是聲調值不同。所以大約在中古音的時代,問的發音還是可以根據門的部首而有邊讀邊的。只是到了近代,問的發音才漸漸跟「門」分道揚鑣。

不過「聞」不一樣。「聞」的閩南語發音(音同「文」)跟門不同,所以這個字發音的變異時代可能更早,我們還得再往上古音回溯。透過中研院的「上古音」資料庫,我們可以發現聞、門這兩個字,韻部都屬於「文」部,聲母為 m,發音幾乎是一樣的。

原來在先秦時代,聞和門竟然是同聲同韻的字。

所以「門」這個部首,有時候它是意義取勝,在別的形聲字裡扮演意義符號的角色;有時候它卻是以發音取勝,扮演發音符號的角色。

我們看一下「聞」的甲骨文,甚至還會知道這個字的演化過程:



在甲骨文裡「聞」是一個人有個大耳朵,一隻手放在耳邊像是在側耳傾聽的樣子(另有一些造型只畫了耳朵沒畫手)。在西周的金文上,這個字的結構沒有太大變化:



可是到了秦朝,字的部件只剩下耳朵留著,反而外加了一個發音部件,也就是那個「門」:



所以我們後世讀者看了奇怪,為什麼「聽到」這件事會跟門有關呢?其實是跟門的意義沒關,而跟發音有關。形聲字有時候不是直接用來造字,而是因為要標音,而誕生的。有些文字學家不同意漢字是表意文字,也是這個原因,因為漢字也有表音功能。

「聞」還有另一個麻煩,就是聞竟然還有「嗅」的意義。嗅是用鼻子啊,拿一個耳朵字來嗅,會不會很怪呢?誰拿耳朵來嗅,如今已不可考了,早在戰國時代這種用法就已經出現,如韓非子十過篇的例子:「共王駕而自往,入其幄中,聞酒臭而還。」

【相關連結】
中研院的「上古音」資料庫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作者為專欄作家(鼓勵老貓陳穎青的甲骨文研究,請給老貓的漢字偵查課一個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