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斑浮現、鼻腔嘴角都流血也不能停!因為遺產受苦,急診室醫生最不忍救的病人

2015-11-23 11:11

? 人氣

我嚇到了。陳太太不是早已經知道財產不是在自己名下,為什麼還如此激動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律師拿起她掉在地上的信紙給我看。我才了解,原來陳伯伯把所有的財產安排給父母,是因為感謝父母將他生下,但他卻比父母先離開人世,所以才想盡最大的謝意,將財產規劃給父母。但他又了解父母年事已高,無法處理集團的大小事,於是,希望分文未得的太太,能代他持續執行。待父母雙亡,就可由太太全權處理。

原來陳太太只知道財產的繼承人不是她,就很生氣,就不理陳伯伯。陳太太一心想的就是自己怎麼如此不幸,也非常氣憤,氣憤到一直想把繼承人改為自己。人呀,只要一氣憤,就往往看不清事實真相。

我知道此時的陳太太不是悲傷,是懺悔,而且是痛徹心扉的懺悔,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嘶心裂肺的懺悔哭聲。

只見兩個老人家起身,他們走到媳婦身旁,拍拍她肩膀,對她說:「沒關係,我們一起再走下去,我兒才會放心呀!」

媳婦抱住兩老,哭著說:「我讓你們兒子受苦了……」

尊重病人的想法

現場大家都不知如何開口,我為了不讓陳先生繼續痛苦下去,趁此說:「那就讓我們坐下來好好討論,如何不讓陳先生繼續受苦。好嗎?」

我對他們說:「因為陳伯伯不只對我說過,他不要受苦,他也和家人說過不要受苦。更何況,陳伯伯這幾年除了肺癌,也受愈來愈嚴重的慢性阻塞性肺病影響。他這幾年,只能躺在床上使用氧氣,至今病情惡化嚴重,甚至昏迷不醒。我們計劃讓他撤離維生系統,雖然陳太太已經簽了DNR,但仍需要簽另外一份撤離同意書。」我的目的,只是希望陳伯伯來得及有個善終安排。

其實,在我的內心,我真的很不希望他像那些富貴人家一樣,死撐活撐著身體,一直到最後。畢竟,他對社會做了許多善事,我希望在他生命的最後能擁有善終。

陳伯伯之後的撤離維生系統很順利,他也沒有掙扎的離開了我們。

三個關鍵,一個都不能少

事後,和護理師談到這位陳伯伯。「主任,我之前的醫院遇到富貴人家或大官沒有簽DNR,就是一路救到底,才不管可不可以善終。畢竟這些富貴人家或是達官貴人都有社會責任。」

我搖頭,說:「社會責任?不是只有有名望的人才有啊!我們每個人也都有社會責任,以我為例,我的社會責任就是搶救可以搶救的生命,尊重生命的終點,讓他們都能善終。若以為有錢、有權有勢的人,才有社會責任,這是錯誤的啊!」

「主任,我們一方面搶救生命,一方面又給予善終,就像之前主任提過,一般人一方面要簽好DNR,另一方面,也得簽好遺囑,只有雙管齊下,才能獲得真正的善終,是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