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斑浮現、鼻腔嘴角都流血也不能停!因為遺產受苦,急診室醫生最不忍救的病人

2015-11-23 11:11

? 人氣

無法看這麼殘忍的事發生

此時,陳太太已經整個人趴向社工師。她啜泣了好久,並不時搥打桌子。我在現場,真的可以強烈感受到陳太太心裡的那股不服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陳太太的拳頭都已經搥到破皮、流血了,還不叫痛,可知道當下,她豈止是不服氣,更是深深的氣憤。陳太太繼續說:「前天,我好不容易才說服他。他心動了,說要修改遺囑。誰知來不及了。我好心痛,好心痛……」

可是,我真的不能讓這麼殘忍的事發生,於是,我決定,一、找病人的父母開家庭會議;二、找安寧團隊開臨時會議。

在陳伯伯的父母還沒來之前,我已找上安寧團隊醫師和醫療倫理委員醫師。我對他們說:「我要撤除維生系統。」並請他們認真考慮。

由於陳先生是慢性阻塞性肺病末期,且經過我們團隊的醫師們確定生命危在旦夕,即使今天僥倖救回來,也是長期插管,躺在床上,所以我才向安寧緩和團隊醫師,提出撤離維生系統的建議。

我說「此病人的意識無法清楚表達意願,也由他的太太簽下DNR,同時經過貴團隊兩位以上的專科醫師,確定為末期病人,是可以考慮撤離維生系統,但是仍舊要由一名家屬簽署撤除同意書,即使對方已經簽署過DNR。」

醫療倫理委員的醫師說:「但是確切的撤除時機,還是應該由醫療團隊與家屬共同討論,最好是召開家庭會議,共同討論撤除的利與弊,以及後續的照顧。一方面減輕家屬的壓力,一方面也讓家屬明瞭,撤除是為了病人的舒適,而不是加速死亡,讓日後無遺憾。」

陳伯伯年邁的父母來了,陳伯伯之前委託的律師也一同來了,家庭會議隨即展開。我向大家解釋陳伯伯的病情,以及不樂觀的狀況,陳伯伯的父母很傷心,但很理性。他們說:「兒子之前回家跟我們提過好多次,如果救不了了,就不要救他,而如果救回他,依舊是植物人,也千萬不要救他……」兩位老人家說著說著,淚流不停。

淚崩的一封信

會議室很安靜,因為大家都知道兩位老人家說話不大聲,所以靜靜聽他們說。

忽然之間,有人發出很大的啜泣聲,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看過去。原來是陳太太。難道她心裡仍然充滿不平與埋怨嗎?怎麼辦?社工人員立即向律師和陳伯伯的父母表達陳太太的憂憤心情。

律師聽完後,微笑地站了起來。他拿出一封信,遞給陳太太,同時對陳太太說:「陳先生之前有交待,若陳太太對之後的財產分配有意見或誤解,就要我把他寫的這封信交給妳。」

只見陳太太一邊讀信,頭一直微搖。她的眼淚也滴滴答答落下,一直到她手愈來愈抖,最後整個人趴在身旁的社工師肩上,猛哭、猛喊:「親愛的,親愛的,為什麼?為什麼會如此?我不要!我不要……嗚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