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采華專欄】:慷慨─一種把愉悅波至四周的能力

2015-10-18 08:40

? 人氣

作者畫作〈雪竹 〉( 油彩麻布 180x100 cm 2008 作於北京 。作者提供)

作者畫作〈雪竹 〉( 油彩麻布 180x100 cm 2008 作於北京 。作者提供)

當台北的計程車常常不要我的5塊,10塊的零頭,一開始我想社會富裕到一定的程度,才會開車的連一點小錢都不要。加上20 多年前離開台灣,還停留在5塊,10塊早上上學可以買麵包的想法。 第一次司機先生說,5塊不要了! 真是嚇到,紐約著名的黃包車,若下車不多付點小費是很令司機討厭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而在台北這樣慷慨的司機先生出現次數頻繁到,如果我拿零錢包銅板撞擊好幾聲他還在等我的5塊。。。。我也在等,「你怎麼不說不用啦。。。」

想說的「慷慨」不是有天災人禍任何宗教機構,短時間內聚集大家解囊捐款助人。這裡說的「慷慨」是自發的。

7,8年前到雲南的迪慶香格里拉旅行,旅館旁有個小學,牆裡有小孩嬉戲的笑聲,我帶了四歲女兒探了頭進去,和 四,五小女孩一起跳繩照相留念,臨走之前年紀最大的女孩到教室拿了一大疊紙和筆要送給女兒。很驚訝發現她們的富有,只有精神上富有的才會慷慨贈與,即使我是花錢來度假,身上穿的是季節合宜休閒服,還有好的照相機拍照留念,這些小女孩的富有和自在是我比不上的。

至今我把那張小女孩高興跳繩的照片留著,告訴自己要看遠做大事。

楊太太是朋友介紹來打掃的,和楊太太認識一個多月, 每10天會來整理房子一次。 第一次見面送了她我的新書-5.4的幸運,也許是亮粉色封面,加上用毛筆小楷簽的名,印了我的藝術章,她兩天後特地送來三包花生糖,那晚還把垃圾用她的小摩托車載走。她本來是不要我的書,宣稱她看不懂,但我說寫的很白話簡單,要她一定收下,為什麼硬塞書給人,我想楊太太生活際遇是離我最不同的人,想知道她會不會看我的書。 那天後來她還是忍不住說她兩個女兒都在美國,一個在讀書一個在工作。

最後一次打掃她退了2/3的酬勞,她的理由是今天不用做全方面的清理,我堅持加點錢,因為怎樣她也是從台北近郊來。 她的理由是妳們做藝術的生活我很了解,不管看起來怎樣,妳們的錢難賺,我女兒本來也是要念畫畫的,但錢因為做朋友保證人被敗掉,沒法培養她畫畫,所以她改念設計,現在在美國已經找到工作。

楊太太的慷慨及對我生命期許鼓勵是強大有力的,有一天她買我的畫是很合理的事。

在台北詹宏志老師請了我家人吃飯,我們回請了一次;兩次都是他選的地方,他和美食家太太以前常常一齊來的餐廳,熱心的要介紹給我們這些外來客,尤其紐約來的吃可挑剔了! 一家是江浙菜,一家是法式有白桌布白玫瑰那種,都很好吃,賓主盡歡。那兩晚餐廳裡人影稀稀,兩次飯前老師都一再說明這家廚師很認真,飯後廚師都會等到最後散會,目送老師出門。 當然老師是個名人,名人來吃飯是好事,要好好招待,但廚師眼光發散出的感激是明顯的,不完全因為老師是個名人,那感激是老師體會出他們對自己工作細節品質的堅持,一般人看不到或覺得不值得付那樣的錢。台北好吃的餐廳很多,消費比這兩家低更是多,很多地方要訂位,比紐約吃飯還麻煩。詹老師的慷慨和楊太太是同一種心,鼓勵助人。

在台北盆地特有的悶熱高溫裡工作垃兩個月, 回到紐約難以面對到處的塵埃,很懶得開口講話,並開始罵小孩。為了洗塵休息向北開了4個小時的車。在Vermont可遠望高山,步行森林,直視湖水的透徹,幾乎恢復對人生的熱情與動力。 在午餐後走進小鎮上的畫廊,主人正要開始彈吉他,我請他繼續彈別管我,其實還不想和人聊天,(我是可以和計程車司機聊到了目的地,他們不讓我下車的那種乘客。)

畫廊的主人這段話讓我所有旅途的疲累徹底消失-「我在高中時不知是念了基督教還是佛教的書,人用有一種能量(vibration)可以散發影響他人,那我若能把自己能量保持高昂,他雙手指著比腦袋更高處,不時能讓身旁的人不經意的發笑,那是一種愉悅,好像朋友會和我抱怨這兒那兒,那我會問他那現在呢? 你講的事是三小時前發生的事不是嗎?你想想現在這時刻感覺如何?如果我有能力提高別人的律動,帶來的那種互相的喜悅是不用花一毛錢(free)!」

他也許察覺到我的「低調」,想提升我的能量。就在他講“free” 那刻,蘇東坡赤壁賦的《無盡藏》跳了出來,腦子裡已經沒有中英文轉換系統,它們是隨時共生的。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在Vermont的高山流水間,我丟了心靈的垃圾和對人世的疲累,只要願意放眼開心看,江上的清風,山間的明月都是造物者慷慨送我一輩子的禮物怎麼也用不完。

畫廊主人畢竟不是蘇東坡,那畫廊裡的作品也不太特別。但我的低一下被提的很高。他的vibration 把我震到蘇東坡那般的高!

我們不會有蘇東坡那種集寵愛一身,大落後愈貶愈南的一生。我們去東方的夏威夷海南島度假,東坡先生是在一千年前,一路顛沛流離去了海南島搬進了小官舍,下雨了得把床從東移到西, 最後還被趕出來住到自己動工用檳榔樹蓋的小屋,他總是能苦中作樂,特為這小屋取名-檳榔庵。蘇東坡一輩子到那裏,人人都夾道歡迎,絕好文章寫一篇被貶一次,其實一輩子際遇不幸的居多,而且一站不如一站,一般人若是這樣,是活不到 64歲的。

蘇東坡本質豁達,在一輩子的流離下更顯大度,他和弟弟說他能和玉皇大帝玩也能和乞兒同樂;在遊赤壁時,朋友心情沈重,他說你別羨仙了,物各有主,不屬於我們的不要妄想,但宇宙賜於的要盡情享受!

人生好與不好,不是在自己一念之間嗎?

才華是才華,蘇東坡千古留名,是他寫文章振奮人心,他超越世俗,他寬廣,也許他本心如此;但我們做不到的是東坡先生能在被人陷害,最困難時寫的文章裡看不到怨恨,他能把被懲罰狀態化成好山好水,到處玩到處交朋友, 當人可以隨時自我調節自在如仙,那何必羨仙?!

不久之前九月十六日 奧巴馬深夜快一點還不睡覺,在上床前他非做這件事不可,他tweeted,“ Cool clock, Ahmed. Want to bring it to the White House? We should inspire more kids like you to like science. It's what makes America great.       12:58 PM - 16 Sep 2015

在那天德州一個14歲的學生-Ahmed帶了自家做的鐘去學校,結果這個熱愛科學穿著NASA T恤的男生是被警察用手銬押出學校, 罪名是製造假炸彈。 奧巴馬tweeded 邀請函,請Ahmed把他做的鐘帶來白宮,來鼓勵所有像他一樣愛科學的小孩,美國是因為這樣才是一流的國家!

奧巴馬不計算政治成本,慷慨助人。他的同理心了解這個回教男孩所面對刻板印象歧視下遭成的傷害,堂堂美國總統無法消除全美國對少數民族的不公,但至少他幫了這個男孩討回公道!

蘇東坡的慷慨極大,一千年來激發無數心靈登高,望遠豁達,不論世事好壞。我觀察到的計程車司機,藏人小女孩,楊太太,詹老師,畫廊老闆到奧巴馬,都是有能力把自身的愉悅波動到四周,給人,助人,就是慷慨!

*作者為旅美畫家、作家。21歲離開台北到了紐約。,2015的夏天在台北開畫展及出版《5.4 的幸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