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專文:鄭成功密碼

2015-10-03 06:40

? 人氣

人類嗜T淋巴球病毒(大英百科全書)

人類嗜T淋巴球病毒(大英百科全書)

在歷史上,有些微生物與人類錯綜交集,成為人類遷徒的「密碼」。而其醫學研究過程,也像人生的縮影,有人性、有運氣、有哲理,頗堪回味。這一期,我們來談一談「第一型人類T細胞白血病病毒(Humam T-cell Leukemial/lymphoma,Type I,簡稱HTLV-I)」的故事。

白血病或血癌,是人人聞之色變的,白血病的發生,屬於瞬間之細胞突變,與遺傳無關、與體質無關,和飲食、檳榔、抽煙也都無關,倒是和原爆、核能幅射線、化學物質有些關連,但絕大部分原因不明。而HTLV-I則是目前唯一知道的能夠引發白血病的病毒。

很奇妙的是,HTLV-I其實在構造上與愛滋病毒非常相似,系出同門,因為發現上比愛滋病毒早了二、三年,所以在排行上還算是愛滋病毒的哥哥。愛滋病毒在被定名為HIV(人類免疫缺損病毒)之前,有幾年的時間被稱為HTLV-III(第三型HTLV病毒)。T淋巴球被HTLV-I侵入之後,經幾十年的長期潛伏,有百分之二左右的機率,這些T淋巴球會惡性增生,成為血癌。這種特殊由HTLV-I病毒引發的白血病,我們命名為成人型T細胞白血病(ATL),有時也以淋巴瘤的姿態出現。這種ATL,一般治療淋巴瘤或白血病的藥物完全無效,唯一稍見預防效果的藥物則與抗愛滋病毒的藥完全相同。

由科學家們發現ATL這種特殊白血病的故事,就顯示日本人做學問多麼仔細,分工維繫實在讓我們不能不佩服日本人的觀察入微及團隊合作精神。

一九七七年,京都大學白血病團隊在血液病的經典國際雜誌BLOOD上發表世界第一篇介紹這種ATL的文章,一共有十六個病例,年齡均在四、五十歲以上,絕大部份住在關西一帶,但京都大學的研究團隊竟然能掌握到一個關鍵事實;這些病人的出生地都在四國或九州福岡、長崎一帶,連這樣古早以前的小細節都能抓得出來,真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這樣特殊的地理分布,研究學者馬上想到,會不會和病毒有關,於是馬上進行癌細胞株培養,希望能從中找出致病病毒。經過數年的努力,一九八二年,微生物學教授日沼賴夫以及他的團隊成功了,病毒找到了!他們將之命名為ATLV(引起ATL的病毒Virus)。

然而,醫學的研究,除了努力還得有幾分好運氣。

在同一時間,美國東岸,國立癌症研究院有位羅勃.蓋洛(Robent Gallo),這位先生自七○年代初期,就一直重覆做一件讀你千遍也不厭倦的事。他以地毯式搜索的精神,收集各形各色白血病細胞及細胞株,希望能在電子顯微鏡下找到白血病病毒,因為他堅信一定有某些白血病是由病毒引起的。這個醫學的尋尋覓覓,過程也許冷冷清清,但結局絕非悽悽慘慘戚戚。相反的,科學的堅持,只要合理加上耐心與努力,就有成績。一九八○年蓋洛終於在一個黑人的皮膚T細胞淋巴瘤的細胞及細胞株上都找到相同的病毒。他打蛇隨棍上,追溯這位黑人居住地,果然大有發現,兩年後,他又與英國的白血病研究團隊聯手發表,東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島有一些黑人呈現一種過去未見的T細胞白血病及淋巴瘤而帶有致癌病毒,於是命名為HTLV,因為後來有其他亞型出現,於是稱為HTLV-I(表示是第一型)。

而東、西方學者互相一比較,發現病是同樣的病,惟因為日本團隊發表在先,所以採用日本人的命名ATL;而病毒也是同樣的病毒,也因為美國團隊發現在先,所以採用美國的命名HTLV。日本人先發現病再找到病毒;美國人先發現病毒再找到病,東西相互輝映而又殊途同歸,這就是科學研究的迷人之處。

八一、八二年也是愛滋病突然冒出來,震撼人類的年代。不久以後,蓋洛又宣稱找到引起愛滋病的病毒,因為結構近HTLV,所以稱為HTLV-III,後來才定名為HTIV。但此其中有段歷史公案,因為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的科學家蒙田控訴蓋洛剽竊了他的研究成果,也因此蓋洛與蒙田兩人都無緣問鼎諾貝爾獎,真是可惜。

且不談人間是非,再回到我們的主角HTLV-I身上。HTLV-I的研究之後就轉而成為流行商業專家的舞台了。日本學者發現,這些病毒,只存在於四國、九州北部長崎、福岡,以及九州西部熊本、鹿兒島一帶,居民約一○~二○%居民有之;而在本州、北海道居民帶有此病毒者不到一%。另外這種病毒的感染方式與愛滋病毒一模樣,是經過體液的交換而來,所以平行感染如輸血、性行為(男傳女比女傳男多),垂直感染則由帶病毒的媽媽傳給小孩。

在西半球方面,流行病學者則發現,帶病毒者以加勒比海之黑人為主,而奇怪的是美國本土黑人,中、南美西裔或與原住民混種均無,但秘魯有某區域卻又有之。歐洲則全未有報告。

安平古堡眺望樓與鄭成功像。(維基百科)
安平古堡眺望樓與鄭成功像。(維基百科)

這個特殊的病毒,何以不約而同出現於東、西兩半球的兩個幾乎毫無交集之地呢?蓋洛推測,HTLV-I病毒與愛滋病毒既然是兄弟,所以原始動物宿主大概也是中非洲內陸森林的綠猴。就像愛滋病毒的散佈模式一樣,這些病毒先由非洲綠猴感染到非洲黑人,這些黑人在十六世紀葡萄牙人的黑奴販賣潮中被賣到西印度群島。HTLV病毒的感染性不似愛滋病毒那麼強,所以只在少數人群中散佈。後來此病毒隨著葡萄牙船隊在十六世紀末或十七世紀初,德川幕府鎖國之前到達了外國商賈匯集之地的長崎、鹿兒島等地,於是病毒在日本九州及四國「定居」了下來。

但日本學者不認同這種「西方進口論」。像日沼賴夫就認為,日本的HTLV-I,是日本的「固有文化」,理由是,「日本海」中有一個小島,叫隱歧島,中古時曾有某天皇被放逐於此,這裡從來外國人罕至,但有不少居民感染到HTLV-I,又北海道的原住民蝦夷族,也有近二%發現有HTLV-I,這些也不可能是外國人帶來的,而九○年代以後的病毒DNA定序,也發現日本種HTLV-I及加勒比海種HTLV-I,確實有些小小不同,但是否同源或不同源,則不得而知。

日本人後來又發現,在九州以南的琉球,也有HTLV-I,推測是由地緣關係而來。琉球以南就是台灣。因為台灣在八四~八五以後,已開始診斷出ATL的病人,所以大家早已確知台灣應有此病毒,只是不知其流行盛行率而已。當時的推測是,如果台灣有HTLV-I,可能由與琉球、九州的地緣關係而來,因此可能台灣北部的盛行率應可能比南部略高。

於是在八五、八六年左右,台大醫學院展開這個題目的田野調查,結果在全台灣各地五千多個成年人檢體中,有三十多個呈陽性反應。換句話說,台灣成年人大約每二百人之中會有一位帶有HTLV-I病毒感染,比日本九州、琉球低,但又較週圍的其他國家為高。意外的是,台灣HTLV-I之地理分布在高山、平地、北、中、南均非常平均,不像日本集中在某區域;而更有意義的是,台灣的原住民也帶有此病毒,且盛行率和非原住民差不多。

台灣周遭的國家,除了日本之外,竟然不見有HTLV-I。中國的曾毅教授也做了一些全中國的調查,而有趣的是,出現陽性反應的幾個少數人,不是有日本關係(日本人的太太),就是有台灣關係(台籍人士遷居中國大陸)者,純粹「中土人士」則找不到帶病毒者。而後,約十年前,我聽說中國大陸終於找到首例ATL的病人,而病人住在廈門或泉州一帶。

這意味著什麼玄機嗎?台灣的漢民族也好,原住民也好,是如何感染到HTLV-I的呢?我分析有二種最大可能:

一是日本人或琉球人傳過來的。其實我們已經證明,台灣的HTLV-I和日本HTLV-I的DNA排序一模一樣,所以台灣的HTLV-I來自日本種,此無庸置疑,台灣島與日本人的第一次接觸是一八七四年「牡丹社事件」,二十年後日本人占領台灣,一八九五日人來台到一九八五,這九十年,HTLV-I自○變成○‧五%,而且散佈全台,連原住民都有,這也許不是不可能,但不太深,因為韓國在一八九四年以後的命運與台灣類似,但韓國的HTLV-I的帶原率近於○,接近中國大陸,而不像台灣。

日本長崎平戶市千里濱的鄭成功兒誕石及石碑(Niccolo/維基百科)
日本長崎平戶市千里濱的鄭成功兒誕石及石碑(Niccolo/維基百科)

第二個可能,完全是我的大膽臆測。漢人的開台始祖鄭成功,他的日本母親田川氏居住於長崎不遠的平戶,正是HTLV-I「流行區」內,所以鄭成功的母親是帶原者的機會不小。換句話說,鄭成功的兄弟、還有鄭氏家族的子孫,可能有不少人帶有HTLV-I。鄭氏政權在台灣的二十二年中,鄭氏家族,南北開拓「蓽路藍縷,以啟山林」,自一六六二~一九八五,將近三百三十年的散佈,自有可能讓HTLV-I遍佈全台漢族及原住民,形成今日的HTLV-I在台灣。

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中國大陸唯一的ATL出現在廈門、晉江,豈偶然哉!可能鄭氏改權為康熙所平之後,家族中有帶原者回到了廈門、晉江的老家一帶,於是成了中國大陸極少數的帶原者,HTLV-I世代相傳迄今,終於有人發病。

如果這個推測正確、台灣及廈門、金門、泉州一帶帶有HTLV-I者,除了二一世紀以後因輸出而偶得者外,都有可能算是鄭氏家族的後裔或有血緣關係者, HTLV-I就是台灣與閩南的「鄭成功密碼」。

*作者為台大醫師,東華大學駐校作家。本文選自作者過去數年專欄集結之著作《島嶼DNA》(印刻文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