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中元好兄弟的舊傳統與新任務

2015-09-03 06:10

? 人氣

基隆普渡放水燈。(取自台灣節慶2015年)

基隆普渡放水燈。(取自台灣節慶2015年)

今年的八月二十八日,農曆七月十五日,星期五,接續前一天午後傾盆大雨,中元當日依然霪雨霏霏。不管天氣如何,民眾普渡中元四處可見,許多寺廟依例牽水狀(註:正字應為「車藏」)超渡凶死幽魂,店家則在騎樓下擺供品,祭拜看不到的好兄弟。

這幾天陸續出現幾則「官方」中元活動,引人側目的是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在八月二十日下午提前舉行中元普渡,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率隊為台灣上市櫃公司、金融業、股市祈福。股市依然萎靡不振,八月二十四日台股開低走低盤中跌583點,最低至7203點,跌幅7.5%,為史上最大單日跌幅,還好這幾天似乎稍有起色,也許好兄弟發揮了一點效果。

股市大跌,金管會中元普渡得盛大辦理。(三立電視新聞畫面)
股市大跌,金管會中元普渡得盛大辦理。(三立電視新聞畫面)

正疲於奔命的台南市政府衛生局也在普渡,全台灣罹患登革熱人數累計已超過兩千三百例,光是台南市就有二千例,衛生局人員在普渡時,特別寫下「蚊子早早去投胎」、「登革熱不要來」的祈福卡,希望好兄弟幫忙,把蚊子帶回陰間,讓台南市恢復健康。

今年的中元正值總統與立委大選開跑,是不是要為選情普渡一下呢?決定權不在好兄弟,也不在玉皇上帝,而在機關團體頭人。全國最高民意機關立法院,今年特別在群賢樓新設祭拜區,供品中有一道空心菜湯,不知是否有所影射?主祭的立法院長要大家別想太多,這道菜湯是每年都會準備的供品。那為何舉辦普渡?他說是要保佑立法院議事運作順暢。原來立法院普渡不是為了救某黨的選情,而是為成就福國利民的諸多重大法案,感心啊!

現代人對中元普渡多半尊重,有人熱衷參與,拿香跟拜,有人置之不理,自由得很。公部門普渡顯現官、民共同超渡好兄弟的意涵,除了悲天憫人,更穩定社群、聚落內部心理──特別是負責駕駛、興建工程、機電管理的同仁。今年政大社會科學院就因有人在綜合院館跳樓自殺,特別舉辦普渡祭典,希望同仁在鬼月做起事來不會毛毛的。

立法院中元普渡由院長王金平「主普」。(截取自youtube畫面)
立法院中元普渡由院長王金平「主普」。(截取自youtube畫面)

看來現代社會的中元祭典已不只是超渡好兄弟、祈求合境平安而已,還要救股市、滅蚊蟲,承擔了改善國計民生、金融秩序、醫療衛生與議事運作、環境整潔的重責大任,堪稱與時俱進,什麼都要管,從被超渡的對象,開始扮演為人類救贖的角色。不過,仍有若干「傳統」官員對中元祭典有所規範,台北市長用他的醫師專業勸導市民勿燒金紙,理由是臺灣每年燒掉35,000噸的金紙,焚燒後PM2.5(空氣懸浮微粒、空氣汙染源)大幅增加,造成氣喘、心血管疾病,還會致癌,連N95口罩都無法完全阻隔。柯P不講大道理,只談健康因素,用民眾聽不懂的術語、數據達到勸導的效果。

今日的中元普渡已很難想像舊時的雙重現象,一是作為民間的傳統節令,農曆七月初一到八月初一,開「鬼門」到關「鬼門」,各地熱烈「慶讚中元」;一是官方斥中元祭典迷信、浪費,能禁則禁,不能禁也會再三告誡,不得鋪張浪費。上世紀初葉,推動文化啟蒙運動的進步人士與《台灣民報》(台灣新民報),就曾把反對中元普渡作為社會運動目標,傳統官府與現代知識份子對中元祭典的打壓殊途同歸。

國府遷台後,早就準備「改善民俗」,由一九四九年初到歲未擔任台灣省主席的陳誠率先提出。陳誠鑑於民間祭典的浪費與大肆舖張,有耗損國力之虞,委由社會處發文各縣市相關單位,對各地民俗活動加以普查,以期日後改善。一九五二年政府公布《改善民俗綱要》,規定全台灣中元普渡在農曆七月十五日統一舉行,並要求減少祭典演戲,各級公教及警察人員不得參加普渡宴會。

隨後積極推動「改善民俗」的是台灣省政府民政廳長(1950.01.22~1953.04.19)楊肇嘉,他出身清水、被社口楊家收為養子,曾赴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求學,算是國內第一代的留日學生。他的回憶錄提到養父辦喜事一餐吃掉十二條大豬,家禽之類不計其數,身為基督徒的他早就對鋪張浪費的民俗深惡痛絕。

不過,當時的地方官員、鄉紳多與民間祭典有所牽連,例如台北市長吳三連,家族世代參與學甲慈濟宮的上白礁慶典,他本身亦多次回鄉擔任慶典主任委員,若謂祭典「浪費」程度,每次的「學甲香」應為全台數一數二的大型「浪費」祭典之一。不過,偏鄉的學甲不比首善之都的台北,吳三連也不得不出面反對祭典浪費。

一九五〇至六〇年代官方認定大拜拜「浪費」的標準,係以毛豬的消耗量而定,以一九五二年為例,台北市三十一次大拜拜中,有十四次毛豬消耗一千頭左右,其餘十七次則消耗五百至七百頭不等。政府規定每個大祭典一鄉鎮只能演一台戲,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彰化和美鎮居民兩位謝姓居民,因祭典演戲向居民攤收丁口錢,被送法辦。天下事實難均平,如依現代藝文生態與政府施政標準,兩位謝先生都可能當選社教有功人員,因為目前公部門獎掖藝術的範疇,包括野台演出或民俗戲曲,出面徵收丁口錢的人算是熱心公益了。

一九五二至五三年的各地「統一拜拜」原被認為收效頗佳,報紙常以「中元拜拜靜中渡過」標題,形容全台各地普渡改善情形。然而,施行不到一年,成效降低,部分地區逐漸恢復往年盛況,例如板橋因應政府「號召」,只是把每年固定於農曆七月十九日舉行的普渡,統一在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行,祭典依然萬人空巷。

一九五四年三月初,台北縣(現在的新北市)議會因為如何「統一拜拜」引起激辯,部分民意代表與輿論認為「統一拜拜」已達節約祭典目的,演戲及請客就不應再禁止,尤其鄉村沒有娛樂,許多民眾無戲可看,只好更執迷於「不正當」娛樂(如賭博),演一次戲花不了多少錢,卻可成為他們的精神調劑。而後,台灣省政府開始推行各地組織「改善民俗實踐會」,每三個月一次召開會議,加強宣導節約,成為一年一度省政府民政廳的例行公事。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各地中元祭典與演戲,仍漫無標準的以各種理由舉辦至一九七〇年代。

基隆普渡放水燈。(取自台灣節慶2015年)
基隆普渡放水燈。(取自台灣節慶2015年)

現今各地中元祭典多在七月十五日舉行,但內容少有改變,還是按照慣例祭拜,開鬼門、關鬼門。若與早前官方對中元的態度相較,實有今夕何夕之感。尤其電視節目經常大談鬼文化,反映現代人的生活焦慮與心理需求,談鬼的人才輩出,很多人獨具慧眼,一天到晚看到鬼,卡到陰,從大環境來看,可謂鬼的文化復興,難怪政治人物把「見鬼」掛在嘴巴!

從另一個角度,中元普渡也能放在現代藝術的環境觀察,我在藝術大學與文化部門服務時,當了幾次「主普」,總覺得藝文機關團體如果舉辦中元普渡,應有別於傳統祭典,在儀式主軸之下,增加藝術創作的成分,使得普渡的場景既是儀式,也是裝置藝術。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