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九年一張居留卡,得到了什麼?

2015-08-23 05:50

? 人氣

Sudhir從印度移民歐洲,耗盡積蓄,每天都是幾乎兩推車的補貨數量,維持一家小店。(洪滋敏攝)

Sudhir從印度移民歐洲,耗盡積蓄,每天都是幾乎兩推車的補貨數量,維持一家小店。(洪滋敏攝)

「好久沒有和另外一個人一起吃飯了。」布魯塞爾的凌晨兩點,我陪Sudhir關店後,到就在他開的Night shop隔壁的家裡陪他吃很晚的晚餐。Sudhir是十二年前被妻子說服,決定移民到比利時的印度人,「她跟我說她兄弟只花了兩年就拿到了永久居留,但你猜我花了幾年,九年,我花了九年才拿到那張該死的永久居留卡。」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原本妻子的兄弟在1997年來後隔兩年在1999年就拿到了合法身份,結果當他2003年決定來到比利時後,因為越來越多的移民人潮,讓在2005 年比利時政府短短開放的三個月申請時沒有領到永久居留證,結果這麼一等就等了九年,在2012年才拿到永久居留,代表在這之前他們全家就只有一張臨時的身份,而他也只能做沒有任何保證薪水又低的黑工。

Sudhir 的早餐是中午十二點,午餐是下午四點半,晚餐則是凌晨兩點。洪滋敏攝。
Sudhir 的早餐是中午十二點,午餐是下午四點半,晚餐則是凌晨兩點。洪滋敏攝。

「我以前在印度新德里是有一棟自己的房子,車子,我甚至還能送大兒子去上貴族學校。但在決定到比利時後,賣掉了公司來到這裡,九年的等待裡幾乎花光了我所有的積蓄,而在這裡錢甚至也沒有以前在印度多多少。」Sudhir 打開他的臉書給我看他在新德里的住家和生活,他是歐洲移民裡少數在原國家屬於中產階級。「我應該算是個特例,大部份這裡的移民是因為在原國家早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也沒什麼好失去的了。」Sudhir說。

在那九年沒有合法身份的日子裡,他們一家四口住在布魯塞爾市中心一間約只有五坪大小的房子裡,月租要200歐元,妻子在家照顧年紀還小的兩個孩子,他則出去在餐廳裡和Night shop裡打黑工,Sudhir說,那時在Night shop裡一天工作可能十二小時,一個月卻只有500歐的薪水,「因為老闆雇用我們也是非法,被抓到他們要被罰錢,所以我們什麼也不能爭取。」

在2012 那年終於拿到合法身份後,他短暫申請了CPS(失業救助金),在比利時如果沒有工作,只要有永久居留證或身分證,單身者一個月可領850歐元,家庭則可月領1200歐元,而如果家裡有小孩的話,一個小孩可以再多120歐元等以此類推。「所以這裡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找工作,而我們這些繳稅的人卻要花錢養這些人。」Sudhir 在拿了半年的失業救助金後,決定不繼續靠政府過活,他想要有自己真正的生活。

Sudhir每天下午的例行進貨。洪滋敏攝
Sudhir每天下午的例行進貨。洪滋敏攝

在比利時有三種「超市」,第一種就是常見的家樂福大型超市,從早上八點開到晚上八點;第二種俗稱Day Shop,約從早上六七點開到晚上八點左右,提早幾個小時營業的原因是為服務上班族及學生;第三種則是Sudhir所開的night shop,從傍晚六點營業至凌晨一點至三點不等。比利時沒有台灣二十四小時便利商店,所以night shop在這裡異常重要,而有趣的是移民越多的區域這種店就越多,一是night shop的老闆幾乎都是外來移民,二是在這些所謂生活水平相較不高的區域,有更多的居民會想在夜裡買瓶酒或者一包菸。在我所居住的布魯塞爾東北邊的Schaerbeek,多是摩洛哥,土耳其,孟加拉等伊斯蘭信仰的移民居多,因為Sudhir的店就在我住所的隔壁街,幾天陪他看店的夜裡,發現大多來店裡消費的有七八成都為買菸,再來就是可口可樂配上便宜的威士忌。一回一個年輕人進來只花25分歐元買了一支Melbourne菸,Sudhir說因為這裡有很多人沒錢一次買整包菸,所以他只好開始賣單隻菸,即便香菸是night shop裡利潤最低的貨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