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是劊子手!」背負著這個姓氏,600萬人命對他一生帶來什麼影響?

2015-08-26 22:50

? 人氣

1935年,希特勒頒布《紐倫堡法案》,將「屠殺猶太人」目標明確制定出來,此後10年,超過600萬猶太民族生命自此消逝…

無法割捨的血緣之罪

萊納霍斯(Rainer Hoess)家中有個神祕的保險箱,他說這是希特勒送給他爺爺的禮物,他的祖父是魯道夫霍斯(Rudolf Hoess),波蘭南方「奧斯威辛集中營」建造者之一,在那之後,該處毒氣室殺害超過200萬猶太民族生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有著和萊納霍斯相同宿命的不只1人,肩負「屠殺猶太人幫兇」等萬惡之名的「加害者後代」們,有人甚至自我絕育,以「不再生下後代」避免「希特勒劊子手」血脈一再傳承,卻又無法割棄。

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Birkenau
1940年4月建造的「奧斯威辛集中營」,超過110萬人在此被殺,九成為猶太人。photo credit:wikimedia

希特勒的禮物

2011年德國MDR電視台紀錄片《希特勒的孩子》,將這群「希特勒幫兇」的親生後代、他們殘缺無奈的命運身影清楚曝露在長達80分鐘的鏡頭前。

該片記述5名冠著「希特勒幫兇」、惡名昭彰姓氏的後代,在明白自己身上流著怎樣的血液後,如何以餘生去面對這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罪行。

幾位納粹高級軍官的後代,有人堅持與猶太人結婚,擺脫先輩罪惡的困擾;也有人選擇面對,到祖先蓋的集中營實際體驗當年屠殺的淵藪,尤有甚者,有人因此避走人群、自我絕育,杜絕流著同樣血脈的下一代誕生。

歷史承載之重

在承擔歷史沉痾的負載之下,負責拍攝這群「希特勒子民」後代的,諷刺的是位猶太人導演。

台灣公視8/28(五)晚間10:00至11:30播出《希特勒的孩子》

《希特勒的孩子》導演卡諾傑耶維(Chanoch Ze’evi)是猶太人大屠殺倖存者的第三代,站在歷史議價的破口上,他捨棄「受害者後代」角度、反而以「加害者後代」視角去紀錄納粹家族肩負著的血腥歷史,這對「加害者後代」的自我認同有重要形塑作用。

鬥爭傷痕的救贖

「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戰史傷亡最重的世紀之役,許多在戰爭中一倏而過的鬥爭傷痕,在過了70年的光陰流轉,仍可能無以抹滅而靜靜影響著每個人,為了向歷史做出寬恕與救贖,「受害者的後代」與「加害者的後代」雙方理應沒有任何逃避空間,只有正向的憑著勇氣坦誠相對,壓抑數十年載的複雜情愫才得踏上釋放與和解的泱泱大道。

或許《希特勒的孩子》一片正展現了這最令人心驚與感動的一幕。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怡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