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盛著微不足道時刻的地方

2015-07-12 06:10

? 人氣

這是旅人必經之地,在書店裡、一本書可以碰觸一個人的靈魂。(圖片來源:European Trips)

這是旅人必經之地,在書店裡、一本書可以碰觸一個人的靈魂。(圖片來源:European Trips)

終於來到了巴黎,這個拿破崙三世野心要讓她成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這個似乎要在更早之前就該來的地方,卻一直留到了已經旅行了好幾年後,只因為知道她偷偷地藏著,那個在我生命裡那些也許微不足道的時刻。

如果我可以寫一本書,一本可以捕捉那個曾經真正遇見一個人,真正地碰觸了他的靈魂(If I could write a book that could capture what it's like to really meet somebody, to really meet somebody and make that connect.)」–《愛在日落巴黎時》

那些時刻藏在一間書店和一間咖啡廳,她們都在同一部電影《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裡出現,這部2004年的電影為承接1995年電影 《愛在黎明破曉(Before Sunrise)》的第二部。

我走出地鐵,在大街的轉角處找著了這間書店,即使下午的人潮絡繹不絕,卻仍可以在小小兩層頭的店裡,神奇地找到幾個安靜魔法般的角落。有些書架已經有些彎曲了,使她歪斜的是好幾個世代靈魂與思想的重量,我走上那只能容納一個人通行的狹小樓梯,那些已經逝去時間從每一步踏在木頭階梯上發出裡重新悄悄地被釋放出來。二樓放著的是不販售但可當場閱讀的收藏書,午後的陽光似乎轉了一個彎從窗戶裡顛腳跳了進來,人們坐在舊舊的木頭椅子上讀著老老的書,或者睡著輕輕的午覺,轉一個彎,書堆裡藏著一台聲音已經些許微醺的老鋼琴,輕聲地走著把手指放在她身上,彈一首長長的曲子,時間似乎就能夠倒退,或者任性地暫停幾秒鐘,然後一隻白色的貓跳上了我的腳,溫柔地把我帶回眼前的世界。這裡是「Shakespeare and Company」,一間在巴黎近百年的英語獨立書店,是這部電影裡的第一個場景。

 

 

在那只能把自己藏起來的角落彈一首歌,在一個時間墊著腳走路的咖啡店裡看一本書,來到了巴黎後才在想,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喜歡這部電影?我坐在「Le Pure Café」這間咖啡店,這部電影裡的第二個場景,想著男女主角曾經談論著的那些在時間洪流沖刷後仍殘剩的記憶,現在的門口多了幾張椅子,店裡也不能夠再抽煙了,在這座小小的城堡裡,的確有些已經變了。

你有真正遇見過一個人嗎?我是說那種可以從眼裡,從擁抱的那一刻時便能觸碰到另一個靈魂的那種,一個曾經在不斷向前離去的軸線裡曾經留下的輕微痕跡。人一個又一個來,這是你說了第幾聲嗨,然後又說第幾個再見,朋友那麼多,地方也走了那麼多,太多時候其實連再見也來不及說,那些時候就走了,一個沒有任何武器可以抵抗的敵人。

原來這裡已經不只是個在我最喜歡的電影裡出現的咖啡廳,或者美麗的書店,她已經代表了在我愈來越年長的歲數裡,每一次我又與另一個人靈魂真正交換些什麼的時候,每一次覺得自己又再一次真正活著的時候。

Le Pure Café, Paris。(洪滋敏攝)
Le Pure Café, Paris。(洪滋敏攝)

Le Pure Café, Paris。她代表了在我愈來越年長的歲數裡,每一次我又與另一個人靈魂真正交換些什麼的時候,每一次感覺自己又再一次真正活著的時候。

「今天是我的心在想家了,在想著那跨過時間之海的那一個甜蜜的時候。」–泰戈爾《飛鳥集》。

在咖啡店裡慢慢地讀一首泰戈爾的詩,風吹在鑲著破碎磚瓦的冰涼地板上,那些詩句或者時刻總能夠把差點就散掉的我再次重新織起,不斷向前的原因,只是為了可以找到一個能讓我們真正留下的地方。

即使時間還是繼續地走,地方會變,但那些無以言喻的時刻總不會褪色。

*作者為自由跨域藝術工作者/攝影師 ,著有《中亞,聽見邊境的心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