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元溥專欄:老練成熟的燦爛青春—第十五屆柴可夫斯基大賽得主曾宇謙

2015-07-02 10:01

? 人氣

第十五屆柴可夫斯基大賽結果於台灣時間今日凌晨揭曉。大家熟悉的小提琴家曾宇謙,在小提琴項目獨得最高名次(第二名,首獎從缺),為本屆大賽得主,消息傳來令國人振奮感動,更深刻期盼他日後的成長發展。

曾宇謙
 

在高興欣喜之外,在此我想特別談談今年四月在廣播節目裡訪問曾宇謙的感想,因為雖然認識宇謙已有一段時間,但他近來所展現出的成熟穩健,著實令我驚訝與佩服。比方說,他在比賽第二輪居然選擇演奏布拉姆斯《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這應該是布拉姆斯三首同類作品中,最曖昧隱晦、最難表現的一首。選擇如此作品,難道不怕風險高?「我非常喜愛布拉姆斯的三首小提琴奏鳴曲。第二號的確很難表現,所以我放在最後學。我以比賽規劃自己的學習,按部就班鑽研、準備。先在新加坡小提琴比賽演奏,之後在柴可夫斯基大賽,希望能夠真正把這首曲子學好。」

雖有比賽規劃,但曾宇謙談的,完完全全都是音樂。比賽固然重要,他著眼的仍是自我成長與學習。眼光放得遠,也就不會被小得小利迷惑。

這早就有跡可循。聽曾宇謙去年演奏的薩拉沙泰《流浪者之歌》,你會驚訝他所展現的自由與深刻,以及「知所節制」的能耐。曾宇謙絕對可以拉得極其快速凌厲,但在《流浪者之歌》最後一段,無論現場或錄音(奇美),他都不追求超速狂飆的快感,始終保有極其難得的自在與從容。「 一個人,學會了一樣本事,總捨不得放著不用。」也是天才的張愛玲,或許沒有想到以後居然會有小提琴家,縱使閃耀明媚青春,依然能夠捨下炫耀賣弄,十九歲便明白「能放更要能收」的道理。這次有幸親臨決賽現場,聽曾宇謙演奏西貝流士和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不只句法細膩、弓法多變、音色豐富,他還能展現深刻思考和恢弘格局,不急著在第一樂章就氣力盡出,情緒張力一直逼到樂曲結尾。兩曲的第二樂章都拉得淋漓盡致且優游自在,不同流俗又能立即說服聽者。他的情感和思考不只充分灌注於所演奏出的每一個音符,甚至還能兼顧趣味設計,在常規中尋求意外驚喜。任何小提琴家能達到如此成就都屬難得,若再考量到曾宇謙的年齡(二十歲),那更是令人難以置信。

但這真的就是曾宇謙。私下不算多話,甚至也不覺得是「老靈魂」,可他就是不斷進步,淡定穩健地學習成長。和曾宇謙討論他錄製的薩拉沙泰《哈巴奈拉舞曲》,發現他不但用心欣賞過諸多名家的演奏,更能堅定提出屬於自己的見解。他剛轉入羅桑(Aaron Rosand)門下,提到這位傳奇名家,曾宇謙也對老師的錄音知之甚詳,清楚明白要如何向大師請益,學習前輩別具一格的音樂思考。這次他在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的弓法與句法設計,著實令我大開眼界,而我們可以知道,這來自演奏者深思熟慮過的真摯用心,智識與情感皆面面俱到。


擁有驚人技巧已經難能可貴,但能放更能收,能獨立思考並勇敢自信地呈現個人觀點,著眼音樂表現而非討好聽眾,不得不說是曾宇謙更傑出的優點。比賽獲得殊榮固然可喜,但若是真正的藝術家,就該看長而不看短,以不斷進步、永續學習為要務。幾天前曾和曾宇謙在臉書訊息裡聊到其他參賽者,他提到自己交到不少朋友,包括被外界視為他頭號勁敵的康珠美(Clara Jumi Kang):「我跟Jumi這次比賽才認識,卻有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馬上就變成好朋友。她實在是非常難得的演奏家。」—在比賽過程中能如此真心稱讚「對手」,我想我們完全不必擔心曾宇謙是否能繼續進步。

再次恭喜曾宇謙。祝福這位難得的音樂家幸福快樂,透過樂曲領我們進入藝術絕妙之境。

*作者為知名樂評人、主持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