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元溥專欄:樂壇二次大戰─倫敦拉圖VS柏林裴純科

2015-06-26 06:00

? 人氣

柏林愛樂新任總監裴純科(fotó:Matthias Creutziger/playliszt)

柏林愛樂新任總監裴純科(fotó:Matthias Creutziger/playliszt)

柏林愛樂五月票選新音樂總監未果,卻突然在本周(六月22日)宣布由俄國指揮家裴純科(Kirill Petrenko)繼任,消息傳來國內紛紛以「爆冷門」形容。其實今年43歲的裴純科雖非唱片明星,目前擔任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Bayerische Staatsoper)音樂總監的他在歐陸評價甚高,是學養扎實、技巧出眾,又有深刻詮釋能力的指揮,柏林愛樂的選擇確實有其見地。

拉圖在柏林的功與過

至於現任總監英國指揮名家拉圖(Simon Rattle),則是甚早宣布自己在2018年任期屆滿後即不續任。作為總監,拉圖和柏林愛樂相處不算愉快,早在七年前衝突就已爆發—2008年拉圖帶柏林愛樂在倫敦逍遙音樂節演出,諸多團員竟惡意亂演,擺明讓指揮在自家難堪,導致拉圖回柏林後逼樂團提前投票,直接討論續約問題(原本合約到2012年)。雖然最後他仍贏得過半支持,也從2008年起直接簽下十年合約,但這並不表示雙方關係就此改善。若整理拉圖和柏林愛樂的問題,最大的衝突點或許有二:

曲目問題:拉圖演出太多現代與當代作品。這其實是拉圖的強項,也是當年柏林愛樂挑選他的原因之一。然而就柏林愛樂所處的環境而言,如此開拓必須建立在對傳統德奧曲目的嫻熟之上,而拉圖對貝多芬、布拉姆斯、布魯克納等德系主流曲目的詮釋始終不能令德國樂評信服。此外,當代作品甚多,可拉圖的選擇往往不為樂團與柏林輿論所喜,一開始主力仍放在他所熟悉(但評論厭惡)的英國當代作品,被多次嚴重批評後才納入當代德國創作。拉圖推行諸多親民舉措與教育推廣計畫,樂團內部始終正反意見並存。

不過以局外人角度來看,我肯定拉圖的構想與曲目。二十一世紀都過了十五年,古典音樂演出若不能與時俱進,不能提供聽眾更豐富更前進的內容,特別像柏林愛樂這般動見觀瞻的樂團,實在說不過去。拉圖喜歡的當代作品不見得合乎德國聽眾與評論的口味,但換個角度思考,拉圖也為德國聽眾介紹之前他們不甚熟悉的領域,並不該為此受到苛責。對柏林愛樂而言,拉圖讓樂團轉型,使樂團基金會化而擺脫政治干預,不但提高團員薪資,也讓曲目規畫得以獨立於柏林市議會,就藝術角度而言都屬正面貢獻。

「家務」問題:然而我無法替拉圖緩頰的,是他長年邀請妻子演出所衍伸出的後果。平心而論,柯茲娜(Magdalena Kožená)是相當傑出的次女高音,在巴洛克與古典作品表現尤其傑出,但之所以能年年和柏林愛樂合作,原因仍是拉圖,而她和柏林愛樂合作的曲目,也不見得為其能力所及—比方說2012年的全本《卡門》,惡評之排山倒海,幾乎壓垮柏林愛樂的公關部門。在樂團已和總監頗有嫌隙的情況下,拉圖還執意年年聘請妻子演唱,無論是其自主決定或是屈從於太座要求,這絕對只讓雙方關係雪上加霜。

柏林愛樂的新時代與新考驗

時移事往,新一代樂友可能已不知拉圖昔日的人氣與聲望。1999年柏林愛樂新總監選拔,拉圖和楊頌斯(Mariss Jansons)本來就是最被看好的兩位。後來楊頌斯因健康問題退出,拉圖順理成章擊敗巴倫波因,也堪稱當時最好的選擇。十六年後的今日,綜觀整體表現,拉圖和楊頌斯也的確是最能維持演出水準的指揮名家。即使我都聽過他們二人不甚精彩的演出,但他們仍可說時時保持高度專業。

拉圖在柏林愛樂十六年。(Reinhard Kraasch/維基百科)
拉圖在柏林愛樂十六年,將重返倫敦樂壇。(Reinhard Kraasch/維基百科)

能達到如此成就,除了本身能力與敬業態度,更在於他們都有扎實穩固的樂團訓練經驗,是肯花約十五年時間,將區域性樂團琢磨成國際一流名團的指揮家。拉圖和伯明罕市交,楊頌斯和奧斯陸愛樂,都是樂界津津樂道的佳話。當年卡拉揚之所以令人驚奇,也在於他自亞琛(Aachen)歌劇院步步為營,即使樂團只有四把小提琴,仍能演出高水準的《費加洛婚禮》。他接任柏林愛樂後,更花費極大時間心血訓練樂團,最後成就獨一無二的「卡拉揚之聲」。今日柏林愛樂總監五名決選人選,沒有一位有此資歷。裴純科在歌劇院成就斐然,客席樂團也成果卓著,但是否能夠長期「訓練」樂團,目前只待後續觀察。

然而放眼國際,柏林愛樂大概是最鼓勵團員發展個人事業,子團最多的演出團體。明星團員(包括被刻意製造出的明星)固能增添樂團對一般聽眾的吸引力,但樂手四處奔波,自然難以一起接受總監嚴格訓練。若樂團收回目前所給予的自由,又不啻擋人財路。柏林愛樂雖仍有堅實演奏能力,就合奏細膩度而言,其實已在楊頌斯/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等組合之下。日後究竟如何進步,既是團員的功課,更是裴純科的考驗。不過,柏林愛樂讓124位團員皆有權力投票,而非資深成員或聲部首席才有資格的作法,確實已開風氣之先。他們也展現出過人的集體智慧,選擇能力出眾但非明星的裴純科。這個樂團雖然已無往日風華,未來還是值得期許。

拉圖野心猶在,倫敦蓄勢待發

相較之下,早就想回英國發展的拉圖,接下倫敦交響樂團(而且在2017年就上任)實為「復仇」大計:他就是要在家鄉打造出超越柏林愛樂的超級樂團。當年柏林愛樂在逍遙音樂節惡意亂演,即使五六千人現場共睹,電視廣播同步放送,大不列顛各大報章雜誌竟能全數裝傻、隻字未提,就是不要讓柏林愛樂得以對拉圖施壓,幫助這位「英國之光」在談判桌上再下一城。如此全國一心同仇敵愾,簡直復刻二次大戰。拉圖在英國政通人和,加上媒體與樂迷撐腰,以倫敦交響目前的演奏實力,如此願景其實不難實現。將來樂壇是何家天下?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作者為知名樂評人、主持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