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住豪宅、坐遊艇、暗藏歧視觀念…一窺風靡全球的「芭比娃娃」被「美國女孩」取代的原因

在1990年代的中國,女孩子以能夠擁有一個芭比娃娃(Barbie)為榮,童年時的我也是芭比熱烈愛好者的一員,為她們美麗的容貌和精緻的衣服而痴迷,幻想著自己能夠和芭比一樣。不過,在如今的美國,女孩子最喜歡的玩偶已經從芭比娃娃變成了「美國女孩」(American Girl)

作為20世紀最暢銷的玩偶,誕生於1950年代的芭比無疑取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芭比的生產商美泰兒(Mattel)公司估計全世界一共有超過10萬名芭比的收藏者,平均每年購買超過20個芭比,其中四成五的收藏者每年花多於1000元美金來購買芭比,而具有收藏價值的芭比娃娃的售價就在幾千美元,足以證明許多人的「芭比情結」

但是隨著社會的進步,芭比娃娃的爭議性也日漸顯露出來。西方許多媒體都曾經報導過如今充斥人們生活的纖瘦女性的形象,比如完美得不像真人的芭比娃娃,會讓小女孩和年輕女性對自己感到不滿意。比如2006年英國的一項研究顯示,當給162個5到8歲的小女孩看不同的圖畫書之後,再問她們與身體特徵相關的問題,看過芭比娃娃圖像的女孩顯示出對自己身體更低的滿意度和對纖瘦更大的渴望,而這種幼年影響可能會增加未來發生飲食失調和體重循環的風險

2008年一項包括成年女性的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如今頻頻出現年輕女孩為了成為真人芭比而傾家蕩產整形數十次的新聞,總令人不勝唏噓。在西方社會,「芭比」還被當作花瓶的代名詞,她精心修飾的外型和缺乏內涵的性別設定被詬病阻礙男女平等。種族問題則是芭比的另一大爭議點,雖然在芭比風靡後的幾十年中,也陸續出現了非洲裔和拉美裔的娃娃,但最深入人心的形像還是金髮碧眼的白人芭比。

(圖/澎湃新聞)
「美國女孩」(圖/作者|澎湃新聞提供)

相比於席捲全球的芭比娃娃,「美國女孩」這個玩偶品牌在中國還鮮為人知。如果第一次走進「美國女孩」漂亮的店面,可能會感到十分驚奇——幾乎每個小女孩都帶著一個和自己幾乎一樣的娃娃!這個小姑娘有一頭柔順的金髮和湛藍的大眼睛,她懷中的娃娃也是金髮碧眼;那個小姑娘是栗色的自然捲和橄欖色的眼珠,而她背在背後的娃娃也和她長得一樣。最重要的是,不僅是頭髮和眼睛的顏色,「她們」的膚色、五官甚至衣著都是一模一樣的!

在「美國女孩」裡,映入眼簾的是一群相貌、衣著、生活場景都千姿百態的娃娃,宛如一個小型社會。有金髮碧眼的洋娃娃,也有皮膚黝黑的非裔娃娃,有膚色褐黃、梳著長辮子的美洲原住民娃娃,當然也有黑頭髮黑眼睛、穿著旗袍的中國娃娃。不同的特徵都被嚴謹地分類編號,便於選擇,除了可以指定膚色、髮色、眼睛顏色,甚至還可以指定五官的樣子和雀斑的位置。這裡有生活在城市的娃娃、也有生活在鄉村或是農場的娃娃,有打扮時髦的、也有穿傳統服裝的……毫不誇張地說,無論是何種相貌和文化背景的小女孩,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迷你的自己

透過美國的主流媒體可以了解到,如今在美國玩芭比娃娃的女孩子越來越少,而接受和支持「美國女孩」的家庭越來越多。因為「美國女孩」所傳達的理念可以提高孩子的自尊心,並讓她們了解不同的歷史與文化。這些千姿百態的娃娃也是美國多元化社會的縮影,人們對她們的喜愛,表現出了一種和而不同的包容之心和美好理想。

(圖/澎湃新聞)
「美國女孩」(圖/作者|澎湃新聞提供)

芭比娃娃擁有精緻的五官、時髦的妝容、無可挑剔的身材和奢華的服裝,要住在豪宅、參加宴會、乘坐遊艇、去美容沙龍……對於普通的女孩來說,芭比的外型和光鮮生活是那麼的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相比之下,「美國女孩」更加接近現實生活中的嬰兒和兒童的形象,容貌各不相同,沒有美醜之分,她們出現在更加日常的場景中,例如野餐、划船、打球、遛狗等等。令人感動的是,帶助聽器的女孩可以在這里為小小的自己挑選顏色活潑的「助聽器」,而坐輪椅的女孩也可以替小小的自己買一個輪椅

除了能夠事無鉅細地照顧到每一個個體的特徵和訴求,「美國女孩」還表現出了對美國歷史和「少數族裔」(minorities)的關注。這裡的「歷史人物」系列娃娃塑造了美國特殊歷史時期一系列有代表性的人物,比如美國內戰時期勇敢逃離奴役的黑人小女孩、大蕭條時期辛苦謀生的小女孩、在農場中克服艱辛樂觀生活的墨西哥裔小女孩,和拒絕做「淑女」還加入男孩籃球隊的小女孩等等。這些小女孩的共同特點是堅強、勇敢、樂觀和堅持做自己。無論是她們有著時代特色和文化烙印的穿著打扮還是激勵性的人生故事,都很有教育意義。這也是「美國女孩」在1980年代誕生以後就愈發受歡迎的原因。

我欣賞「美國女孩」所傳達出的理念——無論什麼樣的女孩,都是美麗的。直髮很美麗,捲髮也很美麗;雪白的皮膚很美麗,黝黑的皮膚也很美麗;整齊的牙齒很美麗,牙套也很美麗。戴眼鏡是美麗的,戴助聽器也是美麗的;運動是美麗的,坐輪椅也是美麗的……這裡有的玩偶在做甜點,有的在打籃球,有的在唱歌,有的在陪伴小動物,無論是沉靜還是活潑的小女孩,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自己」。芭比娃娃美麗嗎?當然。但這只是許多種美麗的一種。「美國女孩」則在告訴我們,每一種出身和背景,每一種性情和愛好都是美麗的。

(圖/澎湃新聞)
「美國女孩」美容院(圖/作者|澎湃新聞提供)

不過擁有許多可貴之處的「美國女孩」也並非完美無缺。首先,這裡的娃娃價格比一般的玩具高很多,店裡已經製作好的娃娃售價超過100美元,而一個訂製娃娃所需的費用則超過200美元,而娃娃、衣飾加上一頓店內午餐可以消費高達600美元,顯然要中產以上的家庭才能消費得起。除了令人眼花撩亂的商品,在每個「美國女孩」商店裡都有一個小型餐廳和「美容院」,小女孩可以帶著自己的娃娃在餐廳一起用餐、舉辦派對,或者在「美容院」做一模一樣的髮型和美甲,雖然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場景,但似乎深受消費主義的影響,可能會助長虛榮心和攀比

其次,「美國女孩」這個品牌名稱就已經把男性兒童排除在外了,店裡幾乎見不到男孩的玩偶,而是以女娃娃和女性化裝潢和商品為主,很明顯商家針對的客戶群是小女孩,而默認男孩子就應該去選擇更有陽剛氣質的玩具,這種刻板印象(stereotype)在今天已經被認為限制了孩子自由天性的發展。另外,還有人質疑「美國女孩」在誕生之初是以歷史人物系列的女孩玩偶為主打的,但是近些年來已經把重點變成了獲利最為豐厚的個性化訂製玩偶,弱化了歷史系列的教育意義和政治敏感性。

從「芭比娃娃」到「美國女孩」,不同的偶像體現了時代的進步,然而進步不應該止步於此。美在於鮮活的生命本身,而不應該有一成不變的僵硬標準,更不應該存在高低貴賤之分。每一個孩子,無論種族和性別,文化背景和性情愛好,都需要建立自信和受到尊重,都值得擁有快樂而豐富多彩的人生,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渴望生活在一個平等與包容的世界

文/王婉迪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思想市場》(原標題:從「芭比娃娃」到「美國女孩」:玩偶背後的時代變遷)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