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鐘看性產業的另一面:性工作者不需要被解救

2015-07-13 18:11

? 人氣

想像你正在聽一位性工作者談論他的工作——狹窄的房間、昏黃的燈光;惡行惡狀的媽媽桑,正在打罵不願接客的新女孩;衣服還沒穿好,馬伕又帶來一位客人;有那麼多債要還,被抽成後賺的卻那麼少⋯⋯我們經常在電影、小說或新聞中,「看見」性工作者的悲慘遭遇,但是,如果這不是全部真相呢?

暹羅天堂

19世紀以來,東南亞一直是列強的享樂天堂,很多人對東南亞發達的性產業印象深刻,街頭上也隨時有人拉著遊客前往更深入的感官娛樂。美國廣播節目製作公司PRI,近日釋出泰國從事性工作的少女Nam的專訪,她口中的性產業,與我們熟知的黑暗故事竟有天壤之別。

酒吧內燈光閃爍,穿著清涼的Nam未脫稚氣。根據官方說法,泰國的性工作者約有三十萬,相當於全國警察的數目,其中有不少未成年,從九、十歲就下海的男孩女孩在所多有。

穿梭在酒客之間,Nam的主要收入來自酒促工作,一個月頂多和兩三位客人有性交易,每月可賺600至900美元,這是一般公職的兩三倍;沒有老鴇與黑道控制,她只需繳交一小部分所得給酒吧僱主。身為家中老大,Nam從十五歲起就負有供養家庭的責任,到城市賺錢意味著父母的醫療、弟妹的教育都有著落,從她眼裡閃爍的光芒可以看出,這份工作是全家的希望,也是Nam的成就。

性工作者的收入與鄉村小販比較。(圖/擷取自Youtube)
性工作者的收入與鄉村小販比較。(圖/擷取自Youtube

離開性工作=解救?

由泰國性工作者自組的團體Empower Foundation,2012年推出自己的研究報告《Hit and Run : Sex Worker’s Research on Anti trafficking in Thailand》,詳細記錄泰國反人口販賣與賣淫的種種行動,泰國政府掃黃不遺餘力,性工作者被逮捕時必須上繳高額罰款,官方與非官方組織為了蒐證,經常使用不道德甚至違法的手段,只為了逼迫女性及兒童離開性產業。

但是接下來呢?

為了生計,少年少女從酒吧轉往工廠,相較於自由彈性的性產業,等著他們的是惡劣環境、超長工時與養不起家的微薄薪資,而保護勞工、童工的法律卻是付之闋如,於是被「解救」的性工作者許多都選擇重回崗位。

離開性產業,童工處境更加堪慮。(圖/DeptfordJon@flickr)
離開性產業,童工處境仍然堪慮。(圖/DeptfordJon@flickr)

國際反人口販賣運動:解救還是壓迫?

泰國的反人口販賣運動有其根源,自2000年以來,聯合國開始重視國際人蛇集團的問題,每年都釋出《國際人口販賣調查報告》(International Traifficking in Persons),泰國經常名列在第三級重點區域(台灣是第二級),被點名的國家若是不積極配合、拿出改善成績,就會面臨(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經濟制裁。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