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失敗》選摘(上):陳文茜VS.阿信─年輕人跑起來!

2015-05-01 05:20

? 人氣

陳文茜:〈諾亞方舟〉裡有段歌詞:「如果要告別,如果今夜就要和一切告別,如果你只能打一通電話,你會撥給誰。」阿信,你會撥給誰?

阿 信:我會撥給十幾年前的自己。

陳文茜:阿信今天去開了公視的董事會。為什麼會接下公視董事這個職務?你能為公視做什麼?

阿 信:還不知道,剛開完第一次會議。其實我這十幾年來,從大家身上得到了很多,我常常說五月天的樂器、錄音室的房租、水電費……很多東西的費用,其實都是大家幫我們繳的。如果現在有機會可以為大家做一點事情,我覺得自己一定要去做。

陳文茜:我覺得阿信有這個特質,也注意到你現在正積極提拔一些後進,你有那種力挺朋友的熱情個性。以此刻你的成就,這麼做其實是很滿特別的,因為你大可以選擇變成一個很任性的藝人,而不是成為去照顧別人的藝人。

我前兩天碰到青峰,他說今年的海洋音樂祭是他十年來唱得最爛的一場,看起來很沮喪,因為剛好碰上聲音不太好的時候,你也遇過這種狀況,想必承受了非常多別人對你的關注。

你有很多壓力,好比歌詞寫不出來,但你就是要超越,總有一天,你會成為自己最大的、最難超越的對象。但是,你可以崩潰、可以任性、可以叫所有的人來吼你,但是你卻去選擇去挺別人,為什麼?

阿 信:其實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受到很多人的照顧,所以覺得我也應該要做一樣的事情。

陳文茜:你不會把這個幸運想成是因為自己很屌、很有才氣嗎?

阿 信:不是,我自己喜歡聽音樂,有很多喜歡的樂團。坦白講,做音樂非常的不容易,有些人連生活都非常的不容易。你明知道有很多的音樂人、創作者、歌手,他們寫的、唱的、演奏的,做任何事情都比你好,可是他們得到的卻遠遠沒有你多,所以我不得不去相信,在這世界上其實還是有很大的運氣成分。

像我一樣努力的人也很多,每天每天都做了比我們多的努力,可是他們還在夢想的邊緣徘徊,而我們是運氣好的一群。說實在的,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抱怨,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後退。

陳文茜:有的人可能並不把他得到的一切視為幸運,雖然也不見得是理所當然,但這往往只是一念之間,譬如麥可.傑克森,他太幸運了,可是他一直在想童年的創傷。你一生都沒有創傷嗎?除了你長得不夠像F4之外。

阿 信:這個創傷很大。至於其他的創傷,我好像都忘光了。

〈沒有生活 哪來的創作經驗?〉

陳文茜:把創傷忘記了,很棒的態度。其實,很多當時覺得非常非常難過的關卡,非常苦澀的回味、吞不下的淚水,過沒多久再回頭看時,想起來就覺得好笑。

阿 信:前面提到簽名會人很少的經驗,其實也不算什麼創傷,我們當時甚至不是辦在唱片行裡,而是在超市的結帳櫃台旁邊。我在各種奇怪的地方唱過歌,有次一家炸雞店開幕,我們就在店門口演出,那時團員還沒有人開車,所以機車的載物量可以到多大,我本身做了很好的嘗試,機車前面可以載一個大鼓,後面可以再載兩個音箱,肩膀上再揹一把吉他,那時做過很多很特別、很好玩的事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