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失敗》選摘(上):陳文茜VS.阿信─年輕人跑起來!

2015-05-01 05:20

? 人氣

阿 信:其實我們遇過這種狀況。那時在北京近郊的大學辦校園演唱會,距離之前提的哈爾濱簽唱會沒多久。現場的觀眾都不知道這個樂團是來幹嘛的,可以看出他們臉上打了一個問號。我記得那天表演的地點是個像羅馬競技場的場地,所有的觀眾位置都比你高,一圈一圈把你圍住。我們五個人在台上只有吉他、貝斯、鼓和很小的音箱。一開始,所有觀眾的手都抱在胸前,那個肢體語言就是告訴你:我不相信你可以變出什麼花樣。當時我們有四十分鐘可以扭轉他們的看法。當然,要用他們熟悉的語言,以挑釁的快歌和溫柔的慢歌去做變化,在四十分鐘裡想辦法說服他,不用語言,就是用音樂。其實每次辦校園演唱會,我們都沒有曲目,而是看現場觀眾對什麼歌有反應,有反應的地方再加強打擊,反應不良的就趕快改變策略,那是我們最基本的武器。

〈七年闖蕩中國市場 練就真本事〉

陳文茜:當時唱了什麼歌,你還記得嗎?

阿 信:當時的第一首歌是〈瘋狂世界〉,但是他們最有反應是一首閩南語歌〈軋車〉。我們五個人上台時,真的很害怕,因為去大陸之前就聽說過各式各樣的傳言,例如歌手上台唱歌,大家若不喜歡,就會把礦泉水瓶往上台丟,「下去吧」,要求換一個歌手。

阿信音樂會的熱況。(圖片來源:相信音樂)
阿信音樂會的熱況。(圖片來源:相信音樂)

我們連續一個月在大陸十七個城市,做了十七場校園演唱會,每一場大家都是諸如此類的反應。其實我還滿感謝那趟歷程的,因為我們在台灣太幸運了,發片第二個月就有機會到體育館開自己的演唱會。可是,五月天五個人知道怎麼在台上應戰,怎麼變成一個實力堅強的游擊隊,完全是在大陸將近七年的漫長歷程中慢慢學習到的,所以非常感謝這一段。

陳文茜:你出片以後,父母有說什麼嗎?

阿 信:他們當時覺得這群小朋友應該只是玩票性質,玩完了就會好好去當兵。我覺得印象比較深的轉捩點是在第二張唱片之前,當時我們已經辦過萬人演唱會,我爸突然跟我講了句話:「你如果要寫歌,要好好寫,有很多人在聽。」那時我才意識到,他們的心情已經轉變了。

陳文茜:你因此大學沒有畢業?

阿 信:而且沒有畢業兩次。唸室內空間設計系,被二一被退學,轉學考又考回去,然後又被二一退學。

陳文茜:學校沒畢業,父母沒講話嗎?瑪莎媽媽哭了好久,最後她終於相信你們的夢想,被你們說服。

阿 信:我媽也有哭。被二一的時候,我做好心理準備回家挨罵。那天坐公車回去的路上,音樂開得超級大聲,想說如果我有點重聽的話就沒問題了。回家跟我媽講了後,我沒有挨罵,可是我媽做了一件事情,我印象非常深刻,給我上了非常非常好的一課。我媽聽完之後,轉身去浴室用毛巾擦臉,當時天氣並不熱,她用毛巾擦臉,我心想她一定哭了。到現在為止,我還是會為這個畫面覺得非常心疼,當然也希望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可以讓她覺得當時的眼淚沒有白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