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失敗》選摘(上):陳文茜VS.阿信─年輕人跑起來!

2015-05-01 05:20

? 人氣

要寫得比以前的我更有意思,有不同的見解、不同的主題,而我所擁有的就是一枝筆跟一張紙。有時候會懷疑自己,覺得我到底還能不能寫出更好的歌,所以幾年前就寫下這首詞,安慰、鼓勵一下自己。

陳文茜:我有一段時間在唱片界,得知我們很尊敬的鳳飛飛她最後一張唱片的銷售量,我是傻眼的,很少很少,可能只有張學友的五十分之一。現在的阿信,正是掌聲最多的時候,誘惑也開始朝你而來,你怎麼堅持?

阿 信:誘惑分很多種,例如生活裡的誘惑,舉個例子,冬天的棉被,我覺得就是最大的誘惑。我在錄音室寫歌時,有一張沙發是特別給我睡的,那是整個錄音室裡最短的一張沙發,躺在上面,膝蓋以下都要懸空,當然這不是怪獸或瑪莎逼我的,還有其他的長沙發可以睡。

睡眠的時間越多,用在創作的時間就越少,所以有時就用一些方法來抗拒所謂的誘惑,因為會想睡覺、偷懶、看電視、上網,想跟朋友出去看電影,可是一想到寫完歌後,有多少人可能在這個歌曲裡得到一些東西,就覺得自己不能偷懶。

陳文茜:有一次我在學校上課,談到整個流行音樂歷經了Lady Gaga這種把表演、劇場跟音樂完全結合,甚至到穿上牛肉裝的地步,你還敢做愛黛兒(Adele)嗎?一個胖女人,頭髮、衣服都很簡單,演唱會只拿著一杯水就出來唱歌了,你確認會紅嗎?

每個人都有蒼涼的時刻,每個歌手都有走下坡的時刻,很多歌手都會面臨這個問題。雖然五月天現在很紅,再隔個五年,當社會流行別的東西,有人說你必須改變曲風,但這不是你喜歡的,也不是你的創作,你可以接受嗎?

阿 信:我覺得這個比較複雜。我們做的很多事情,有時候要跟世界對抗,有時候要跟世界妥協。每個堅持自我的人一定要注意有什麼是你可以妥協的。很多有夢想的朋友們,他們在堅持夢想中遇到很多問題,我覺得大部分都源自沒辦法找出你夢想裡最核心的部分是什麼。只要你願意用不是那麼核心的部分去跟世界交換,其實還是很有機會成功的。在我們的音樂裡面,有五月天要堅持的某個部分,那很重要。

陳文茜:如果有一天,這種音樂風格不流行了?

阿 信:這就沒辦法。為了跟全世界的人溝通,我覺得有些是可以妥協的。好比現在流行用不同的錄音方式把聲音傳達給大家,因為這就是這個時代的最大公約數。就像我不覺得一定只有某一種語言的歌,聽了才會感同身受。我覺得語言只是一個創作的介面而已。

陳文茜:巴布.狄倫(Bob Dylan)有個故事。一九六八年,巴布.狄倫已經被譽為吉他之神,大家對他的歌都很熟悉,有一次他竟拿了把電吉他上台演唱,唱得還滿難聽的,觀眾噓聲四起,他不理會,照唱。如果有一天,你上台演唱,台下的人沒有尖叫,覺得你唱的歌不是他們要的,你會怎麼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