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失敗》選摘(上):陳文茜VS.阿信─年輕人跑起來!

2015-05-01 05:20

? 人氣

陳文茜:你怎麼回答他們?

阿信:我們的回答是,現場大家靠得那麼近,你們看就知道差別在哪裡。

陳文茜: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流星花園》開拍前,我非常沒有眼光地拒絕了一個角色。那時製作人柴智屏打電話給我,她說,所有演母親角色的演員都已經被定型了,所以我們決定找妳來演言承旭的媽,我說:「去你的。」就把她電話掛掉了。我那時才四十四歲,叫我去演言承旭的媽,真是把我氣炸了。

陳文茜:阿信唱紅〈志明與春嬌〉這首台語歌曲,一直到征服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後來又寫了很多很棒的歌,像是〈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後青春期的詩〉等,你似乎對某些事情有很強烈的批判,你的某些強烈的正面能量,對很多年輕人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種「阿信現象」,你自己怎麼看?

阿信: 我沒有特別怎麼看,因為很多事情對我來講,都是沒有辦法的一個過程。其實五月天剛組團時,我是當第二吉他手。第二吉他手就是不會唱歌、不會打鼓、不會彈貝斯、不會彈Keyboard,而且吉他還彈得比第一吉他手爛。可是,我只要能在樂團裡有一個角色,就覺得非常開心,有時候就只是想參與。

後來主唱跟Keyboard手跑了,男生女生跑去談戀愛,但還是要練團,就得有人唱歌,所以我就唱了。那時我跟怪獸說,我應該也唱不了多久,要再找一個主唱。我們滿常去看其他樂團表演,後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主唱,但不排除是我刻意讓大家找不到。之後因為某些演出要有自己的創作曲,所以只好硬著頭皮開始寫歌,後來被學校退學要去當兵了,所以被逼著留下自己所有組團時創作的歌曲,接著又不小心把歌送到滾石唱片,就這麼一路走來。

有人問五月天當初的夢想很大嗎?其實沒有,因為當初的夢想,就是希望每一次練團結束後,可以跟這批人一起吃東西、打屁、聊天。

陳文茜: 如果碰到歌神張學友,你覺得你是個好歌手嗎?

阿 信: 我真的在機場碰過張學友,也鼓起勇氣跟他合照,結果連相機都壞了,沒有合照成功。我不是一個很會唱歌的主唱,所以我能做的就只有事前準備,在作詞作曲上付出加倍的努力,讓唱的內容有可能被大家喜歡,這是我的做法。

〈寫歌的阿信 一直是那個鐵皮屋裡的大學生〉

陳文茜: 「轟轟烈烈的排行,沸沸揚揚的頒獎,跟著節奏,我常迷惘。當人心變成市場,當市場變成戰場,戰場埋葬多少理想。回想著理想,稀薄的希望,走著鋼索,我的剛強。偉大和偽裝,灰塵或輝煌。那是一線之隔,或是一線曙光。」寫得真好。這是阿信成名之後寫的歌,你在提醒自己嗎?

阿 信:安慰自己。我最近有個很強烈的感覺,大家覺得你是五月天阿信,所以寫出一首很棒的歌應該很容易。其實我在每一次寫歌時,就不是五月天阿信,而是跟十幾年前住在鐵皮屋裡的那個大學生一模一樣,但是多了很多敵人,就是以前的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