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鐘看清自然的壯闊與殘忍!保育區對動物究竟是福是禍?

2016-05-26 13:15

? 人氣

2013年底,距離阿姆斯特丹一小時車程的伍斯伐德普拉森保留區(Oostvaardersplassen),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寒冷的冬天,擅長縮時攝影的生態攝影師保羅克拉佛(Paul Klaver),在其奪下第五十屆BBC生態攝影大獎的紀錄片《The New Wilderness》裡,完整記錄酷寒中,野生動物的消長與四季更迭,讓人讚嘆之餘也感到無限哀愁。

大雪中野牛緊緊靠在一起行動。圖/擷取自Paul_Klaver@vimeo
大雪中野牛緊緊靠在一起行動。圖/擷取自Paul_Klaver@vimeo

過去幾百年來地球人口高速擴張,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急遽縮小,如何為動物們保留生存空間也成為極大考驗。分為乾濕兩區域的伍斯伐德普拉森保育區,占地56平方公里,被視為重新野化(Rewilding)環境的典範之一。從1968年開始,荷蘭政府就以人工方式在沿海地區培育植栽、保育動物,將此地打造成自然生態保育區。

廣袤的草原鮮翠,野牛、野馬成群漫步,伍斯伐德普拉森內住著豐富多樣的物種,也是歐洲最大的紅鹿棲息地之一,然而過多的野生動物,早已超出了保育區的負載量(Carrying Capacity),政府不得不適時射殺過於弱小無法生存的個體;全球氣候變遷迎來的嚴寒冬日,更讓許多生命就此淘汰。

春夏的茵茵草原、掩蓋天際的壯觀候鳥群,都是生態攝影常見的美景,但是克拉佛從不滿足於欣欣向榮的瞬間。長達近兩年的攝影計畫中,他錄下許多照相當下無法看出的事情:死去鳥兒漸漸結凍的羽翼,被冰封在湖裡的青蛙,以及如樹枝般埋藏在茫茫白雪裡的鹿角。

克拉佛在伍斯伐德普拉森拍攝的另一支縮時影片《Winter》Winter from Paul Klaver on Vimeo.

克拉佛的紀錄片指出生態攝影中少見的一面:寒冬與死亡,但這正是大自然最真實的一面。許多人都認為大自然既平靜又安詳,是人們假日休憩踏青的地方,然而,真正的自然是既荒涼又殘忍的──有淘汰才能進化、有死亡才有新生。在原生棲息地被破壞殆盡之後,人為的保育區對這些動物來說是福是禍呢?也許是我們可以好好思索的。

更多保羅克拉佛的作品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