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勞動力嚴重不足的現代,人們總是退而不休?越來越多老人要工作到死?高齡化社會最嚴重的日本能夠提供什麼最為借鏡?

提起退休生活,人們普遍的第一想法是祖父母的角色。中國人理想的晚年生活,傳統上以 「福」當首位。老人們閑居在家,頤養天年,有大把的自由時間可以支配,可以跳廣場舞,也可以出國旅行,又或是含飴弄孫,與後輩共享天倫之樂。

但是,隨著高齡化浪潮的到來,人們發現真實世界好像並沒有想象中美好:據世界衛生組織預測,到2050年,中國將有35%的人口超過60歲,成為世界上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中國老齡化的主要特征是增速快、規模大、未富先老。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開始返回勞動力市場;在大城市裏,到處都是老年人從事體力勞動。

在日本這樣高齡化走在中國之前國度裏,媒體上多是呈現出一代人被犧牲的晚景。我們常常看到的是,銀髮老人出門工作,盡心盡力地為每一個人提供服務;在求職市場上,老人數量甚至比20多歲的打工青年還多。許多中國人不禁感嘆道,「都這麽大年紀了,還要出來工作,真是心酸。」

對於沈浸在中產階級焦慮裏的下一代,城市裏老年體力勞動者像是一個預言。在這場白髮蒼蒼的高齡化浪潮裏,似乎沒人能夠倖免。

那麽,退休究竟意味著什麽?是破產,是絕望,還是新一輪針對中產的焦慮販賣?

社會文化:退而不休,工作到死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發布的數據,2016年日本約23%的65歲以上老人還在繼續工作,比例是G7成員國中最高的,超過了美國的19%。不少日本人都有工作到死的意願,甚至有個口號就是:「不工作,會變老。」長時間加班,也衍生「過勞死」的問題,但即使如此,對這種沈重的工作表示不滿的日本人仍然很少。日本的文化語境,強調的始終是每一個人必須拼命工作。

但是,日本老人「工作至死」的現象,並不完全因為是勞動力短缺或是經濟壓力沈重,這更與老人們自己的生活態度、個人從屬集體、害怕孤獨死等心理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一生懸命」這個詞包含著日本人全部的人生價值。古日語中「一生」原意是一塊領地。「一生懸命」就是鐮倉時代武士不惜生命來保衛祖傳的領地,即在自己的職位上,花費畢生精力,拼命地努力。正如在東亞儒家文化圈中,勤奮與自我奉獻,一直都被當作人人追求的人生哲學。在日本,一個人說自己「辛苦」,包含了一種覆雜的情感,越辛苦越自豪,「勤」更是一種至高無上的讚譽。

正是因為持有這種生活態度,日本人不願意放棄工作,老人們的理由是「我還能做,而且我還想做。」 有了工作,也就有了維繫家庭的紐帶,有了一個人度日的燈塔。在家庭中,失去工作僅僅是意味著失去體面嗎?不是,更重要的是無法履行支撐家族的責任,失去了對人生價值的追求。

對於老一代日本人來說,個人從屬集體已經成為一條鐵律。在他們眼裏,成功和失敗都是集體的事情。個人無論表現如何,都需要與集體同甘共苦。日本社會認同一條不成文的潛規則:追求一致,不提倡個性,誰也不希望成為「奇怪的人」。日本社會等級制度仍然根深蒂固,處在什麽位置的人就要做好什麽事情,一切行動的出發點都可以總結為「各盡其所」。於是,努力工作成為工薪階層老人的一種日常,借此獲得尊嚴和社會安全感。

而現代快節奏的社會裏,人際關係式微,越來越多的老人正在面對孤獨死。而工作有助於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是建立穩定家庭關系的基礎。2010年1月31日,NHK播出了紀錄片《無緣社會——三萬二千人「無緣死」的震撼》。這個紀錄片以「現代人的孤獨終老」為採訪主題,探索死者的人生軌跡。「無緣死」指人生前失去了血緣、業緣、地緣,死後屍體無人認領。據統計,日本社會一年高達3萬2千人走上無緣死的道路。

日本京都大學研究者指出,日本正從三代人共同生活的「三世同堂」到「小家庭」為核心,並開始朝著「單身戶」方向邁進。在這種局面之下,長此以往孤立無援的真實寫照,讓「退而不休」成為了日本老人躲避孤獨死的無奈選擇。

文/姜楠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原標題:變老的方式|日本式晚年:「退而不休」一定意味着晚景凄凉嗎?)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