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英國女王真的喜歡梅根嗎?黛安娜王妃的事給了她「這個教訓」,使她非接受梅根不可

哈利王子與梅根共結連理。(美聯社)

哈利王子與梅根共結連理。(美聯社)

當地時間5月19日12時,生於1984年的英國王室第六順位繼承人,人稱「哈利王子」(Prince Harry)的亨利•查爾斯•阿爾伯特•大衛(Henry Charles Albert David),與生於1981年,曾出演過美劇《無照律師》(Suits)的美國女演員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在倫敦市以西約32公里的溫莎城堡(Windsor Castle)聖喬治禮拜堂(St George's Chapel)舉行婚禮。

720px-Prince_Harry_at_the_2017_Invictus_Games_opening_ceremony.jpg
哈利王子(圖/維基百科

新娘梅根•馬克爾因過往的婚史、所拍美劇中的激情鏡頭和不省心的家人,被一些媒體和民眾質疑為「虛偽」,不被看好。根據民意調查機構益普索(Ipsos)在婚禮前幾天所做的民調,29%的英國民眾對梅根有好感,10%的民眾沒有好感,超過60%的民眾沒意見或不知道。至於即將登場的婚禮,只有27%的受訪者感興趣,多達67%的不感興趣。

555px-Meghan_Markle_visits_Northern_Ireland_-_2018_(41014635181).jpg
梅根•馬克爾(圖/維基百科

不過,與王妃頭銜的光芒和婚禮的美輪美奐相比,梅根的難堪是一時的;哈利過往女友無數,難得下決心安定下來,眼下看梅根當然哪裡都好。外界風評如何,他們本人真的是無所謂。整件事中最難做的其實是英國王室的大家長、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對她來說,無論孫兒哈利選的對象是誰,她除了面露喜色、點頭認可背書之外,其實沒有其他的選擇。

因為只要她行使否決權,不管理由是什麼、看起來有多正當,人們一定會認為她是在嫌棄梅根的婚史、有孩子(編按:此處應是作者寫錯,梅根與前夫並無孩子)、黑人血統,在「政治正確猛於虎」的大環境下,這分分鐘可能釀成危及王室生存的致命政治風暴。因此,女王只有從善如流這一個選項。不喜歡梅根的群眾至少可以吐槽,而女王連這樣做的權利都沒有,她甚至不能皺一下眉頭。

這是她從哈利的母親黛安娜王妃那裡獲得的最寶貴和慘痛的教訓。

一、好君王伊莉莎白二世

和現時講求輕鬆、親民的領袖氣質相比,92歲的伊莉莎白女王看起來一本正經,在履行職責時如臨大敵,一點都不輕鬆。這和她獨特的成長經歷有關。

伊莉莎白二世的祖父是國王喬治五世(1865—1936),他是維多利亞女王的孫子。喬治五世本來有一位哥哥是王儲,但後來死於肺炎。喬治五世倉促上陣,繼位後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英國軍隊屢次遭受德國重創,死傷無數,英國人對德國深惡痛絕。但因為維多利亞女王的丈夫阿爾伯特親王(Albert, Prince Consort,1819—1861)是德國人,喬治五世冠著一個德國姓氏,為了順應人民的情緒,1917年7月,他宣布王室改姓溫莎(Windsor),並放棄德國授予他的一切頭銜和世襲權利,以示與德國劃清界限。這就是溫莎王朝的開始。

喬治五世開創了王室接近民眾的作風,他經常參觀學校、醫院、工廠、農場,看到倫敦的孩子在骯髒的小巷弄玩耍,他便將王室舉辦慶典活動的廣場讓出來給孩子們。1936年喬治五世逝世,舉國哀痛,遺體運到西敏宮大教堂,有將近100萬人不分白天黑夜前來憑弔。

喬治五世的長子是著名的愛德華八世(1894—1972),執政325天便退位了,其原因主要並非坊間所傳聞的「不愛江山愛美人」,而是荒唐和不負責任:把軍國大事當作玩笑一樣講給辛普森夫人(Wallis Simpson,1896—1986),而辛普森夫人當時不僅尚未離婚,而且與納粹德國上層官員來往密切,英國政府一直懷疑她把重要情報洩漏給柏林當局,甚至認定她是納粹分子。為免釀成更大的事態,時任首相鮑德溫(Stanley Baldwin,1867—1947)以內閣總辭職相威脅,迫使愛德華八世遜位。

同樣毫無準備的喬治六世(1895—1952)上場了,他是愛德華八世的弟弟,伊莉莎白的父親。如2010年出品的英國電影《王者之聲:宣戰時刻》所述,他有嚴重的口吃、能力也一般。也因此,他格外勤奮並懷有強烈的責任感。二戰爆發後,喬治六世拒絕了內閣提出的王室撤離倫敦的請求,宣布全家將留守倫敦直到戰爭結束。他還冒著敵機轟炸的危險,每天訪問部隊、工廠。1943年,英軍攻占了歐洲戰略要塞馬爾他島。喬治六世不顧邱吉爾和軍方的反對,來到馬爾他慰問軍隊。1952年喬治六世去世,邱吉爾親筆寫下悼詞:勇者無敵。

童年時代經歷了兩次王位繼承危機(編按:應為1次,喬治五世的倉促登基是1910年,當時伊莉莎白二世尚未出生),目睹了伯父的不負責任和戰爭的殘酷,見證了祖父、父親如何克服困難、領導國家、最終贏得尊重,凡此種種,讓伊莉莎白二世早早就明白了自身責任的重大。對她而言,國家和責任高於一切,既然鐘鳴鼎食,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樣放縱情緒、為所欲為,克制、犧牲、奉獻是君王的必修課。

683px-Queen_Elizabeth_II_March_2015.jpg
英王伊莉莎白二世(圖/維基百科

於是,自1953年登基後,她嚴格要求自己,模範履行職責:她衣著得體,連裙子的重量都是計算過的,以保證不會被風掀起走光;即便只是虛位元首,她也努力做到對國政的細節瞭如指掌。曾經在六七十年代兩度擔任首相的哈羅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1916—1995),就曾經提到他與女王討論倫敦南部交通規劃時的情形:女王能全面地把好幾屆政府對這個問題的態度和決策經過講一遍;在私生活上,面對丈夫菲利普親王不斷發生的婚外情,她選擇了隱忍,努力營造和諧美滿的家庭形象。

但這一切的努力、多年的嚴於律己、自覺是個好君王的良好感覺,被媳婦黛安娜(Diana Spencer,1961—1997)的死亡擊了個粉碎。

二、黛安娜王妃與王室改革

黛安娜能被英國王室選中,是因為她符合傳統的王妃選拔標準:出身貴族,父親是第八代斯賓塞伯爵;高中都沒畢業,結婚前在幼兒園工作;年輕單純,沒有談過戀愛,宜於生養。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天真善良害羞的「傻白甜」,看起來容易掌控

569.jpg
人們大多將已故英國王妃黛安娜看成對抗王室陳規陋習的戰士和犧牲品。(圖/澎湃新聞)

1981年7月,黛安娜與威爾斯親王查爾斯(Charles)成婚。在婚前和婚後,查爾斯都和卡蜜拉•鮑爾斯(Camilla Parker Bowles)維持著浪漫關係,這是公開的秘密,王室成員都不覺得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因為每一位威爾斯親王都有情婦。黛安娜也知道,涉事不深的她以為憑自己的女性魅力就能讓他回心轉意。

但很快她就​​明白,一切只是徒勞。兩個興趣愛好、教育程度完全不同的人,是不可能真正走在一起的。這讓黛安娜痛苦不堪,出現了厭食和抑鬱,她透過幾種方式來排遣。

一方面,從其他男人那裡獲得慰籍──在和查爾斯15年的婚姻裡面,已知的黛安娜情人至少有六人,涵蓋推銷員、馬術教練、心臟科醫生等多種職業。另一方面,她做了以前王室成員從來沒有做過的事:親自帶孩子,讓威廉(William)和哈利兩個兒子過普通孩子一樣的生活、上普通的幼兒園,給他們大量的愛和陪伴、教育他們尊重普通人;投身慈善事業、和愛滋病人握手擁抱、參與反地雷運動。

這些行為既迎合了戰後的左翼思潮,也接了普羅大眾的地氣,黛妃因此人氣爆棚。

走平民路線讓她獲得了對抗王室的資本。1997年,離婚一年後的黛安娜因車禍死在了巴黎,舉世震驚。儘管黛安娜對婚姻破裂同樣有責任,但她的美麗、脆弱、時時的情感流露、在慈善上的義舉,使得人們更多把她看成是對抗王室陳規陋習的戰士和犧牲品,是一個誤入冰冷王室、沒有得到善待的小女孩,因而產生了強烈的代入感。而女王拒絕回倫敦悼念,並且不舉行國葬,只有查爾斯獨自迎回前妻棺槨,這些「無情無義」的舉動把人們對王室的不滿推到了頂點,認為皇室還有存在的必要的英國人一度下降到50%以下,查爾斯王儲更擔心自己隨時會被暗殺。

人們無從知道女王對黛安娜的真正看法,不過從她冷淡的反應來看,她顯然不認可黛妃將個人慾望置於王室的體面和名譽之上的輕率舉動,但她忽略了「人民的王妃」的巨大影響力。後來為了迎合民意,女王在黛安娜下葬前發表悼念詞,並且降半旗。在那期間,女王與時任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密談四個多小時,布萊爾表示,他支持王室,但是王室需針對時勢進行改革

從那一刻開始,女王徹底大徹大悟了。她在社交網站開立帳號、會見美國流行女歌手Lady Gaga、為私人收入交稅、裁減王室成員以減輕國家負擔、將王室花費上網公示、提醒工作人員關燈省電、登廣告招聘工作人員。允許查爾斯王儲娶了離婚女人卡蜜拉,允許查爾斯的長子威廉迎娶平民凱特(Kate Middleton)。女王努力使君主制適應現代社會。

三、哈利王子盛大婚禮背後的算計

同意和盛大舉辦哈利和梅根的婚事,是英國王室順應時代潮流的另一個重要舉動。

在當下的歐洲,婚姻的桎梏開始鬆動,離婚、未婚生子早已是普遍現象,各國王室之間互相聯姻的習俗已不復存在,王室成員娶民女成為風潮。在這種情況下,王室如果還堅持締結「門當戶對」的婚姻的話,就會脫離人民。於是,英國王妃的出身開始不斷下降。

黛安娜出身貴族。威廉王子的妻子凱特出身於身家清白、有能力把女兒送去上私立學校的中上層中產家庭。到了梅根,不但父母離異,父親生活潦倒、行為可疑,而且梅根本人也離過婚、有一個孩子(編按:應為無孩子)、還曾經在劇集中做大尺度表演。說白了,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西方女性。王室之所以接納了她,除了根本無從反對之外,也打算順水推舟,通過此舉昭告天下:王室是人民的一員,永遠和人民在一起,你所遇到的那些煩心事我也遇到過,從而拉進王室和老百姓的距離

而盛大的儀式,則是王室的另一重心機:藉由一場充斥著灰姑娘變王妃、風度翩翩的王子、昂貴的禮服、隆重的儀式等元素的豪華真人秀,展示皇家氣派,讓人民產生可望而不可及的仰視和羨慕。因為民意有著矛盾的心理:一方面希望王妃不要太高高在上,另一方面又對「麻雀變鳳凰」的戲碼心存執念;一方面反對王室的僵化和不接地氣,另一方面又不能接受王室成員一而再的離婚醜聞;一方面指責王室的奢華,覺得政府撥給他們的款項實在是太多了,另一方面又希望王室過得體面又尊貴,自己與有榮焉。

576.jpg
哈利王子與梅根·馬克爾的婚禮在英國倫敦郊外的溫莎城堡聖喬治禮拜堂舉行。圖為儀式結束後,兩人乘坐馬車巡遊溫莎鎮。(圖/視覺中國│澎湃新聞提供)

君不見,多少人一邊指責凱特王妃是寄生蟲,一邊又對她俘獲威廉王子的手段嘖嘖稱奇;一邊知道美國總統川普的女兒伊凡卡是白宮前首席軍師巴農(Steve Bannon)口中「笨得像磚頭」一般的花瓶,一邊又讚她是多金、漂亮、丈夫英俊、兒女雙全的人生贏家。

民意的這種飄忽和易變,是任何統治者都必須面對的難題。迄今為止,92歲的伊莉莎白女王在駕馭民意上一直是高手。她深刻地認識到,在君權神授已成過去的時代,要想生存就必須順應歷史的潮流,做正確的事情,以爭取人們的好感。與此同時,她又時時不忘透過馬車、婚禮、巡遊、授予爵位等方式,彰顯王室的光鮮和與眾不同。

她的努力是成功的。贊成保留君主制的英國人常年維持在70%以上。英國王室成了世界上最耀眼的王室,品牌專家認為它的品牌價值高達500億英鎊。

四、「今日頭條」時代的晦暗不明

然而,隱憂也是明顯的。

英國王室今天的成功,高度仰賴女王個人的品德、政治觸覺和決斷力;在古老和現代之間,她努力維持著那種微妙的平衡,不斷騰挪調整、努力讓王室和民眾保持著恰如其分的距離,不遠也不近。而在她之後,查爾斯王儲無論是德行和能力都難以讓人信服,威廉王子看起來陽光正面,家庭生活堪稱表率,但人們對他在關鍵時刻的政治能力一無所知。所以人們普遍認為,女王去世之日,恐怕就是共和派捲土重來之時。

英國王室在適應社會變化方面的努力,彰顯了任何制度、體制、組織要長遠存在下去,都必須與時俱進,承擔責任和痛苦的道理。與此同時,如何適應其實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社群媒體時代的民眾,不再是訊息的單向接收者,他們被撲面而來、由演算法所控制、致力於迎合他們偏好而不是提升他們品味的資訊所包圍。他們已經「今日頭條」化了,在快速迭代的新鮮感和厭倦感的交織中不能自拔,看似見多識廣、實則無所適從。某種程度上,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麼。民意轉變越來越快,越來越難以捉摸。於是,民調越來越不準,選舉的結果越來越難以預測,領導人和人民之間的「蜜月」也越來越短。英國脫歐公投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更難以置信的是,竟然有那麼多人要求重新舉行脫歐公投,以實現翻盤的目的。

這是時代給各國統治者提出的難題,一味的高冷和無原則的調和,都只可能是權宜之計。民粹主義的大合唱和強人政治的流行,其實都只是各執一端,注定難以持久。而中間道路的探索,依然晦暗不明。

文/趙靈敏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澎湃研究所》(原標題:英國王室的心機和「今日頭條」化的民眾)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