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傳說受詛咒的「魔鬼島百慕達」,到底長啥樣?他親自走訪後超驚訝,千古沈船之謎也解開了

被百慕達種草,要追溯到我的小學時代。那時最受小學生歡迎的書,絕對是《世界未解之謎》系列。水晶頭骨之謎、尼斯湖水怪、麥田怪圈、外星人檔案……在一個個夜裡,我們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這些未解之謎中,百慕達魔鬼三角成了我最好奇的地方。傳說中,只要經過這片海域的飛機、貨輪、潛艇、遊輪全部會羅盤亂轉,失去動力,然後永遠地從地球上消失了。

長大後我決定親自去一趟,解開童年的謎題。

百慕達街頭狂歡。(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百慕達街頭狂歡。(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魔鬼三角,真有那麼恐怖嗎?

我先是去了百慕達三角區的其他兩個頂點,邁阿密和波多黎各,風平浪靜,一點兒魔鬼的影子也沒有。等我登上開往百慕達群島的遊輪時,第一天就給了我一個下馬威。

傍晚時分,正吃著晚餐,突然,船開始劇烈地搖晃起來,我站起來想走,沒想到竟然像喝醉了一般根本走不了直線。窗外暴雨傾盆,大海瞬間變成了一片漆黑,只有閃電偶爾猙獰地撕開天幕。

房間的抽屜一整夜都在自動嘩啦嘩啦地亂響。我有點害怕,難道傳說都是真的?

不知睡了幾個小時,第二天迷迷糊糊地醒來,窗外的雷雨沒了。前方似乎出現了一小塊陸地。人們紛紛走上主甲板,好奇地張望。

船一點一點地接近群島,離島越近,海水的顏色越豐富。珊瑚礁將海水映襯出寶藍、湖藍、淺綠、碧綠、明黃等童話般的色彩。一串串迷你小島浮在海面上,遠處的大島植被青翠茂密,隱約能看見一片片雪白的屋頂掩映其中。雖然我見過無數的海洋,但是百慕達的海,依舊美得令人歎息。

深藍淺藍的海水,古怪嶙峋的石頭圍城的小海灣,懸崖頂上長滿了仙人掌。(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深藍淺藍的海水,古怪嶙峋的石頭圍城的小海灣,懸崖頂上長滿了仙人掌。(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百慕達的國慶日怎麼慶祝?

到達的第二天,是一年一度的「百慕達日」,每年的這天都要在首府漢密爾頓舉行盛裝遊行、閱兵式和馬拉松。

遊行那天,居民們天不亮就四面八方地趕來,沿街紮起帳篷,支起烤架,帶著座椅板凳,鍋碗瓢盆,擺上西瓜可樂,悠閒地烤起了肉排香腸。

我有點迷惑不解,不就是看個遊行嗎?怎麼有了安營紮寨一輩子的感覺。

直到遊行開始,我才知道,我錯了。

他們的遊行可以從中午一直持續到晚上,一個隊伍走過,人民就開始伴著音樂當街起舞,跳上半個小時,回到帳篷裡吃吃肉喝喝酒,再等著下一個隊伍的到來。

雖然在當地人的熱情招呼之下,我坐上了主席臺的黃金看臺位置,但是看了兩個小時,只走過三支隊伍後,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慢悠悠的海島節奏了。

「百慕達日」遊行的粉紅女子軍團。(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百慕達日」遊行的粉紅女子軍團。(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百慕達日已經有100多年的傳統,最初是為了慶祝維多利亞女王的生日,但隨著百慕達脫離殖民地身份,獲得了自治權之後,這個節日就變成慶祝本國文化和遺產的盛會。在傳統中,這一天也意味著百慕達的冬天結束,夏天正式拉開了帷幕,人們會在這天開始駕船出海,男士也可以正式穿上有特色的「百慕達短褲」。

西裝配短褲,百慕達的Dress code

前段時間,在一個百慕達政府和中國公司簽約合作區塊鏈項目的新聞下,很多中國網友被驚呆了,問為什麼在這麼正式的場合,竟然有人上面西裝,下面短褲?

其實,這就是百慕達的正式商務套裝啊!

在百慕達的大街小巷,你隨時可以看見男士們上身領帶、襯衣、馬甲、西裝一絲不苟,下裝卻穿著一條色彩繽紛跳脫的短褲,一雙深色到膝蓋的長襪和鋥亮的皮鞋。還有些老紳士戴著墨鏡、禮帽、拿著禮杖走在街頭,范兒十足,像從時尚雜誌上走下來的帥老頭。

西裝配短褲,百慕達的Dress code。(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街頭隨處可見西裝配短褲的商務人士。(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二戰時期,百慕達的服裝及布料短缺,但是銀行職員又很需要一身體面的衣服。於是兩家最大銀行的總裁們一商量,讓裁縫仿照英國陸軍的服裝制式,給每個員工縫製了兩條短褲,再配上長襪皮鞋作為制服。戰後,短褲又從沉悶的色系變成了五顏六色的熱帶色系,並在全國受到了歡迎,漸漸成為了商務正裝,連奧運會入場式上,男運動員們都穿著國旗紅色的短褲驕傲入場。

百慕達的粉紅少女心

小時候我想像中的百慕達,應該是陰森詭異的。可是當我置身其中,卻被百慕達弄得少女心炸裂,感覺進入了童話公主的世界。因為百慕達人,真的太愛粉色了。

目之所及處,建築是粉色的,公車是粉色的,買的車票是粉色的,男人的短褲是粉色的,計程車是粉色的,教堂是粉色的,就連沙灘,都是粉色的!

漢密爾頓隨處可見的粉色。(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漢密爾頓隨處可見的粉色。(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之前去過以粉紅沙灘著名的巴哈馬,也偶遇過巴貝多的粉紅沙灘,所以我本來是對這個沙灘沒什麼期待的。但是當我走在百慕達的horseshoe bay的木棧橋上,一個粉色的海灣慢慢向我打開的時候,心裡突然變得好溫柔。

遠處是層層疊疊色彩的海洋,近處是清澈見底的淺水,輕輕覆在細軟的粉色沙粒上,讓粉色的飽和度更高了,比之前看過的粉色沙灘都要略粉一籌。天、地、海、沙漸變交織在一起,無邊無界,像走入了夢境。

最特別的一點是,百慕達怪石無數,各種形狀的石灰岩突然就從海中拔地而起,所以,和其他海灘的直白美不同,在百慕達,海景絲毫不會乏味,溫柔中分明透著奇幻。

在懸崖頂俯看粉紅沙灘,粉紅沙灘的成因在於當地近海一種有孔蟲的遺骸混合了白色的珊瑚粉末,形成了奇特的色澤。(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在懸崖頂俯看粉紅沙灘,粉紅沙灘的成因在於當地近海一種有孔蟲的遺骸混合了白色的珊瑚粉末,形成了奇特的色澤。(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最可怕的是什麼?

我坐公車時無意路過一片野海灣,它們被這些怪石全團團圍住,形成了一個個天然的游泳池,十分有趣。我激動地下車,直奔過去,原來這裡一個海灣連著另一個海灣,中間由石頭隔開,像一個個私密小包間,當地人一家包場一個,游泳、浮潛、燒烤,玩得不亦樂乎。

我在一個帶溶洞的小海灣裡玩的時候,突然看到洞裡的海水裡飄著一個色彩豔麗的「充氣玩具」。好奇心促使我走過去,這個玩具是透明的藍紫色和粉紅色,中間充了氣,下面還有許多紫色的長長的穗子。

我好奇地撿起來,放到手心裡,突然一個當地人驚惶地大叫,讓我快扔掉。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的手立馬感到了一陣燒灼般的劇痛。

礁石包圍中的天然小泳池。(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礁石包圍中的天然小泳池。(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我趕緊把那個玩具甩到了沙灘上,仔細觀察,它的穗子竟然還能蠕動!是活的!

我的手又紅又腫,仿佛被蜇了一般。

趕緊谷歌,原來這個「玩具」叫僧帽水母,它的穗穗上有大量的刺細胞,刺細胞中有毒素。世界各地有很多游泳者,因為被蜇後引起劇痛或呼吸道水腫,最後溺水而死。

一陣後怕,多謝僧帽水母不殺之恩,好在我接觸時間短,手指在兩天後終於不怎麼痛了。後來看到僧帽水母,我都小心翼翼地繞著走。

如果說百慕達有什麼可怕的經歷,這大概是唯一一個。

蜇傷我的僧帽水母。(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蜇傷我的僧帽水母。(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從死亡碧海,到遍地黃金

歐洲人曾經固執地認為,「直布羅陀以西是世界盡頭的無底深淵」,百慕達三角區成為了他們心中神秘的「死亡碧海」。如今,我在博物館裡看到了一張沉船衛星地圖,用現代科技來看,曾經的魔鬼詛咒,原來一目了然,每個沉船的地點,都存在著大量的暗礁。

這個被西班牙人稱為「幽靈島」、「魔鬼島」,令水手們聞風喪膽的地方,其實並沒有詛咒存在。在航海技術不發達的風帆時代,頻繁的風暴,遍佈的暗礁,和無動力帆船最害怕的「馬尾藻海」,讓這裡成為一個航海家的墳墓。

聖喬治古城一處廢棄的教堂。(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聖喬治古城一處廢棄的教堂。(圖/李遙岑,澎湃新聞提供)

總有勇敢者克服了死亡的恐懼,不斷地開拓未知的疆域,總有人在這個風暴肆虐沒有淡水的禁忌之地,頑強地一代代繁衍下去,並在絕境中找到了一條通往幸福的道路。如今的百慕達,已成為世界著名的金融離岸中心,人均收入世界頂尖水準,用遍地黃金形容並不為過。

我在建於1612年的聖喬治古城裡,遇見了一對紐約的老夫婦。他們當年在百慕達相識相愛,蜜月地點也選在了這裡,有了孩子後,又帶孩子來度假。如今女兒大了,也深深地愛上了百慕達的美麗,竟然跑來這裡開了一家客棧,老夫婦笑著對我說,他們打算在這裡買一處海邊的房子,天天看著窗外的海,相伴終老。

文/李遙岑

本文、圖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私家地理》(原標題:我去了一趟傳說中的「魔鬼島」百慕大)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