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尿困難的阿公,隔天卻從病房跳樓!實習醫師的震撼教育:很多病人被他與醫師間的關係殺死

2018-07-02 12:39

? 人氣

病人的太太微弱的聲音起不了停止眾人動作的作用。我趕緊回答:「阿伯不是尿放不出(臺語)?」我的微弱聲音也似乎起不了作用。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恁們是要做什麼?」

我們七手八腳地把病床移到病房中間,以便利大家就近圍繞著學習。

「恁們是要做什麼?」

病人的女兒和太太已經被人群擠到窗戶旁,整個病房擠滿了人,家屬離病床上的病人有一公尺遠,一個手伸長也搆不到的距離。

「恁們是要做什麼?」

阿公緊拉著褲頭不放,總醫師沒法度,只好下令床邊的同學們把阿公的雙手雙腳拉住,固定好,由他親自來脫下褲子。病人掙扎無效,眼睜睜看著褲子被脫下。

「恁們是要做什麼?」

病人微弱的聲音起不了作用。所有人正興奮的看著、聽著總醫師的講解。在整個過程中,病人像受傷的野獸般發出低吟聲。

「恁們是要做什麼?」

終於橡皮管通過窄縮的尿道,金黃色的尿液宣洩而出,像挖到石油一樣,「哇!」的聲響在眾人內心響起。接下來由護理師講解其他固定尿管的方式。「這不是我們的工作」,總醫師言詞中的驕傲我們知道,醫師們有默契地先行離開。但是誰來回答病人的問題呢?

「恁們是要做什麼?」

護理師應該會應付吧!

第二天,初來乍到的興奮還沒退去,一大早我就要來查房。點著一本本鐵夾的病歷,怎麼這一本是空的?

「小姐,這一本怎麼是空的?病人今天不是要手術嗎?」

「死掉了!」

「死掉了?怎麼可能?他只是攝護腺肥大,怎麼可能死掉?」

「早上五點,病人從五樓病房的窗戶跳下去,死了。」

「死掉了……」,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死掉了……」

沒有任何說明就這樣跳下去。

那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絕望的心情?

那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沉重的心情?

「到底恁們是要做什麼?」

「恁們是要做什麼?」

「什麼時候才要跟我講?」

恍惚間,我似乎聽見阿公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作者介紹│ 陳世琦

1965年生,畢業於中山醫科大學醫學系。1993年隨李孟智老師學家庭醫學專科。1996年隨王英偉老師學安寧緩和專科,此後近20年投入慈濟心蓮病房,為安寧緩和療護最前線的主治醫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心靈工坊《微笑,告別:對臨終者的精神幫助》
責任編輯/陳憶慈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