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節最值得期待的鉅片!催淚程度更勝電視劇,《花甲》影評:最虐心的永遠是親情

2018-02-12 10:52

? 人氣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在鄭劉春一阿嬤過世將滿一年的2018年,阿瑋總算等到了鄭花甲退伍,兩人在雅婷的美髮廳重逢,未料此時雅婷前男友跑來找她,為了擺脫這個會家暴的前男友,阿甲假裝是雅婷的新男友,結果卻遭這位陳大哥使喚小弟追殺,三人費盡千辛萬苦總算逼退陳大哥,一起跑到阿瑋家喝酒慶祝,沒想到隔天起來阿甲和阿瑋赤身裸體的躺在同一個床上,而雅婷不知道何時早離開了,好死不死阿瑋父母正好回國撞見一切,傳統古板的阿瑋父母立刻帶著女兒到繁星鄉鄭家厝找阿甲理論,只是鄭家人都太過有個性,再度讓阿瑋父母認為女兒不應該和這家人往來,正當他們打算給阿甲一次機會,希望他能講出他對未來的計劃、人生目標、和阿瑋的感情,可阿甲卻無法給出肯定答案,更因過度緊張跑到兒時常藏匿的衣櫃裡喘氣,這時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襲來,當地震平息後,阿甲打開衣櫃卻驚覺自己回到了過去,那個SARS尚在的2003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過去不會消失,只有你離開她,她才有辦法從過去走出來。」

「過去就讓它過去,我們要好好把握未來。」

《花甲大人轉男孩》同步進行著「過去」與「未來(對於過去來說)」,當阿甲想方設法要改變過去、好讓他甚至他的家人將會面臨到的未來能有所不一樣時,阿甲的家人也在自己的時空裡各自努力著,雅婷和花明的感情、仍走不出喪子傷痛的光昇、光輝得知前妻靜雲將再婚的消息等等,每個人可以說是都在和過去對抗,只是過去帶給自己的傷害程度不同,自然態度、解決辦法與處理時間都有所不同,也因此對於「過去」都會有不一樣的想法。不過所有人都有個共通點,那就是要面對並走出過去,身邊總會有個人陪著自己,雅婷有花明、光昇有小靜、光輝有史黛西姐姐、就連靜雲都有新男友相伴,雖非是鐵律,但這是《花甲大人轉男孩》最根本的核心力量-陪伴,不管是來自家人的、朋友的、情人的都好。

「我才不管什麼過去未來,我要的只有現在!」

這是阿甲從過去回來後,在和阿瑋結婚前遇到來自未來的他對話後得出的結論,經歷過回到過去的洗禮,令他明白有些事終究是天註定,會有如何的結尾就是會有怎樣的結尾,不論自己在怎樣想要改變,最終也只是換個過程發展而已。例如他自己以為拯救會死於車禍的花詢,沒想到回到現在後花詢還是死了,只是變成了是在海邊戲水溺死而已,而會中風的光煌還是逃不過中風的命運。或許是因為體悟到了徒勞無功,加上曾經以為自己會失去家人和阿瑋,才讓阿甲有這種「得好好把握現在」的想法。

我自己覺得很可惜的是《花甲大人轉男孩》看得出是想藉由這樣的穿越題材,去用以處理過去和現在(或者還有未來)這樣的複雜結構,但由於角色支線太多,即便經過幾度刪減,觀眾依舊只能看見每條支線的Happy Ending,幾句堪稱重點的台詞一不小心就真的淪為單純的台詞而已,且這過程中難免有些雜亂,過去與現在的切換也不算太過流暢,太像電視劇的說故事法是《花甲大人轉男孩》的硬傷。但好險的是,整部電影想說的、企圖傳達的訊息觀眾還是感受得到,濃而烈的情懷與羈絆尚是本片的看點所在。

「女孩子最要緊的,就是找到一個比爸爸更愛妳的人。」

「妳真的長大了,好殘忍啊...」

《花甲大人轉男孩》最容易逼哭觀眾的戲碼肯定落在飾演阿瑋父親的金士傑身上,出場戲分不多但場場都是經典,他對阿瑋講的話雖然滿常見的,可從金士傑口中說出,他的眼神、口氣、語調,還有那最後一聲嘆氣,完完全全地揪住觀眾的心,《花甲大人轉男孩》能請到金士傑助陣是電影的福氣,也是觀眾的福氣。

整體看下來,作為賀歲片《花甲大人轉男孩》是很值得全家大小進戲院看的,如果沒有看過電視劇的話,滿建議先補過電視劇在進戲院看,對於人物的關係鏈才會有基本認識,不至於還得要邊看電影邊自行釐清、拼湊,這樣才好心無旁騖地投入劇情之中。這是部滿適合看過《花甲男孩轉大人》的觀眾看,也很適合像我這種很吃情懷的人,對於親情我真的無法抵抗,不管怎樣都會被攻陷,尤其這種很「台味」的更是。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花甲大人轉男孩》,過去是滋養未來的養分。)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