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因為霸凌,我幾近失語:私事遭公審、全班聯合排擠,種種真實經歷讓人不寒而慄

2018-01-23 10:00

? 人氣

關係排除和孤立

這些相關人士,透過這種方式,讓己方看起來像無辜受害的一方。並且透過這種遊戲,不斷的拉攏新的成員,包含新入學的學弟妹、已畢業並且與某些相關同學保持聯繫的校友,成為與己方秘密的聯盟者。到目前為止,在社工所這些同學和相關人裡面,還不斷的把不相關的人牽扯進入他們的行列,導致某些不知情的人對我個人的隱私,進行了基於違反事實的批判和攻擊。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在很多情況下,這些被拉攏進來的不相關的人,將某些有關於我的、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和訊息信以為真,並據此在團體中討論和傳播訊息,此時,一個被扭曲的當事人形象,於焉形成;而根據違反物理事實的事件,對當事人進行攻擊和批判,根本讓我作為當事人無法反駁(因為不是事實,所以很難找脈絡反駁)。

最為明顯的,便是從頭到尾,我都處在被孤立的狀態,面對這些事情,多年來,幾乎所有相熟的同學、關係好的朋友,都已經被拉攏成為相對方的人,僅有少數的人不參與。

而完全不知情的人,若想要瞭解狀況,通常也不會來問我這個當事人,他們會詢問在社工所裡面的相熟朋友,或者是在大部分人的形象裡,相較為受到人們歡迎或喜愛的人(這就是在團體中,階級所造成的影響力)。然而並非出自當事人,僅透過對當事人表意識的外顯性觀察或者某施暴方的說詞,所透露出來的事件樣貌,又怎麼可能呈現當事人自己所理解的真相呢。

然而,一個被標籤的、被歧視的主體,即使作為當事人,也不可能被詢問,到底發生了甚麼。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一個隸屬於社工系或社工所的人來詢問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

是的,沒有一個人。

從頭到尾,有關於我自己的一切和隱私,不管是如何的在團體裡面被討論、分析、解釋或者觀察,都由不得我參與,而以一種非經我所同意的方式,在檯面下進行。

所有的這些同學、朋友和老師,在被我詢問的時候,不是含混其詞不願說明和明顯的肢體語言中看到遮遮掩掩、否認有上述事件的行為,就是直接用挑釁的眼神和動作,否認或不回答;更甚者,直接強硬否認有上述情事或完全沉默。

在某些情況下,有些人,在完全沉默的當下,時常令我感受到一種詭異和明顯的氛圍,我有幾次,恍然之間就覺察:這些人,我知道,他們知悉有上述的事情發生。但是,因為一直以來,屬於檯面下的、不讓我當事人知道的行動,他們不能說,也不可以說。

而我,從始自終,為了我自己的事情,成為了無法說話的人。一個人,沒有辦法為了自己說話、沒有辦法為自己表達,該是一件多麼難堪的事情。而這也揭示著,我這幾年來的痛苦,將沒有人可以回答。

再者,在某些時候,我和老師說過的話,也作為一種訊息,被長期的、不受尊重的、利用非法或違反道德或倫理的方式取得,然後進行評價、在群體裡傳播及進行討論。當然,參與這些討論的成員,從未包含我個人在內。

本文為原文上集,繼續閱讀下集:【讀者投書】因為霸凌,我幾近失語:遭同班同學跟蹤、屢近身偷拍,她顫抖寫下何謂最狠欺侮

*作者簡介:我是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研究所碩士班學生。我只是我,僅此而已。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