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退休都到哪去了?她追蹤6年和「小姐」交心,道出特種行業生存的無奈與溫情…

2017-12-06 16:51

? 人氣

性工作者是被人厭棄的工作,同行之間互相扶持,似乎是唯一的生存方法。然而要她們住在同一屋簷下,則不是想像般容易。畢竟,她們曾經也是競爭對手。

Canela正想要帶小狗去散步,攝於2009年。(圖/言人文化提供)
Canela正想要帶小狗去散步,攝於2009年。Canela是Casa Xochiquetzal裡唯一一位沒有小孩子的人。居住這裡的人多數都有親人,只是不容易聯絡上他們。(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拍攝工作的後期,Bénédicte Desrus夥拍記者Celia Gómez Ramos,為這裡的性工作者進行更深入的訪問,並輯錄成書,名為Las Amorosas Más Bravas (最堅強的愛人)。對兩位記錄者而言,出書的目的不是要眨低或者抬舉這些性工作者,只要想要告訴其他人,她們只是普通人,只是生存者。

(圖/言人文化提供)
Juana正在洗澡,攝於2013年。(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Juana正在洗澡,攝於2013年。(圖/言人文化提供)
Jimena與她的房間,攝於2009年。Jimena比較喜歡獨自一人,時常獨處在房間內。(圖/言人文化提供)
Jimena與她的房間,攝於2009年。Jimena比較喜歡獨自一人,時常獨處在房間內。(圖/言人文化提供)
Norma,一位外向、開朗的人,攝於2013年。8歲的時候曾被兄長的友人虐待,亦曾被牧師所侵犯。(圖/言人文化提供)
Norma,一位外向、開朗的人,攝於2013年。8歲的時候曾被兄長的友人虐待,亦曾被牧師所侵犯。(圖/言人文化提供)
Victoria探訪她的女兒,攝於Pachuca,2013年。(圖/言人文化提供)
Victoria探訪她的女兒,攝於Pachuca,2013年。(圖/言人文化提供)
一位性工作者的葬禮,她在2010年死於癌症,終年64歲。(圖/言人文化提供)
一位性工作者的葬禮,她在2010年死於癌症,終年64歲。(圖/言人文化提供)

「她們為了生存而努力,而她們的故事,總是如此深刻和正面。」

文/言人 編輯部・說故事的人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邊緣文化/生存在社會邊緣:退休性工作者的晚年生活)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