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一年只能吃幾次肉,如今卻餐餐都有,「肉」從何時開始不再是奢侈品?

2021-05-05 17:53

? 人氣

曾經一年只能吃到幾次肉,如今卻餐餐都有,「肉」從何時開始不再是奢侈品?(圖 / RitaE@pixabay)

曾經一年只能吃到幾次肉,如今卻餐餐都有,「肉」從何時開始不再是奢侈品?(圖 / RitaE@pixabay)

直到十八世紀末,在歐洲許多地方,肉品對大部分人來說仍然是稀有物,人們也許在復活節或其他節日,或是在意外豐盛的時候才會享用。只有特權人士才可能多吃肉,我們所知道的「廉價肉」並不存在。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處理動物的新方法,包括更理解潛在理想性狀的遺傳學、飼養到適合屠宰的理想年齡與體重所需的動物營養與健康狀況(最主要可能是關於抗生素的運用),以及改善飼育場與屠宰場的設計等。所有這些都建立在農業學院與實驗站蒐集的知識基礎上,法律暨自然資源學者威廉.波伊(William Boyd)將這個現象描述為「從畜牧業到動物科學的轉變」。

過去的家庭收入標準:你一週吃幾餐肉?

現代西方世界肉品消耗的特點在於量大,而且所吃的肉類種類少;我們早已慣於少數幾種特別容易馴化的物種,特別是牛、豬與雞。為了說明消耗量的增加,經濟史學家經常用收入彈性的概念。就如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一八八四年的著作《英國工人階級狀況》(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Class in England)所言:「收入較高的工人,特別是那些家庭中每個成員都能掙錢的工人,只要這種狀況能持續下去,就能吃到好東西;每天有肉吃,晚餐可以吃到培根與起司。」

恩格斯接著講了一個我們也可以從其他社會科學家處聽到的故事,即對肉品的需求是有收入彈性的,會根據可支配金錢而上升或下降:「在工資較低的地方,每週只會吃肉兩到三次,吃麵包和馬鈴薯的比例會增加。若是工資繼續下降,我們會看到動物性食物減少到一小片培根和馬鈴薯一起切著吃;工資再低一點,連這個也消失了。」

在恩格斯的觀察中,肉類作為一種有時難以獲得的特殊奢侈品地位,在幾十年間發生了顯著的改變,因為工業生產肉品價格下降,讓肉品成為大眾的一種主食。恩格斯做研究時,從前奢侈肉品部位變成幾乎人人都能吃到的廉價肉現象還沒有出現。

恩格斯:若是工資繼續下降,我們會看到動物性食物減少到一小片培根和馬鈴薯一起切著吃(圖 / Hans@pixabay)
恩格斯:若是工資繼續下降,我們會看到動物性食物減少到一小片培根和馬鈴薯一起切著吃(圖 / Hans@pixabay)

直到十八世紀末,在歐洲許多地方,肉品對大部分人來說仍然是稀有物,人們也許在復活節或其他節日,或是在意外豐盛的時候才會享用。只有特權人士才可能多吃肉,我們所知道的「廉價肉」並不存在。雖說在十九與二十世紀,歐洲地區的肉類消耗有大幅度的成長(事實上恩格斯的時期就屬於成長期),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這種成長是後來才出現的。二十世紀初,在中國的歐洲人注意到,在中國的一些地區(例如北方),大多數農民一年只吃幾次肉。

肉類消耗成長的一個關鍵條件,是用於飼料的作物越來越多,這是因為化學肥料生產在固氮技術的創新、越來越多工業與機械的農業實踐,以及高產量品種的使用所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