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畢業已32歲,想當教授也沒學校要收!七年級的他賣命打零工,痛訴高學歷的無用

2017-11-27 10:50

? 人氣

林宏仁,1980年生,熱愛哲學,取得文化大學哲學博士學位,一心想要在學術圈做研究、闡揚所學,無奈,少子化造成大學退場,而冷門科系博士更無法在學校求得一官半職,導致他只好打零工為生……。消失的大學教授正職,讓許多博士們淪為都市遊俠。

我是個博士,也是個打零工的,聽起來很違和吧!你要說這是時代的悲劇也好,是我自己的造化也好,anyway,這都是我!

我稱自己是「城市遊俠」,意謂著在茫茫都市中,為了理想、堅持,不願屈就,而遊走在各種「適合我」,以及「我適合」的工作。

自小,我就對哲學思想很有興趣,自華梵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繼續在母校念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原本想,碩士學位拿到後可以留在學校執教鞭,孰料,卻找不到適合的缺。後來想想,學歷還不夠高,於是心一橫,再去念了文化大學哲學博士班,這一讀就是六年。

博士念完,已屆兵役強制徵召年齡(32歲),退伍後已經33歲。雖然老大不小,同年齡的人,也都工作好幾年了,但我當時相信「大隻雞慢啼」,滿懷希望到各大學求職,沒想到,卻碰了一鼻子灰。

以身試藥 每半小時抽一次血

由於少子化,各大學紛紛減班、裁系甚至退場,大學教職員的職缺更是急速瘦身,土博士原本就很難跟洋博士競爭了。更糟的是,像哲學這種冷門科系,正是第一批消失的學門,目前在國內還苟延殘喘的,都已經屈指可數了,要我怎麼奢求能在學術大宅門裡圖得一職,找到容身之地?

有人勸我,何不放下身段找個高中職教書?但,這需要修過教育學程,而我沒有,而且我期待的是在課堂上自由地闡述我對學術的見解,而不是照本宣科教書,所以我不幹!

當然,我有些同學回到學校做博士後研究或當助教,然而,博士後研究後,不是一樣失業?當助教,一年一聘,不也是要擔心飯碗朝不保夕?因此,我寧願等,等一個能讓我好好做研究的機會。

只是,「堅持」還是得付出代價。為了過日子,我先打些較臨時性的工,等機會。我曾在知名餐飲店裡作了八個月後台理貨工、發過傳單、當過早餐和飲料店的計時零工。

甚至為了增加收入,我還不惜「以身試藥」,擔任藥廠人體試驗,看看藥有沒有副作用,一週的試驗療程,有一段時間,每半小時得抽一次血,總共抽了18管,聽起來很可怕,但卻可進帳1萬元!

有次電視節目《小明星大跟班》介紹「職場浪人」,找來一些在職場上四處流浪的工作者,說是要問診,主持人吳宗憲介紹我時,開玩笑地說:「哲學博士,做的卻完全和哲學無關,還是你在做早餐零工時,會告訴客人,你的果醬是要柏拉圖(塗),還是我塗?」我只能苦笑。實際上,我並非一直都沒「學以致用」。

前年,大陸的溫州肯恩大學要開暑期專班,來台聘講師,台灣一位老師剛好要去任教,缺了個助理,因緣際會下,我就隨著他一起到肯恩當了兩個多月助教。隔年,又要開班,這次肯恩缺一個通識課程的講師,校方想到了我,於是我就去教了兩個多月的書。

這應該是我距離夢想最近的一次,雖然很短暫,錢也不多,只有區區的3萬多元,但卻讓我過足了教書的癮,只是,暑假一結束,我就得從夢想抽離,回到現實,為生活打算。

參加研討會記者會 免費解決三餐

現實還是很殘酷,光我打那些零工,每個月1萬、2萬元收入,在城市還是很難成為悠遊自在的遊俠。不過,我盡量找免費用餐場合,解決三餐。

諸如一些學術研討會、開幕酒會、記者會……,都會準備餐點或便當,而且多半是自由進場的,我就會到現場吃些甜點,甚至還能把便當帶回家。

你會問,這樣……會不會有點丟臉?很像丐幫?!但我覺得這是身為遊俠的本事,我不偷不搶,何罪之有?

我知道以一個博士,做這些打雜的零工,很無腦,很浪費,但大環境如此,我也只能等。

現在,我跟我的父母親一起做直銷,多少有些收入。許多人問我,為何不找份正職?我很難回答,因為我的理想是「傳遞儒學思想的哲學家」,但在企業上班,好像不能。身為基督徒,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上,相信一切自有安排。

文/李建興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遠見雜誌(原標題:我是博士 我打零工)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