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向加上語言障礙,如何在美國生存?亞太經理道出她突破困境,勇敢闖蕩美國的熱血故事

2021-01-18 15:30

? 人氣

這種因為語言內向性格造成我腎上腺素激增的場合不計其數,甚至在學校附近過馬路遇到迎面而來的同事,我都只想變成隱形人,因為對方一定會跟我打招呼,我就得要在擦肩而過的瞬間回答他的日常問候。後來,我發現其實很多內向者都和我一樣原因就在於我們使用大腦的方式不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內向者的秘密生活》(編按:原文書名為《The Secret Lives of Introverts: Inside Our Hidden World 》)一書的作者,心理學家珍.葛雷曼(Jenn Gremann)指出兩個原因:一是內向者傾向深度思考話在說出口之前對用字遣詞時都會再三斟酌;二是內向者喜歡使用長期記憶這些記憶通常比較間接需要不同的連結存取長期記憶需要更久時間大腦運作過程更為繁複

假設被問到幼稚園的記憶,內向者可能要先看到一雙球鞋,才會想到上幼稚園的第一天打翻牛奶在球鞋上,才能夠連結到幼稚園發生過的事情。對內向者的神經傳導機制來說,即時反應並不是大腦最擅長的項目,若再加上得在不同語言之間翻譯、處理不熟悉的環境資訊,內向者的頭腦常常有種過度負荷的感覺

內向者不是只有劣勢

在美國的運動產業中,我徹底看到自己的劣勢,甚至覺得有點討厭自己這種彆扭的個性,好像做什麼事情都比人家慢半拍,老是認為應該不會有人想和我當朋友。但之後再回頭看,困境與挑戰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變外向」並不是所有難題的萬用靈丹。相對地,內向者不是沒有能力,我們只是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把這些潛能發揮出來。外向環境不見得是壞事,找到方法就可以在其中游刃有餘地生存與競爭。

用更多努力、更長時間來被看到

搶破頭競爭的工作、興奮過頭且利益優先的同事、數字定勝負的產業⋯⋯,幾乎所有內向者在職場上會遭遇到的地獄元素,我在運動行銷部實習時,早就已經被打擊過好幾輪了。聽起來真的是很淒慘的開始,爾後我卻很慶幸,個人生涯的第一個職場地獄是在二十六歲出現,而不是四十六歲,二十幾歲時的我還能夠用更長時間、更多努力,從地獄慢慢爬出來。我很努力地練習英文,隨時準備好三種以上可以反射性回答「妳今天好嗎?」的標準答案;強迫自己和外國同學、同事吃飯;也透過一對一的方式,慢慢認識球團中的工作人員,並建立關係。實習中途,與當初一起競爭、後來到媒體部工作的同學兼同事重逢,她還一度驚嘆:「天啊,妳的英文變好好,和以前的妳簡直天差地別!」

在那之後,我如願地與職業棒球隊合作,甚至還與一般人見都見不到的球團總裁近身相談了好幾回。從很害怕踏進球場,到跟球評、播報員們熟識。拿到碩士學位的那一天,明尼蘇達雙城隊主場的電子看板上亮起Congratulations, Jill Chang, on receiving your Master'sdegree is Sports Management,現場播報員說出:「恭喜我們的實習生吉兒獲得運動管理碩士學位!」時,全場觀眾為我起立鼓掌,不管我走到媒體室、貴賓席、座位區⋯⋯每個地方都有人跟我說恭喜,好像我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一樣。我不認識這些人,但他們知道有個亞洲女孩整個球季比賽都最早到、最晚走,並且很努力地想要讓比賽更好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