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被打8折,你還願意報到嗎?知名飯店品牌長談換跑道心路歷程,竟只因一個瘋狂念頭

2021-01-18 15:01

? 人氣

職場就像是一場牌局,我們都不知道,拿到的會是好牌還是壞牌。(示意圖/unsplash)

職場就像是一場牌局,我們都不知道,拿到的會是好牌還是壞牌。(示意圖/unsplash)

「人生要成功,有三次重要的轉捩點:出生投胎到一個富豪人家、娶一個或嫁一個身價非凡的伴侶、最後,則是遇到一個好老闆。」

這句話,承億文旅集團董事長戴俊郎(在這本書裡,我給他的代號是成吉思汗)常掛在嘴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職場中的每次選擇,在相對理性的評估之外,有時,也始於一個瘋狂念頭,然後,它會如蝴蝶效應般,振翅席捲你往後的人生發展。

但此刻你的選擇,並非一時衝動,而是長年在職場中累積的軌跡,然後走向被命運遙指的下個歸屬。我們都不好說,做出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誠如前文提過的,做一個選擇並不難,難的是你如何將這個選擇,變成一個有利於你的結果。

換句話說,一場牌局中,一開始拿到一副爛牌不打緊,最後如何將之打成一副好牌,才是這件事真正的意義。作為一個孤獨的修煉者,這就是選擇孤獨之後,我們希望獲得的終極價值。若非如此,一切毫無意義。

2017年6月,夏日正盛,我坐在戴俊郎先生的辦公室裡,靜靜望著他。他如常地扯大嗓講電話,一貫的躁性與忙碌。窗外豔陽高照,室內充滿舒服涼意。

我端詳著戴先生辦公室裡的藝術品,還有畫架上那幅久未完成的素描,進度始終停留在輪廓勾勒上。

往常每次在小桌前開會,戴先生會慢條斯理地先泡茶,再儀式感地為與會者逐一斟上。每次從戴先生手中接過茶,我都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讓老闆泡茶給你喝,多年來從沒習慣過。等戴先生手上動作落定後,我做了一個深呼吸:「戴董,我要離開了。」他蹙著眉,臉上浮現有點複雜又意味不明的微笑。

是的,陪大家走過六個年頭,我終於要告別了。剛才脫口而出的話,如此強烈地感到不真實,接下來的談話好像也沒辦法繼續了。戴先生只對著我問了一句:

「Kris(我的英文名字),你為什麼要走啊?」

時間回到6年前

2012年7月,我加入承億文旅集團。故事的開始,始於人力銀行上招募訊息上的兩段話:「希望你的創意像乳溝一樣,一擠就有。」、「性別、學歷、年齡、經歷不拘。」我好奇,這到底是一間多不正經的公司?老闆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然後,就投遞了履歷。

當年應募的職位,是籌備中的臺中新館(後來的「台中鳥日子」)行銷企畫主管。接獲面試通知時,我有點意外。投遞時原本只抱著好奇胡鬧的心情,忽然有點後悔,自己幹嘛這麼無聊。面試地點在嘉義,承億建設的總公司所在。當年的我三十二歲,到過嘉義的次數,五隻手指頭數得出來。在此之前,嘉義在我人生中,存在感相當稀薄。提起此地,我也只能粗淺地回答:「嘉義?雞肉飯很有名呀。」

但實際上,我根本無法分辨道地嘉義雞肉飯的口味為何。沒想到後來竟在此待了近六年,也真切地改變我的人生。

面試一早,我開著車,帶著履歷與作品來到嘉義。當年的承億還只是一家建設公司,建築外觀氣派,鮮明地座落在嘉義啟明路前。眼前是垂垂如蔭的阿勃勒,黃燦燦地盛放。櫃檯小姐領著我搭上透明電梯,來到戴先生的六樓辦公室。

還沒坐定,我先被大片落地窗外,嘉義高中操場的景色吸引。戴先生招呼我就坐,眼前的他穿著黑色T恤、短褲,戴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桌上的煙灰缸內,斜擺著一支煙斗。戴先生遞給我一張銀色的名片,我則遞上履歷與資料,面試就這樣開始了。

我永遠記得,戴先生的第一句問話。他盯著我腕上的手錶,問道:「你這手錶什麼牌子?金光閃閃的。」這算什麼問題?我覺得這個老闆有點古怪有趣。我於是有點調皮地回嘴:「喔,您手上的錶,可以抵得過我好幾百隻。」可不是?他手上戴的可是要價五十幾萬元的IWC萬國錶。

他笑得一臉得意,我持續在心裡嘀咕:這到底是什麼面試?

到嘉義上班、薪資打8折……我該接下這份工作嗎?戴先生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面試暫時中斷。我安靜地體驗當下的氛圍、溫度與氣味。眼前這個講電話的人,會是我未來的老闆嗎?這裡會有我未來的身影嗎?窗外嘉義高中操場上的椰子樹高聳搖曳,高中生在赭紅色操場跑道上嬉鬧奔跑。戴先生掛上電話後,面試終於進入最後階段,他說明了公司現狀與未來的發展願景,但過程中,我一直沒具體聽見我的職務內容。戴先生只說,未來的承億文旅會成為連鎖旅店集團,5年開出10間,將各自擁有獨特的臺灣在地化特色。

聽到這裡,我只問了他一句:「以差異化為主題的連鎖特色旅店,可曾想過,後期該如何做好標準化管理?」戴先生可能沒想到會被面試者反問,愣了一下。他想了想後,沒回答我問題,只說:「你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我還來不及回應,他便繼續補述:「上班地點不在臺中,而是我們嘉義總公司。」

「來嘉義上班?意思是要搬來嘉義住嗎?」我心想。戴先生繼續追問:「你期望薪資是多少?」我如實地說出前個工作的薪水,戴先生沉默半晌:「嘉義可能沒辦法給到這麼高喔。」接著,他給出了一個價碼,大約是我期望薪資的8折。由於我並沒有打算到嘉義工作,後續很快地結束了面試,言談中已有婉拒的意味,總感覺這家公司沒辦法託付。

「反正你先來再說啦。」

面試一週後,我再次接到承億來電,是祕書打來的。戴先生希望再次約我談談,並請我準備一份有關臺中新館的品牌定位與企畫的提案。其實那天我剛訂好前往日本旅遊的機票,距離出發還有大約一週的時間。我心想,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便答應了這個無酬的任務委託,並煞有其事地完成了一份完整的品牌概念策畫。寄出之後,我開始打包行李等待出遊。沒想到很快地,戴先生有了回覆,邀我進行二次面談。於是,就在前往日本旅遊的前兩天,我再次趕赴嘉義承億總公司。

雙方一見面,什麼都還來不及談,戴先生一開口便要求⋯⋯不,根本是「強迫」我到嘉義工作。我進一步詢問職位與工作內容為何,他只告訴我:「反正你先來再說啦。」然後補充說明,公司會替我安排租屋,解決住宿問題。總之,下週立刻報到。

不知為何,就像著了魔一般,我竟答應了一個薪水變少、甚至不知道上班後要做什麼的工作,地點還是在濁水溪以南的嘉義。這完全打破我向來職涯規畫的理性邏輯。隱約覺得,自己對於職場的荒謬認知,堂堂來到了一個全新高度。

作者|張力中

1979年生,大葉大學國際企業管理研究所畢業。

擔任過廣告公司業務、行銷顧問公司專案經理、餐飲集團品牌經理。後出任臺灣知名文創設計旅店「承億文旅集團」品牌長。

現為中國上海CDF集團品牌官。

臉書粉專:張力中/Kris J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舟文化《孤獨力:讓學習與思考更有威力》(原標題:轉職降薪,七天後報到,到職日當天,才發現竟然沒有我的位子)

責任編輯/林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