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立委辦公室打工險遭姦,雙眼被挖掉慘死家中!一個女大生之死,給台灣什麼警訊?

2017-10-02 10:59

? 人氣

一樁命案揭開了這社會的真實面貌,活在激情和慾望下的,則是這時代裡躁動不安的靈魂。

總統選舉當日,女大三生楊婕被發現陳屍租屋處,她赤裸的身體被塗滿油彩,美麗的眼睛則遭利刃刨出。種種跡象顯示,她的畫家室友江中澤和閨蜜訥訥涉有重嫌。

訥訥既是男人也是女人,感情路上跌跌撞撞,他對楊婕情同姊妹,卻也忌妒她擁有的一切。而為追尋真愛,訥訥一心想變性來改變命運。江中澤曾是社運憤青,他雖與舞蹈家女友耽溺於肉慾,卻從楊婕充滿理想的眼睛,看見了過去熱血的自己。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他們在這座城市裡,用自己的方式衝撞著體制、社會、性別與愛情。關廠工人臥軌抗議那晚,楊婕與江中澤相戀,從此躍為他畫布上的女神,卻也開啟了更大的毀滅。楊婕為什麼會死?究竟是誰殺了她?

看《自畫像》難免讓人聯想到一舉將桂綸鎂送上金馬影后寶座的《女朋友。男朋友》,同樣看著青年投身一個個社會運動,去用著自己的方法傳遞各種訴求,年輕的一輩人對這社會咆哮、吶喊,無不盼望政府停下腳步,聽聽將成為台灣未來棟樑的他們究竟是怎麼看這社會的,不論是過去的野百合學運,或者是前些年的太陽花學運,都可看到青年不像老一輩人口中的那樣不關心政治,只是角度、速度有所差異罷了。

但《女朋友。男朋友》是感覺會讓人有所期待的,對於台灣未來會如何發展是抱持著樂觀的態度,可《自畫像》卻是沉重不已,導演陳宏一明顯把對台灣現狀的不滿通通透過電影宣洩,片中的每個角色都受了傷,沒有一個人是完好如初的,就連女主角楊婕,一個本來有著自己的理想與抱負的政治系女孩,總是用著清澈明亮的雙眸看著每個人、事、物,卻也在最後被混濁的社會弄髒了雙眼,決定自殺揮別這殘酷的大人世界。

看見滿多人在談論《自畫像》,認為導演陳宏一過分批判台灣現況,沒有試圖去平衡,而是就這樣讓台灣理所當然的成為「鬼島」,在他的眼裡每個人都像是有罪,每個角色在他的安排下都成了罪人,只是犯的罪不同而已,也難怪他會想以七宗罪作為創意發想,也難怪他自己會戲稱本片是恐怖片,因為確實台灣在他的鏡頭底下,看起來毫無生氣,整個世界灰濛濛的,這遠比真的有鬼出現更讓人絕望。不過我卻很喜歡,喜歡他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去說,畢竟誰說對任何事都非得抱持著希望不可?

只是或許導演有很多理想與抱負,一時難以整理清晰向觀眾訴說,於是乾脆就一口氣通通放進電影裡,導致訊息量過大,劇情明明相當流暢,可看來卻會有種雜亂的錯覺,東跳一塊西接一塊的,接力棒在不同人手上傳遞,卻少了一個交棒瞬間,讓觀影起來難免有些吃力。可撇除掉這點,《自畫像》表現著實不錯,不能說它讓國片有了新格局,可至少它讓國片「更民主」,就像各種社會運動一樣,不管你是誰、什麼身分、性別、年齡,都能清楚的說出自己的訴求,這是非常重要的。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社會中本來就有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妳要習慣,我沒騙妳,我是在教妳啊!」

政治系學生楊婕,年輕有抱負有理想,因為想改變這社會,於是進入崇拜的立委張耀洲辦公室工作,並被指派去調查台灣新住民,了解他們的訴求、明白他們的處境,看能否提出有助於他們的方法,本以為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楊婕積極投入工作,未料卻遭張耀洲脅迫性交,雖然最後在她抵抗下應只有動手幫他自慰,但不管怎樣楊婕心裡確實已受傷,因為她是如此想盡自己的努力去改變社會,認為不管要花多少時間,只要不放棄就有機會翻轉,可沒想到卻被自認為走在同一條道路上的前輩「強迫上課」,迫使她先比同齡朋友早一步踏入大人的世界。

就像江中澤說的,小時候總是想趕快長大,可長大後才慢慢發現,怎麼大人的世界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不是說想改就改的,有的人繼續努力,有的人提早放棄,像他一樣。

「有人說他衝太快,結果衝進精神病院裡。」

楊婕的房東江中澤,過去是個備受看好的新銳畫家,也是名熱忠社會運動的青年,只是後來他卻變了,變得孤僻、總把自己關在房間創作,世界的聲音再也入不了他的耳,社會的所有變化彷彿都不關他的事,眼神裡盡是看透一切絕望。雖然電影沒有仔細交代讓江中澤有這樣轉變的原因,不過從他人口中的這句話,還有發生在楊婕身上的事情推敲,是否有同樣經歷發生在江中澤身上?又或者是他太急著想要改變社會,結果卻反遭社會反撲?有人說改變是要慢慢來的,太想有所作為反而只會產生反效果,我想江中澤便是屬於這種人吧。

說老實話,電影最後安排江中澤強暴楊婕,導致楊婕崩潰自殺的這場戲相當突兀,很像是導演覺得既然要負面就乾脆負面到底,於是下了如此猛藥,但看來卻有點意義不明,只是他最後導出的結論我很喜歡,回到上一段,如果江中澤在楊婕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那就像他所講的,他把她的雙眼刨出,等於是「救了她」,他自己無法再看見明亮的世界,但楊婕還可以,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替她保留乾淨澄澈的明亮世界。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就是壓垮楊婕的最後一根稻草,若非他楊婕可能不會自殺,因此他口口聲聲說的救了她聽來是多麼的諷刺,正因為他很沒資格講這句話,我才有些不明白為何導演要安排這場戲?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自畫像》訊息量大難免漏接,不過最不能漏接的,便是關於性別歧視、自我認同以及女權。而這些全部都能從跨性別者納納身上感受到,想做女生於是去隆乳,穿著女裝四處跑,還在內衣店工作,可同時他又保留著男性特徵,旁人看來奇怪,可他是如此自由自在地做自己,不覺得哪裡有問題,只是當他遇到他認為的真愛,以為對方能接受這樣的他時,卻依舊在最後輸給了一個「真正的」女生,於是長久以來在感情路上累積的挫敗一口氣爆發,拿著牛排刀拼命要楊婕替他割掉生殖器,好讓他也成為一個真正的女生,此時楊婕一句「為什麼每次都是你為對方改變?」宛如一巴掌打在納納臉上,讓他稍微清醒過來,決定還是保留著生殖器。

可觀眾是可以發現的,納納不再如過去般那樣有自信,尤其當他和楊婕接吻過後竟發現(雖然電影沒拍出但應該是)自己勃起了!愛男生還是愛女生、想當男生還是想當女生的問題混淆著他,片尾的他卸下假髮,一臉茫然地看著江中澤的畫作,應是還在摸索真正的自己吧。從飽受性別歧視到得學會自我認同,納納肯定會過得很辛苦,其實不只是他,曾說出帶有歧視意味台詞的楊婕、甚至你我都得正視這些議題,因這是成長過程中必學的,也是促使社會改變的方向之一。

(圖/自畫像 The Last Painting@Facebook)
(圖/自畫像 The Last Painting@Facebook)

《自畫像》正如片中大量使用的色彩,風格非常強烈,喜不喜歡全看個人,好看與否也是看你怎麼看,像我就是很喜歡導演陳宏一如此的憤世嫉俗,喜歡他的想法還有塞滿電影的負面能量,不過回到「電影」上頭,還是會認為如果在劇情編排上更合理化點會更好,要一路悲憤沒人能阻止,但要設計的讓觀眾認同,而非就是為了某種目的於是只好這樣拍,例如江中澤強暴楊婕那段。再來就是每個角色特色鮮明,可惜在於分給每個人的時間就是這樣,很難完整的好好雕塑該角色的立體形象,反而只能給人看到平面,使得那股力道被削弱了,精心設計的七宗罪變得徒有虛名,實在讓人扼腕。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自畫像》,別讓世界的灰弄髒了你的眼。)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