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相愛如此簡單、相處卻那麼難?經典電影《雲端情人》揭愛情最不堪真相

2020-09-17 12:29

? 人氣

心理諮詢師也常常被來訪者理想化,「一個可以拯救我的人」、「一位可以解決我痛苦的權威」、「一位全知全能力量無窮的智者」,這些期待往往讓我們在諮詢關係中很信任、依賴諮詢師。

但逐漸地我們會發現,在越來越了解自己的過程中,改變我們的只能是自己。

這時,我們會對諮詢師失望、不滿、憤怒,甚至會覺得很多不好都是諮詢師造成的,「他/她不過是個無力的普通人」、「也許他/她並不希望我好起來,只是想藉我增加收入罷了」、「我感到被利用、被欺騙了」。

出現這種感受,其實意味著諮詢抵達了最關鍵也是最困難的修通階段,這個階段可能感覺相對漫長,被動是人類的本能,我們總期待別人來搭救。但這一階段的收穫和成長,往往也是最大的。

某些時候,你也許會感到,想要結束這段諮詢關係,甚至連當面討論的機會都不給,找個藉口溜掉。出現這種情況,可以試著想想,是不是在生活中,你也做過類似的「逃兵」。

關係中一些很難的、艱澀的、不滿意的地方,讓你感到無助、羞恥、憤怒、難以承受,想要撤離、躲避、毀掉一切、重頭再來。

的確,經營一段關係,尤其是在理想遭遇現實之後,是非常不易的。

對此,我有六個字的建議:「活下來,活下去」。

這話不是我說的,是一位非常可愛的老爺爺唐納德溫尼科特所說,這位老爺爺不僅是一位傑出的心理治療師,也通過廣播手把手教會了萬千新媽媽們如何養育孩子,對心理學界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題外話,這位老爺爺並沒有自己的孩子,這也從側面說明,諮詢師並非需要經歷和你一樣的人生才能理解你,他/她所掌握的知識與經驗已足夠為你提供安全接納的成長環境)

Darling, it's all about you

所謂活下來,其實是在憤怒和攻擊中存活下來。我們往往一方面有憤怒,一方面害怕這種憤怒,擔心愛的客體會被這種憤怒真的「殺死」,這雖然不成立,卻是很多人的想像。這想像讓人「敢怒不敢言」,甚至向內轉為自我攻擊。

所以,作為諮詢師,在來訪者的失望和攻擊中「活下來」,去接納來訪者的全部,是諮詢師的重要必修課。

對處於一段關係中的你而言,能夠安全地、合理地表達自己的感受,並且逐漸明白,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可以在這種失望中存活下來。

這可能不美好,你也可能並不喜歡這種情形,但你明白這段關係是真實的,能夠被承受的。

所謂「活下去',就是我們可以在出現分歧、矛盾時,清晰地表達自己,同時,尊重對方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有他/她的獨特生活經歷所形成的想法、觀點,不要期待改變對方,而是更多地了解自己;明白每個人的局限性,並學著接納這種'不完美'。

如此這般,我們的內心方能真正獲得成長,不再期待對方給什麼,而是知道自己要什麼,並努力去爭取。

如電影所說,「過去」只是我們講給自己的故事,我們給故事賦能賦意,此刻讀文章的你,也正在書寫著自己的故事。電影的最後,當所有人工智能離開地球,男主和朋友艾米恍如夢醒,反思自己在前一段關係中,有著怎樣不切實際的期待,又是如何無意識地'毀掉'了關係。

西奧多在給前妻的信中寫道:「我感到很抱歉,對於曾經我想讓你說出的話,期待你成為的那個人」。耳鬢廝磨之後,剝開幻夢的殼,發現一個活生生的人,試著去了解、接納、熱愛這個人,學會尊重、允許失望、保持溝通。

因為,在關係中,「做真實的自己」遠比「不讓別人失望」重要,真正的相伴,不完美,卻很美。

文/馬曉韻
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為什麼'相愛總是簡單,相處太難'?)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