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相愛如此簡單、相處卻那麼難?經典電影《雲端情人》揭愛情最不堪真相

2020-09-17 12:29

? 人氣

男主為什麼會愛上自己的ios系統?答案很簡單,因為是為他量身定制的。(圖/取自IMDb)

男主為什麼會愛上自己的ios系統?答案很簡單,因為是為他量身定制的。(圖/取自IMDb)

越喜歡的電影,越不捨得去品評,這大概是我藏了《雲端情人》這麼久的原因吧。看過這部片的人,想必都對電影的配色、細節的刻畫、以及史嘉蕾·喬韓森那撩人的聲線印象深刻。一個人類愛上一個人AI,這在電影上映的那年還是個遙遠的故事,而如今,幾乎每秒鐘都有人在調戲手機裡的Siri.

愛是幻影,肉身淒涼

如果將《雲端情人》作為一般的未來題材來看,似乎有蠻多噱頭可以討論。但其實,這根本就不是一部科幻電影,而是實實在在地講了人與人的關係。主角西奧多·湯布里是一位書信代筆人,當越來越多的人「言而無信」之時,男主角的工作就像琥珀,貯藏了人類最初的通訊方式。儘管用了那麼多暖色調,還是很容易看出,西奧多非常孤獨。他不愛社交,缺少愛好,沉浸在離婚的陰影中一年之久,房間依然零落得像剛有人搬走。

男主為什麼會愛上自己的ios系統?答案很簡單,因為是為他量身定制的

(圖/取自IMDb)
(圖/取自IMDb)

想像一下,當你的系統足夠聰明、幽默、細膩,思你所思,想你所想,為你所用,你會有何種體驗?你告訴我,這並不能打動你。

那麼,請這麼想一下,如果有個人:幫你整理雜物、清理垃圾、關心你的想法、關注你的感受、讓你信任、體貼入微、對你充滿好奇、欣賞你、傾聽你、帶給你激情還隨叫隨到,你是否能抵抗這人走入你的內心?如果他/她渾身上下透著可愛,跟他/她相處毫無壓力,並且常常用藝術才華打動你,還特別懂你、理解你、體諒你,你是否會願意與他/她長久相伴?

以上這些,莎曼珊這枚AI都做到了!事實上,以上這些期待,也是我們生而為人的原欲。

就像小嬰兒在前語言期,不用說話媽媽就知其心意,無微不至地呵護照料著,送來關心、溫暖和樂趣,甚至在小嬰兒的世界裡,沒有「媽媽」和「我」的概念,「我和媽媽是一體的」、「媽媽和我是一樣的」、「整個世界都為我所用」,這些都是一歲前小嬰兒的感受。

這種需求越是早年被滿足,在成長的過程中就能越好地被修正。因為在逐漸長大的途中,我們勢必會意識到,媽媽和自己是兩個不同的個體,媽媽有時無法滿足自己,甚至讓人充滿失望、憤怒,但在成長中我們也摸索到,自己並不會被這種失落摧毀,進而我們能夠承受更多關係中的挫敗。

(圖/取自IMDb)
(圖/取自IMDb)

很不幸,在成為人的路上,我們都有很多遺憾。世界上沒有一百分的養育者,更多時候,如果是不合格的養育者,那這種原欲就被極大地壓抑,在長大的過程中,我們會在不經意的某個瞬間,蒐集「理想媽媽」的標準,電視上、小說裡、路人甲,往往在這一刻,「我希望有個人可以像那樣愛我」,這些大大小小的想像,就構成了我們日後對於另一半的期待,也就是我們所說'The right one' (對的那個人)。所以,從這點上來說,愛一個人,其實愛上的是自己的期待

Not nice, but real

影片最初,當男主角被問及和母親的關係時,他猶豫著說出「當我跟她說話時,她的回應都是關於她自己」,這句話其實是貫穿始終的主線。

正因為男主角的母親沒有足夠好的傾聽、尊重他,相反卻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延伸」,所以在男主角心裡,對於一個全然灌注的傾聽者,是如此地渴求。

在親密關係中,男主角不善表達自己,更多時候選擇將自己封鎖起來,嘴上說「一切都好」,帶給對方的卻是憤怒和距離。這正是他第一段婚姻中的核心議題。

然而,理想豐滿,現實骨感。當西奧多和真人約會時,一切變得不那麼美好,因為和真實的人在一起,對方可能會呈現出多疑、低落、控制、指責。於是,又一次,男主逃離了真實的關係。

(圖/取自IMDb)
(圖/取自IMDb)

婚姻中的矛盾,很多時候是關於權利爭奪的。這不難理解,就像兩個小孩為了玩具可以打起來,夫妻雙方也經常為了權利而爭吵、搶奪、攻擊、貶低,讓彼此感到糟糕。任何一段關係,總有走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們猛然醒悟,身邊睡的不是什麼「意中人」,只不過是一具普通的皮囊,和不太美好的靈魂。於是,失望、憤怒、悲傷一股腦湧出來,就像當年那個對著養育者歇斯底里的嬰兒,那一刻,這個人就是萬惡之源,雖然爆發的點,可能只是關於廁紙向外還是向裡捲。

煙花散盡,活在人間

那麼,究竟該如何經營一段關係?

電影在很多地方給出了答案。西奧多逐漸發現,在這段看似美好的關係裡,藏著太多隱憂:首先,莎曼珊只是電腦系統,這個優秀聰穎的AI不具有肉身,並不能與他同生共死,這是讓整個人類都不寒而栗的事實。

其次,作為一枚出色的AI,莎曼珊成長得太快,她很快就學會了人類的情感和思維,且並不滿足於此,西奧多的兩段關係,都是這樣出現的危機,「 兩個人都在彼此的速率上成長,只是朝向不同方向」 。

最終,西奧多意識到,這位理想化的伴侶並不具備人類的局限性。即便莎曼珊再聰明,也不能理解,為什麼當她說自己同時和8617個人聊天、和其中的641個人戀愛時,男主角會徹底崩潰。

因為,作為電腦的她,並不了解,生而為人,總是焦慮。

(圖/取自IMDb)
(圖/取自IMDb)

別小看焦慮,它是我們人類極其重要的基本情感,雖然看上去它總在惹是生非,但沒有它,人類真的就跟鹹魚沒有區別了。

焦慮令人恐慌、擔憂,促人改變,也令人排他,這是我們的生物本能,莎曼珊並不理解,她的電腦世界中,愛一個人是擴能,愛許多人其實是增加了對於愛人的存儲,她的「愛你有增無減」,是人類無法接受的。

其實,這部片子還有一個視角,並沒有ios、耳機、攝像頭,這一切,只是男主的幻想,這其實,也是我們每個人對於理想伴侶的幻想。

心理諮詢師也常常被來訪者理想化,「一個可以拯救我的人」、「一位可以解決我痛苦的權威」、「一位全知全能力量無窮的智者」,這些期待往往讓我們在諮詢關係中很信任、依賴諮詢師。

但逐漸地我們會發現,在越來越了解自己的過程中,改變我們的只能是自己。

這時,我們會對諮詢師失望、不滿、憤怒,甚至會覺得很多不好都是諮詢師造成的,「他/她不過是個無力的普通人」、「也許他/她並不希望我好起來,只是想藉我增加收入罷了」、「我感到被利用、被欺騙了」。

出現這種感受,其實意味著諮詢抵達了最關鍵也是最困難的修通階段,這個階段可能感覺相對漫長,被動是人類的本能,我們總期待別人來搭救。但這一階段的收穫和成長,往往也是最大的。

某些時候,你也許會感到,想要結束這段諮詢關係,甚至連當面討論的機會都不給,找個藉口溜掉。出現這種情況,可以試著想想,是不是在生活中,你也做過類似的「逃兵」。

關係中一些很難的、艱澀的、不滿意的地方,讓你感到無助、羞恥、憤怒、難以承受,想要撤離、躲避、毀掉一切、重頭再來。

的確,經營一段關係,尤其是在理想遭遇現實之後,是非常不易的。

對此,我有六個字的建議:「活下來,活下去」。

這話不是我說的,是一位非常可愛的老爺爺唐納德溫尼科特所說,這位老爺爺不僅是一位傑出的心理治療師,也通過廣播手把手教會了萬千新媽媽們如何養育孩子,對心理學界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題外話,這位老爺爺並沒有自己的孩子,這也從側面說明,諮詢師並非需要經歷和你一樣的人生才能理解你,他/她所掌握的知識與經驗已足夠為你提供安全接納的成長環境)

Darling, it's all about you

所謂活下來,其實是在憤怒和攻擊中存活下來。我們往往一方面有憤怒,一方面害怕這種憤怒,擔心愛的客體會被這種憤怒真的「殺死」,這雖然不成立,卻是很多人的想像。這想像讓人「敢怒不敢言」,甚至向內轉為自我攻擊。

所以,作為諮詢師,在來訪者的失望和攻擊中「活下來」,去接納來訪者的全部,是諮詢師的重要必修課。

對處於一段關係中的你而言,能夠安全地、合理地表達自己的感受,並且逐漸明白,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可以在這種失望中存活下來。

這可能不美好,你也可能並不喜歡這種情形,但你明白這段關係是真實的,能夠被承受的。

所謂「活下去',就是我們可以在出現分歧、矛盾時,清晰地表達自己,同時,尊重對方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有他/她的獨特生活經歷所形成的想法、觀點,不要期待改變對方,而是更多地了解自己;明白每個人的局限性,並學著接納這種'不完美'。

如此這般,我們的內心方能真正獲得成長,不再期待對方給什麼,而是知道自己要什麼,並努力去爭取。

如電影所說,「過去」只是我們講給自己的故事,我們給故事賦能賦意,此刻讀文章的你,也正在書寫著自己的故事。電影的最後,當所有人工智能離開地球,男主和朋友艾米恍如夢醒,反思自己在前一段關係中,有著怎樣不切實際的期待,又是如何無意識地'毀掉'了關係。

西奧多在給前妻的信中寫道:「我感到很抱歉,對於曾經我想讓你說出的話,期待你成為的那個人」。耳鬢廝磨之後,剝開幻夢的殼,發現一個活生生的人,試著去了解、接納、熱愛這個人,學會尊重、允許失望、保持溝通。

因為,在關係中,「做真實的自己」遠比「不讓別人失望」重要,真正的相伴,不完美,卻很美。

文/馬曉韻
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為什麼'相愛總是簡單,相處太難'?)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