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正苦惱與父母不合的你:請先跳脫他們是爸媽的「角色」,從頭以「這角度」來認識

2017-07-13 05:30

? 人氣

「到了,我們下來走走吧!」蘇青關上車門,慢慢往前走去。艾莉跟在後面,爬了一小段青苔石階的坡路,然後又沿著小徑左轉右彎了一陣。在群樹環繞的整片大綠蔭的籠罩下,在一條清澈宛如絲帶的小溪旁,蘇青選了一塊較為平穩的大石頭坐了下來。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水聲潺潺,沁涼入心。蘇青溫暖的聲音響起。

「五歲、十歲時候的他,在什麼樣的家庭裡長大?他有著什麼樣的成長背景?十幾歲、二十幾歲的他,有過哪些經歷?他又是個怎麼樣的人?是什麼讓他不能夠做一個你心目中的爸爸?

薩提爾女士說,讓我們先離開「角色」,試著站在一個「人」的角度上看一看,在那一幅圖像裡,有哪些我們不知道的脈絡過往在形塑這個人?他有機會學會怎麼當一個我們期待的父母嗎?」

這些艾莉從來沒有想過的提問,讓艾莉沈默了。

她真的從來沒有用這個角度來想過爸爸。

是啊,他曾經也是一個小男孩,曾經也有屬於他的故事和經歷,家庭的、求學階段的、工作的、與朋友互動的...。他一定也曾經有過他的快樂、痛苦、幸福、悲傷。他是如何被爺爺奶奶期待的?他被殷殷教誨著要成為什麼樣的男人?他有過什麼樣未滿足的期待嗎?他也曾經在心裡向自己發過哪些誓嗎?他是怎麼成為後來她看見的這個忙於事業、對表達感受和情感生疏的爸爸的?

因為蘇青的提問,她開始從記憶的資料庫中嘗試拼貼答案。

「印象中,爸爸曾經說過,從小他是奶奶帶大的,爺爺是個很帥很迷人的男人,個性又溫柔,雖然奶奶知道他有家庭,卻還是跟了他,有了爸爸。可是後來在爸爸很小的時候,爺爺就離開那個家了。奶奶總是跟爸爸說,其實爺爺很愛他,只是他不得不離開這個家...。」

「想起爸爸的這個過往,你覺得這個可能怎麼影響他和你之間的互動?」

「你這麼說,讓我想起來,小時候我常常覺得,爸爸好像跟我玩一玩就會很恍神。好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我常常會要大聲叫他幾聲,他才會回過神來。」

「你知道嗎?人生往往有很多的標點符號,你的爸爸在一開始就遇到了一個『問號』。

『爸爸愛我,但是他為什麼離開我?』

就像很多人分手的方式,是跟對方說:『你很好,但是我要跟你分手。』,或者,『我很愛你,但是我要離開你。』

這是一種『雙重訊息』,往往會讓接收的人感到很困惑,因為那裡面有兩個互相矛盾的情緒:一個是高興,一個是傷心,這將讓他們內在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反應?

尤其,當這個人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對他們來說,內在更是因為困惑而感到完全卡住。

像是心裡有了太大的震動,艾莉一瞬間彷彿失語了。

「你看這棵大樹,乍看茂密參天,好像一開始就是這麼堅強巨大似的。但是如果你仔細看它的樹幹,或者我們看不見得樹幹裡的年輪,好多痕跡都記錄著過往曾經的經歷,某一年的大量暴雨、某一年的高溫酷曬、某一個超級大颱風的強力肆虐、某一個春天的溫柔細雨與和風...。

我們的父母,也不是生來就是我們看到的這個面貌、這些性格的。他們先是一個人,在各種環境裡被形塑、在各種事件裡做了決定。然後他們才成為了我們的父親或母親。」

蘇青的這段話,讓艾莉原本受傷又堅硬的心開始有了鬆動。

「所以,我應該要原諒他嗎?」

「孩子,別急,不需要逼自己跳得這麼快。我只是想讓你多看到屬於爸爸的一些圖像。然後,不管我們可不可以做到原諒,也許我們至少可以開始多了一點點理解,一點點體諒。

當這個理解和體諒出現了,它就開啟了一個釋放我們自己的空間。

我們的不原諒,看起來是懲罰別人,其實是不放過自己,因為我們僅僅握住的,是那個受傷的自己。

薩提爾女士說:「讓我們在『人』的層次上相遇,而不是『角色』的層次上相遇。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與「人」相遇,別單單只是看「角色」。(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我很喜歡這句充滿了溫柔與智慧的話,這句話也為我的生命、為我的各種關係打開了一扇大門!

如果我們只看見『角色』,比如說爸爸、媽媽、先生、妻子、小孩、主管、下屬、男朋友、女朋友...,這意味著我們只關注他人所扮演的『角色』,而不是『人』的本身。於是我們就無法真正接近對方的心,也無法有真正的靠近。

或者,有時我們常常覺得很累的原因,往往也是因為我們只活在『角色』裡,想要符合大家的期待,想要得到肯定與喜歡,想要好好的負責任,接著也很容易掉入『到底付出這麼多,有什麼意義?』這類疲憊疑惑的困境裡...。我們忘了,我們得同時是一個『人』的存在。」(延伸閱讀:一般人缺乏蘇青ay no的勇氣

「在『人』的層面上相遇...。我怎麼覺得,我好像聽到了一個好珍貴的道理。」

一個欣慰又開心的笑容出現在蘇青臉上。

「是啊!我也有過和你一樣的感覺。而且,對我來說,這不僅是一個『道理』,也是我真實體驗過的珍貴美好。」

「真的嗎?快說給我聽!」艾莉顯得迫不及待。

「曾經,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的媽媽做了一個決定讓我覺得受到傷害。後來,某個程度上,她一直用討好來彌補,而我還是不能也不願意原諒她。可是在我的心裡,我真的還是愛她的,所以我其實是不斷的在內心的兩個拉扯之間痛苦不已!

一直到有一天,我們大吵,她跟我說,因為當時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她哭著跟我說,她的媽媽好早就過世了,她根本不知道到底該怎麼當一個好媽媽?

就在那個當下,我心裡的那個結,突然就解開了。因為那一年,我二十八歲,正是她當時的年紀。我懂她的慌張,那是一個身為女人的慌張!

就在那一刻,我和她,好像第一次離開了『母親』與『女兒』的角色,而是在『女人』的位置上相遇了。

在『女人』的位置上,我突然從來沒有過的心疼她、理解她。

在這之後,我在心裡下了一個決定:我要為我自己療傷!

我比媽媽幸運,我生長在一個女人可以受教育、可以在職場發揮的時代,我要自己走出以前的創傷,我要為自己走出一條新的路。

我不想再被憤怒受傷的過去影響,我不想再重複僵硬的現在,我不想再有茫然的未來。

我不再要媽媽為我負責,我要為我自己負責,我要創造我自己的人生!

我要如何處理這個影響?哪些是我想要留下的?哪些又是我想要丟掉的?

我問我自己。

就是這時候,我遇見了薩提爾,開始走上為自己創造的『第三次誕生』。」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你懂得替自己療傷嗎?(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溫柔智慧的光芒,閃亮在蘇青的眼睛裡。

那是希望,也是力量。

這一刻,艾莉知道,這份希望和力量也同樣在她的內心裡。

下山後,她會打電話給爸爸,約爸爸一起去喝他們都愛的生啤酒。

對於自己的「第三次誕生」,她充滿了信心,也充滿了期待。

作者|胡慧嫚

《ELLE》雜誌前總編輯,在逾20年的時尚雜誌工作裡,淬鍊出深刻觀察及探索的功力,訪談過1000位以上傑出人物,對都會女性的生活、情感與心靈渴望有著深入的觀察。曾獲2003年亞洲出版協會(蘇青OPA)卓越報導寫作獎。

近8年來,投身學習心理諮商(國際薩提爾〔蘇青atir〕學派認證合格心理諮商師、台北實踐大學家庭諮商輔導研究所碩士班)。擅長以一顆溫柔細膩的心傾聽,以一雙涵容接納的眼引領陪伴,以溫暖正向的語言與方式,將心理學巧妙揉納進都會大眾的生活各面向裡。

在跨越時尚與心理兩個領域之後,深信「心」時尚將是下一波的「新」時尚,進一步以Happy talk創辦人身分,提出非心理諮商的「Happy talk─心靈蘇青pa幸福對話」主張。以平和溫柔的方式貼近現代人,引領人們與內在自我溫柔靠近,探索內心未曾開啟的寶藏,悅納內在飽滿豐盛的「心」力量,為自己整合並創造生命更高層次的「心/新」幸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智出版《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來自薩提爾的生命啟發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