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於朝鮮皇室,下場卻是餓死在米櫃裡!《逆倫王朝》揭韓國「思悼世子」悲慘的一生

2020-08-26 16:47

? 人氣

(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決心棄世子保世孫(圖/取自方格子)

決定隨心而活的世子,擅自讓生母暎嬪李氏穿上王妃禮服過花甲壽宴,並要求大家行只有王及王妃才能享有的四拜禮,他偏要以自己的方法對生母盡孝道,藉以挑戰英祖所堅持的禮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世子要求大家對生母行四拜禮(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要求大家對生母行四拜禮(圖/取自方格子)
在世子荒誕行為的背後,是因禮教而無法依自己所願之形式盡孝的悲愴(圖/取自方格子)
在世子荒誕行為的背後,是因禮教而無法依自己所願之形式盡孝的悲愴(圖/取自方格子)

意識到世孫若順利即位,自己將大禍臨頭的老論派決定先下手為強,老論派重臣暗中派被世子所殺內官之弟羅景彥向英祖告發世子種種惡行,並誣陷世子有謀反之心,任誰都知道這是誣陷,儘管世子聲嘶力竭地懇求英祖查明幕後主使,要求讓自己與羅景彥對質,英祖卻還是將羅景彥處斬。

【景彦自衣縫中出凶書曰: “欲納此書于九重天陛, 而末由登徹, 故先呈原書于秋曹, 以爲階梯矣。” 上覽未畢, 以手拍門楣曰: “慮有此變。” 以書賜領議政視之。 鳳漢泣見曰: “臣請先死。” 尹東度進曰: “臣亦請見。” 上曰: “卿亦見之。” 東度見畢, 上謂諸臣曰: “今日朝廷着帽結帶者, 皆罪人之罪人也。 景彦能呈此書, 使予知元良過失, 諸臣無一人以此告予者, 視景彦能無愧乎?” 大抵景彦枚擧東宮闕失十餘條, 語極悖亂。

鳳漢急詣昌德宮, 以報世子, 世子震驚, 乃乘步輦上闕, 時方二更, 進伏于弘化門內待罪。 上乃使問郞, 問罪人曰: “汝能爲國陳此, 其誠可嘉。 然初呈書中, 做作浮言, 陷人於惡逆之科, 且以變在呼吸等語, 恐動君父, 以至闕門扈衛, 都下波蕩, 此後不軌之徒, 復踵汝習矣。” 乃命嚴刑。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99卷》英祖三十八年(1762年)五月二十二日,壬午年第二條。】

目眥盡裂的世子跪在英祖房間外,悲憤地質問英祖,難道真要讓兒臣淪為逆賊才痛快嗎?對世子失望透頂的英祖開窗,說了全片最傷人的一句話: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謀反!

全片最令人心寒的一句話(圖/取自方格子)
全片最令人心寒的一句話(圖/取自方格子)

英祖罵世子倒不如發瘋發狂還較好,命世子去錦川橋待罪,傾盆大雨落在穿著單薄的世子身上,跪在錦川橋待罪、痛心疾首的他仰天長嘯,淒切的咆嘯聲被轟鳴的雨聲掩蓋,這些年來,沒有人真心地去理解他,只會要求他履行世子的義務,就連老天爺也對他的痛苦置若罔聞,獨留他一人於雨夜中愴然涕下。

【有頃世子以笠袍, 入伏庭中, 上閉戶不見者良久, 承旨啓于戶外。 上推牕大責曰: “汝搏殺王孫之母, 引僧尼入宮, 西路行役, 北城出遊, 此豈世子可行之事? 着帽之漢, 皆欺我, 微景彦, 予何得聞? 王孫之母, 汝初甚愛, 以至溺井之境, 何乃竟殺乎? 其人頗剛直, 必諫汝之行事, 由是見戮。 且將來僧尼之子, 必稱王孫, 入來問安矣。 如此而國不亡乎?” 世子不勝其憤, 請與景彦面質。 上責曰: “此亦亡國之言。 代理儲君, 豈與罪人面質乎?” 世子泣對曰: “此果臣之本病火症也。” 上曰: “寧爲發狂, 則豈不反勝乎?” 命退出, 世子出外, 待罪于禁川橋上。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99卷》英祖三十八年(1762年)五月二十二日,壬午年第二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