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於朝鮮皇室,下場卻是餓死在米櫃裡!《逆倫王朝》揭韓國「思悼世子」悲慘的一生

2020-08-26 16:47

? 人氣

世子開始代理聽政(圖/取自方格子)
世子開始代理聽政(圖/取自方格子)

自廢王燕山君開始,幾乎每位朝鮮王朝的君主都為黨爭傷透腦筋,縱有明君勵精圖治、蓄積國力,也會被之後的黨爭及士禍消耗殆盡,調節黨爭並使國事順利運轉更是考驗每位君主的政治手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英祖時期的朝臣主要分為老論及少論派,英祖還是王世弟時,曾被少論派追殺,後由大妃及老論派扶持上位,連帶付出軍權旁落的代價。在討論國防預算時,世子本意是希望將軍權統一,同時讓英祖能夠直接掌握軍權,卻動到老論派的根基,看到世子如此魯莽行事打壞朝中平衡,英祖登時臉色一沉,再次上朝時便責怪世子令他為了平息黨爭所施行的蕩平策前功盡棄,訓誡世子作為王不是一意孤行,是在不損及國家利益下允諾臣子提出的政策及究責的角色。怒氣沖沖的英祖,對於自己是一國之君卻還得看臣子臉色行事相當無奈,戰戰兢兢地維持朝政,卻還是功虧一簣。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圖/取自方格子)

不出英祖所料,手握重兵的老論派請求移交軍隊,國防即將大亂,英祖在群臣面前全盤推翻世子先前的決策,要求世子在決定重要政策時要先諮詢他,然而當世子照做時,英祖卻又直斥世子連較為容易的決策都要問,要世子代理聽政有何用處?問與不問都招來一頓痛罵,英祖陰晴不定的性格令世子無所適從。

【戊戌/王世子引接大臣、備堂。 左議政趙顯命曰: “邸下每遇事, 毋論難易, 必稟大朝而自斷者少, 臣固知邸下之心, 出於審愼, 而亦不宜太過也。 自斷者斷之, 當稟者稟之, 何可一切煩稟乎?”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69卷》英祖二十五年(1749年)二月二十日,己巳年第一條。】

此時的世子已成為英祖的眼中釘。英祖開始對世子處處挑剔,連雨沒落在乾旱地帶導致莊稼歉收都能夠怪罪世子,說世子沒資格去祭拜肅宗大王的陵墓,也打算再生一個兒子,並將他培養成自己屬意的繼承人。這時大妃與英祖因細故發生齟齬,英祖脫口說自己乾脆退位並讓世子即位,大妃賭氣地答應英祖的要求,兩人互相賭氣的結果就是讓世子跪在大雪中請求英祖收回成命,然而就算跪到快要凍斃,英祖也沒出現。

不論世子再怎麼跪,英祖依舊無情地往前走去。(圖/取自方格子)
不論世子再怎麼跪,英祖依舊無情地往前走去。(圖/取自方格子)

【丁丑/申時, 中宮殿徐氏昇遐于觀理閤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89卷》英祖三十三年(1757年)二月十五日,丁丑年第一條。】

【丁巳/巳時, 大王大妃殿金氏昇遐于永慕堂。 是堂, 初無名, 上名以永慕, 以寓孝思 —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實錄.89卷》英祖三十三年(1757年)三月二十六日,丁丑年第二條。】

身為皇室位高權重的大長輩,大妃無法將已說出口的承諾收回,如要讓承諾不算數只能等到大妃死去,為了保住世子一家,大妃抑鬱而終,不久後中殿也隨之而去,然而在朝鮮王朝實錄中,中殿過世後沒多久,大妃才駕鶴西歸。可能是為了延續英祖與大妃產生爭執的橋段,才改由大妃先行離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