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帥真好?公主欣賞他、瑞典女王派軍艦來接他,笛卡兒告訴你太受歡迎也很困擾啊

2017-06-09 14:39

? 人氣

先前您的來信曾寫道,情感隨順理性的時候,情感再怎麼強烈也是有益的。但我覺得這說法不夠完整。為什麼呢?情感非常強烈的時候要它聽命於理性,我認為是不可能的。但人的精神有一種特別的作用,不管它是否促進了我們經驗過的所有情感的形成,抑或是想以理性來推論它的運作方法其實是白費工夫,我相信您若願意與我談一談,一定能為我解惑。

何等大氣的申訴抗議。笛卡兒在一六四四年於阿姆斯特丹出版《哲學原理》(Principiaphi losophiae, 1644 ),便把這書獻給伊莉莎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伊莉莎白的最後一封信寫於一六四九年十二月四日,也就是笛卡兒即將離世之時,這六年多來,兩人往返的信件光流傳下來的就有六十封之多。他們的書信集在日本翻譯出版為《笛卡兒與伊莉莎白往返書信》(『デカルト= エリザベト往復書簡』,講談社学術文庫,2001)一書,要查閱相當方便。

三十年戰爭結束後,笛卡兒也過世了,伊莉莎白的哥哥卡爾.路德維希(Karl I. Ludwig, 1617-80)的名譽也恢復了,繼承為普法爾茨選侯,伊莉莎白便回到海德堡。但她跟已經離婚的哥哥處不來,遂於一六六一年進入赫爾福德女子修道院(Stift Herford)擔任院長,推行許多學術活動。當時,年輕的德國哲學家、數學家萊布尼茲(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1716)住在漢諾威,曾去拜訪她兩次。晚年的伊莉莎白早已不復當年美貌,看起來完全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學者。

笛卡兒身邊最後一位女性,是前面已經出現過的瑞典女王克莉斯蒂娜。

笛卡兒以拉丁文寫成的《第一哲學沉思集》被譯成許多語文,法文譯者之一克萊爾色列(Claude Clerselier, 1614-84)的姻親夏尼特,也就是先前提過的法國駐瑞典大使,於一六四五年到斯德哥爾摩赴任,與當時二十歲的女王聊到笛卡兒。女王曾經研讀斯多葛主義,是一位熱愛求知的女性,後來她主動放棄王位。她對笛卡兒的思想產生強烈興趣,透過夏尼特請教笛卡兒關於人的情感的問題。

笛卡兒給女王回了一封長信,內容就如前文所提的「關於愛」。女王讀了這封信以後想更深入了解笛卡兒的思想,於是又讀了《哲學原理》,一六四九年四月則又進一步直接邀請笛卡兒到斯德哥爾摩擔任她的宮廷教師,甚至派出軍艦去迎接他。

本來這件事要暫時延後,但九月笛卡兒還是整理行囊,與已歸國的夏尼特一起動身前往瑞典。經過三週的海上航行,總計三十五天的旅程,他們終於在十月抵達斯德哥爾摩。笛卡兒住在夏尼特的官邸,在謁見女王時答應她寫詩劇的委託,也將預計要成立的學院的規章都擬好了。不過滿心期待的哲學家教課卻始終沒有開始,因為此時三十年戰爭終於打完,十二月即將舉行慶祝活動,女王正忙得不可開交。

到了一月,女王總算排好笛卡兒上課的時間,每週兩次,早上五點開始。笛卡兒這人從小體弱多病,向來睡到中午才起床,斯德哥爾摩清晨五點的冰天雪地對他來說跟地獄沒兩樣。夏尼特原本要去拜託女王更改時間,沒想到這位關鍵人物得了肺炎率先病倒。痊癒之後,換成笛卡兒在二月一日染上肺炎。笛卡兒自己誤判病情,終於在昏睡十天之後嚥下最後一口氣。

我總覺得笛卡兒是被這讀書不專心的女王耍得團團轉,最後賠上了性命。太受歡迎,也是挺恐怖的啊。

作者|木田元(1928-2014)

日本知名哲學家。1928年生於日本新瀉縣。畢業於日本東北大學文學部哲學專業。日本中央大學名譽教授。因通俗易懂地翻譯了馬丁‧海德格爾、埃德蒙德‧胡塞爾、莫里斯‧梅洛—龐蒂等現代西方哲學家的著作而廣為讀者熟知。「二戰」結束之初,靠從事黑市交易維持生計的一段經歷也頗具傳奇色彩。主要著作有︰《反哲學入門》、《現象學》、《反哲學史》、《海德格爾的思想》、《梅洛—龐蒂的思想》、《沒能成為黑市商人的哲學家》、《彈鋼琴的尼采》、《哲學於人生是否有用》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蔚藍文化《哲學散步》(原標題:哲學家與女性)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