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鬼可怕的事多得很!從未碰過靈異事件、結婚挑鬼月,殯葬業者道出這行最真實一面

2017-06-22 14:56

? 人氣

那天,我正在忙布置會場的花圈,突然接到舅媽的電話,她說舅舅在殯儀館被打了,要我盡快趕過去。我聽了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開車到現場。才剛走進告別式會場,眼前七、八個大漢就圍了過來。他們知道我是舅舅公司的人,立刻圍上來,一個用手肘勒住我的脖子,一個對著我的頭狂毆,接著拳頭和腳就從四面八方往我身上落了下來。

我掙脫他們,我的眼鏡斷了,衣服破了,臉上流著血,我不顧揮來的拳頭,衝進會場把舅舅帶出來。幾個打我們的男子把現場搞得一團亂,後來警察介入,整個風波才落幕。

我一直記得那天,阿爸騎著機車載我回店裡,他嚇到把店的鐵門拉下來,就怕又有人追過來打。他真的被嚇到了,但我知道那群人只是無賴,只敢在殯儀館這樣的場合囂張。

後來我才弄清楚,原來是喪家對於和舅舅的價格談好的價錢,臨時反悔不認帳。你來我往的語言衝突下,打了舅舅,又看到我到現場,乾脆連我一起揍。很多人看我這樣,以為我是黑道,也許做這行的人部分是有這樣的背景,但我的出身非常平凡,和黑道一點關係也沒有。

黑道那些犯罪的賺錢誘惑,我不是沒想過,而是我深知那不是我應付得來的生意。人貴自知,不踏足那些自己做不來的生意是一種自保。不過,做生意一定有風險,你能自保,但必要時你必須勇敢面對。例如這種無理的暴力事件。

老實說,我真的不怕,打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壯。自從我們在殯儀館被打了之後,原本排擠我們的同業、對我們不假辭色的殯儀館員工,也不敢輕視我們了。那件事上了報後,他們也都認識了我們:「他們就是被打的那家花店。」通常還會加上一句:「不怕打的那家。」

人說禍福相倚就是這個意思吧,原本是件壞事,竟然意外打響了我們的名號。這是我第一次遇到衝突事件,後來在這個行業裡,我還陸續遇到更可怕的暴力衝突,一件比一件可怕,但我仍挺了過來。

經營一個成功的事業,你需要愛面子,也需要厚臉皮,尤其是做我們這一行的,除了前述兩點之外,還要心臟夠強,膽子夠大。唯有如此,才能在這個競爭激烈、動盪不安的市場中存活下來。

作者介紹│陳原

陳原,1969年生於台北,從小被阿祖拉拔長大,跟著阿公沿路收舊貨,看著阿爸辦流水席做總鋪師。幼年阿母早逝,使他第一次因死亡受到巨大衝擊。長大後,他從阿爸的辦桌生意中觀察到,白帖隱藏的商機比紅帖更大,於是從最底層的送花圈小弟做起,跑遍各大場合累積人脈、了解產業,用心蹲著等待時機躍起。

殯儀業做的是「人」的生意,在當年卻是一個被人「嫌惡」的行業。

他曾在殯儀館的飲水機裝水時被員工趕走、醫院的護士一看到他就皺起眉頭、阿爸更哭著要他別再做這行,但他仍不畏眼光、主動出擊:跑警察局,走入意外現場,被屍味嗆得眼淚直流;跑醫院,睡太平間,幫臨終病患洗熱水澡、替往生者清理穢物……就這樣一步一步,憑著誠懇的同理心,透過精明的生意頭腦與社交手段,以及不斷跌倒又再奮起的意志力,他28歲白手起家,一手打造橫跨兩岸的殯儀服務王國,成為政商名流都能放心託付身後事的殯儀業傳奇人物。

本文經授權節錄轉載自圓神出版《當生命走到盡頭,愛才開始:以仁為本的送行者傳奇》(原標題:比起怕鬼,我更怕失敗)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