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鬼可怕的事多得很!從未碰過靈異事件、結婚挑鬼月,殯葬業者道出這行最真實一面

2017-06-22 14:56

? 人氣

如果你的商品沒有破壞性,對市場也遵守保守的勢力分配,那你只是一個新業者,必然沒有容納你的空間。

在殯儀館被打,也打響名號

就算是做花卉這種小生意,我也不畫地自限。送花圈的路上,只要看到路邊有人搭棚子辦喪事,我就走進去拉生意。也許這是天生的本能,我可以很自在地與陌生人聊天,也很容易和陌生人打成一片。

如何和陌生人聊天?其實沒什麼祕訣。我們通常和陌生人聊天,都有一個很強的目的,比如,你要向陌生人問路,或是像我這樣,向陌生人拉生意。當有一個很強的目的擺在眼前,你會不自覺地讓談話裡的每句問答都引導向這個目標。

然而,當一個陌生人和你聊天,接受到這麼具強烈目的性的談話,自然容易產生戒心,會感到不舒服。任何的談話,只要有一方覺得不對勁,對話都很難進行下去。說穿了,和陌生人談話就是要先洞悉對方的需求,把自己的目的放在一邊。

我去路邊喪家談生意,就是抱持這樣的想法。先了解喪家的需求,看看我們能不能提供他要的東西。如果對方已經有承辦的殯儀公司,或是覺得我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他們的需求。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轉頭就走,多結交一個朋友,未來就多一個生意的可能。

隨機進入路邊喪家聊天拉生意,看似沒有任何計畫,但其實是我一步一步建立人脈的方式。當時的殯儀市場都已經有固定的勢力劃分,如果只是在店裡等著人進來,生意必死。只能用這種最笨的方法,一步一步把人脈建立起來。

我用這種笨方法,談成了好幾場花卉生意。成功的人要面子薄,才會想擺脫困境,追求成功;在此同時,成功的人也要厚臉皮,身段夠軟,去建立關係、談生意,就算沒有成功,也不輕易受到打擊。

我這樣拉了好幾場生意,舅舅的花店收到恐嚇了。其他殯儀公司因為我們搶了生意,四處託人發警告。我告訴舅舅:「生意沒有規定只有誰能做、誰不能做,再說,我去外面拉來的生意,還不是給你做。」他後來才沒有反對,但一路上我們收到的恐嚇不斷。

當時,很多同業對於我們這樣做生意很有意見。我的想法很簡單,市場上消費者要買什麼商品,是他們的自由,我們是靠好的商品來爭取消費者的青睞。你不能禁止我只能在什麼地方做生意,在什麼地方不能做,能不能做不是同業說了算,是消費者的選擇。自由市場本來就要提供競爭,讓好的商品出線。

因此,我才不管傳統業者之間的互相制肘,我認為這就是不長進,也是這個行業遲遲無法提升形象的原因之一。

我們光明正大做生意,沒有使任何見不得人的招數,我們勤跑喪家,建立人脈,拿到更多的生意。不過,最後還是發生了一件上了報紙的衝突事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