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鄉女》第4集劇評:回家的路,為何總是這麼遙遠?

2017-05-11 12:19

? 人氣

每個人對家的組成想望都是不一樣的,戒毒成功的俊龍對黑美人說:「我要帶妳回家。」回到朱代書便宜租賃的屋內,這就是俊龍理想中的家:有他、有黑美人、有彼此的孩子,還有愛與溫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不料這看似理想的家,卻遭黑美人誤會:她以為眼前的住所,是俊龍靠販毒賺來的黑心錢所得,歇斯底里敲破酒瓶又要自殺,好不容易讓自己重返正途的俊龍更是不甘被誤解,也敲碎酒瓶以死相逼,看到這裡我的腦海忍不住浮現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名言,沒有前面的酗酒,哪來這麼多酒瓶可以說敲就敲、說死就死啊……(欸)

戒毒成功的俊龍對黑美人說:「我要帶妳回家。」(圖/外鄉女提供)
戒毒成功的俊龍對黑美人說:「我要帶妳回家。」(圖/外鄉女提供)

「我原本想死一死算了,但我想起我們約好要去富士山所以我忍下來,我只剩下妳了。」在這真情告白之下,黑美人與徐俊龍在空蕩的屋裡相擁痛哭,黑美人低沈微啞的哭聲,埋著多少難忍的委屈與苦痛,這個家,何時才能填補好所有成員與所需?

這場「妳作死我也作死」的鬧劇,卻成了錦鳳與黑美人夜半談心的話題,黑美人的激情路線宣稱:「不敢為了妳去死的都不叫做愛」而錦鳳則是持「愛就是想要一起生活,愛甲欲死欲活,根本是壓力」觀點,誰對誰錯?不知道。獨獨黑美人這句:「我們這叫相欠債。」說出了許多愛得死去活來、難捨難分的佳偶(或怨偶)無法斷絕乾淨的緣份。

也許有些人的命運注定高潮迭起、也少不得暗礁風浪,才剛重拾歡笑的黑美人,又遇上長女阿芬失蹤,好不容易母女倆在戲院終於重逢,阿芬見到母親的欣喜溢於言表,迎上前去卻換來母親的皮包狂掄Combo連續技(好痛啊……),曾珮瑜在這場戲中,將一位掛心焦慮的母親演到逼真得讓人不敢直視,多少思念、擔憂、著急、緊張、懼怕,最終只化為一句「黑白走!」的怒吼,這才是人類最真實的反應。如果是瓊瑤的親情戲,雖然情緒激動依然,恐怕迸出的卻是「妳這個孩子,讓媽媽為妳擔憂到心都碎了!(一手摀心、一手扶額)」

才剛重拾歡笑的黑美人,又遇上長女阿芬失蹤,好不容易母女倆在戲院終於重逢。(圖/外鄉女提供)
才剛重拾歡笑的黑美人,又遇上長女阿芬失蹤,好不容易母女倆在戲院終於重逢。(圖/外鄉女提供)

為了偷渡阿芬在雁南之家過夜,女工們使勁渾身解數,分工合作引開張媽媽的注意力。又是採買消夜、又是給阿芬慶生,大家翻箱倒櫃各展神通,此時,雁南之家好像真的就是個「家」;但阿芬天真無邪的生日願望揭穿了一切:「希望大家都賺很多錢,回到自己的家,不要再住在宿舍『這種地方』。」

「自己的家」又應該是什麼樣子?(圖/外鄉女提供)
「自己的家」又應該是什麼樣子?(圖/外鄉女提供)

什麼時候才能賺很多錢、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又應該是什麼樣子?順帶一提的在這齣戲中適時加入、平衡情緒的小小輕鬆笑料。例如在緊張的偷渡、熱鬧的慶生與黯然的思鄉裡,突然加入張媽媽做塑膠花的中途,突然將花輕輕別在髮間,那瞬間臉上的線條柔和、露出少見的、羞澀少女的微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