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家暴「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悲劇會循環不止?心理師一語道出施暴者的脆弱面

2017-05-16 11:57

? 人氣

(編按)「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是你的焦慮」最擅長「用關係說故事」的諮商心理師許皓宜在新作中,用一段段親子間的交換日記,觸摸讀者心靈最深處的焦慮核心...

親愛的恩恩:

心理學的確有意思。原來我們是從還沒開始考試、工作的時候,心裡就已經存在焦慮了。我從來沒用這個角度想過事情。克萊茵女士的觀點的確讓我更了解,人的內心世界有多麼細膩複雜。

幾個月前,我們家隔壁搬來了一對新婚夫妻。天氣好的時候,我常常看到他們一起出來散步,太太喜歡穿淺色的碎花短裙,兩人的手總是十指交扣,看起來非常恩愛。

但前兩天有些奇怪,明明是大熱天,太太出門時卻將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墨鏡、口罩、長袖上衣、長褲…不止穿著不像她平常的樣子,鬼鬼祟祟的模樣也令人起疑。

那天晚上倒垃圾時我又遇到那太太,她仍是這副穿著,只是臉上少了太陽眼鏡。我向她打招呼,很快瞥見她眼角有明顯的血痕。我正要上前去關心她,她卻閃避我的目光,隨便應聲後就匆匆離去。

那晚我有些心神不寧,躺在床上沒法像平常一樣很快入睡,腦海中老是掛記她臉上的傷,該不會是家暴吧?

果然在夜深人靜時,我聽到隔壁隱約傳來的爭吵聲,大門嘎然打開,一句「你不要這樣好不好」的哀求聲清楚傳進我耳裡,大門又砰然關上,原本哭泣的音量開始壓低,直至空氣中的聲響全部消失。

我從床上爬起來,開門出去關心,果然看到那太太赤著腳,穿著一身睡衣被關在隔壁門外。她抖著身子跪在地上,還不敢發出悲傷的音量。我想喚她進來屋裡,她卻對我搖搖頭,默默流眼淚。

恩恩,看她這模樣我就像看自己女兒受委屈一樣心疼啊。即便她沒能進來,我依然睡意全消,傻坐在客廳沙發上,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不知過了多久,隔壁門又開了,我聽到那先生激動的聲音向太太道歉:「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這樣的…」那太太沒有回話,隔壁門又嘎嘎關上,太太該是和先生回家去了。

後來我才知道,她先生情緒失控時,就會出手打她。一開始只是一點小擦傷,後來傷痕面積越來越大了,她不得不穿起長褲長袖來遮掩。

我問她,為什麼要乖乖在那兒讓他打呢?怎麼不跑,不報警,不離開呢?

她說,雖然被他打得難受,但他只要情緒一過了,就會哭著向她道歉,保證不再犯了,然後恢復比平常還要溫柔的溫柔。所以她每次都想:這一定是最後一次了,他一定會改變的。

可惜直至現在,她都還沒盼到他的改變。

恩恩,這樣的男人還能用心理焦慮來檢視嗎?

媽媽

親愛的媽媽:

有句老話說:「會叫的狗不咬人。」原本形容的是:那些真正陰險的人會在背後害你,而不會跑到你面前罵你。有時後頭還會接著一句話說:「咬人的狗不會叫。」同樣的句子也可以用來形容成年人的心理焦慮:「會說(焦慮)的人不打人,打人的人不會說(焦慮)。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皓宜心理師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