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間常說的口頭禪,某天竟讓你突然「看清這個人」…精神科醫師道出多年摯友絕交背後真相

2020-04-30 09:00

? 人氣

今天我和多年好友絕交了。

我的診所就在許多上班族出沒的地方,因此患者年齡層大多在三十、四十歲左右。不知何時開始,他們常提到一個話題,那就是「老朋友」。有人稱之為「摯友」,有人稱之為「閨密」,也有人稱之為「死黨」。

「不久前,我和十四年的好友絕交了。」

「認識十年的閨密說要和我絕交。」

一開始大多是如此提起,接下來就是這句話。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和我絕交。」

為什麼呢?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送走老朋友的原因,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既不是因為自己收不回借出去的錢,也不是因為朋友搶走了我的情人,而是由於微不足道的小事如初冬細雪般不斷地堆積,最後壓垮了屋頂。

「我真的不知道那個朋友為什麼要和我絕交,有點不可理喻。」

三十多歲的上班族美賢一下生氣,一下嘆氣,一下眼眶泛淚,我能感受到她的茫然無助。

「你們之間有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嗎?那在對方和你絕交之前,你們聊過哪些話題?」

「這個嘛,就……平常聊的那些。」

「例如說?」

「就是在公司工作很累、年薪沒有調漲、部長很奇怪,差不多那些話題呀。」

「那位朋友怎麼回答?」

「她就跟平常一樣,靜靜地把我的話聽完。所以我每次覺得難過的時候,都會約朋友出來見面。然後上次這個朋友說,要是她的年薪有我的一半就好了,結果我這樣回答。」

「回答什麼?」

「我說:『誰跟你一樣?』」

此一時,彼一時

即使你們十幾二十歲的時候明明是好朋友,但現在可能就不是了。年少時的環境、煩惱、目標,甚至周遭朋友都差不多,而現在一切都不同了,不僅彼此經歷不同,認識的人不同,煩惱不同,社會地位也不同。

「我家孩子這次在學校啊……。」

「夠了,不要再講孩子的事了。你知道我這次在公司發生什麼事嗎?」

由此可看出,彼此關心的話題沒有交集。

「這次休假,我打算去夏威夷休息一週再回來。泳裝什麼的全部都要重新買,一起去百貨公司吧。」

「不行……休息一天,我的客人就會減少。」

即使我們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接受。彼此再也沒辦法在一起,再也沒有共鳴,我和你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我們再回到美賢的案例。

「誰跟你一樣?」

讓美賢朋友改變心意的致命一擊,應該就是這句話了。其實也不能光怪這句話,美賢也許只是隨口說出從十幾歲時到現在常說的話而已,或者至少一直是用這種態度對待朋友的。

但她年輕時說那句話可能沒問題,又或者朋友刻意遷就她。當時聽到那句話的朋友,可能告訴自己:「因為我們很要好,相處很自在,所以美賢才會說出那種話吧?」試圖將那句話合理化。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周遭的一切發生了改變,置身其中的自己也會變得不同,再也沒辦法像過去那樣遷就對方。所以那天和美賢絕交的朋友口中,才會勉強對美賢擠出這句無情的話吧。

「我現在對你那句話很反感。」

認識太久,不了解關係也會變化

曾有人說過:「關係也有生老病死。」人生在世,新的關係會不斷形成,舊的關係自然也會消失,只是我們沒有徹底認知到這個事實罷了。

「你的能耐不就那樣嘛,做什麼白日夢啊?」

「欸,你沒事做吧?來載我一下。」

朋友之間常說的口頭禪、熟悉的舉動,某天可能化作一把刀,深深插在對方胸口上。當自己不曾意識到的憤怒逐漸高漲,最後爆發的瞬間,心中可能忽然冒出這樣的想法:「原來,你根本不是我的好朋友。」

一旦這種殘酷的結論占據心頭,我們將會陷入空虛之中,「原來沒有人在我身邊,不,是一開始就沒有人關心過我。」經此一事後,若能以平常心結束這段關係,還算萬幸。問題就在於你認定對方再也不是我的好友後,仍無法放棄這段關係。

「我們在一起都幾年了……。」

「能夠一起分享童年回憶的,除了她沒有別人了,我要怎麼結束?」

「只有那個朋友和我認識最久。如果不繼續跟她在一起,我就沒有閨密了。」

出於各種原因,讓我們難以割捨這段友誼。再加上如果對方還對我有所期待,關係就更難結束了。

「那個朋友還這麼需要我,而我和他在一起的回憶也不是多糟糕……就繼續讓他留在我身邊吧?」

於是,這些人帶著「朋友還需要我」的些許優越感,開始思考自己該不該回到過去的關係。

還懷著對兒時死黨的幻想

結交多年的老朋友就像自己長久養成的習慣。要改掉或戒掉舊習慣,當然需要極大的力量。

「今天我太傷心了,打電話給朋友吐個苦水吧?啊,對了,我們已經絕交了……。」

當你下意識拿起電話想打給朋友,卻又不得不放下話筒時,就能了解改變習慣是令人如此不安又痛苦,惋惜又思念,五味雜陳。「既然這麼痛苦,為什麼我非得和朋友絕交不可?」、「過去十年都這麼過來了,就照彼此原本的模式繼續交往不行嗎?」那也行,那是你的選擇。也許你們有過爭吵的時候,但是因為有那位朋友在身旁,讓你度過更多快樂的時光。又或者你只想像過去那樣,繼續容忍下去就好。

但是我並不看好那樣的關係,虛有其表而沒有內容的關係,隨時有可能龜裂、破滅、粉碎。不是說彼此認識好長一段時間,或者擁有許多共同回憶,就一定是朋友,這也不是真正的關係。唯有彼此尊重,和對方建立「我和你」的關係,而不是「我和它」的關係,才是真正的人與人的關係。

畢竟,我們不可能將所有關係都攬在身上。對於那些長久以來願意保護我、拯救我的良好關係,必須繼續維持;而那些使我難過、猶豫、喪失自尊的關係,最好盡快結束。為了讓下一個人走進我的人際關係裡,我們必須先去清除惡緣,為自己騰出空間來。

就像管仲、鮑叔牙那樣命中注定、交情深厚的老友,在現實中並不常見。所有關係都是我們所選擇與決定的結果。坦白說,朋友也是一種選擇我們必須有這樣的認知:朋友是可以經過見面和相處之後,再由自己來決定的。

如何放下對兒時死黨的依戀?

被好友告知絕交的美賢,消沉了好一陣子,也因此多次來門診接受諮商。

「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每天都想和那個朋友聯絡,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我何必要為他放下自尊到這種程度。好難理解自己的這種心情。」

我們曾是單純、溫和的十多歲孩子,走過了二十多歲、三十多歲的歲月,也接觸到許多人,參加過許多聚會。而隨著經驗一起成長的,還有個人的主張和堅持。

於是,我們開始毫不掩飾地表達個人的想法或情感,也從這時開始,我們和「老朋友」之間產生了隔閡,心裡因而出現了微妙的、不自在的感覺:「這個人不是我以前認識的朋友」。更直接一點的人,可能還會這麼告訴朋友。

「我喜歡過去的你,那個曾經天真無邪的你。」

人們通常難以接受認識許久的朋友出現改變,他們不樂見熟悉的朋友身上出現「陌生的氣味」。如果朋友蛻變的模樣,或者正在改變的模樣令你不安,又或者你不願放下這種不安去認同朋友的改變,那麼請好好思考這些問題:「我能否接受朋友現在的模樣?又是否正試圖接受?」如果你的結論是無法接受,卻又繼續抓著對方不放,這說明你只是個人欲望作祟。因為那個已經改變的朋友,不可能回到過去的模樣。

要求朋友回到過去的「我」和已經蛻變後的「朋友」,兩人之間的衝突將對彼此造成超乎預期的傷害。而在這場對抗中,贏家永遠是朋友。當過去不曾如此的朋友開始表達自己的聲音時,代表他已經擁有某個支持他發出聲音的「所屬團體」了。換言之,朋友不是非得待在你身邊不可。因此,單憑彼此認識、往來許久的理由,或者自己過去覺得很開心,便隨意要求朋友改變,請你將這種想法通通拋下。

同時回想過去,自己是否曾經為了達成某個欲望或需求,在不知不覺中踩過朋友的底線。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真正送走當下,迎接未來。直到某天,你欣然接受了朋友改變後的模樣,並且真心為正在蛻變的朋友加油打氣時,那時候你們才能一起走下去。

作者介紹│成裕美

光化門延世 Feel 精神健康醫學科院長。韓國精神分析學會正式會員,目前正攻讀國際精神分析師課程。畢業於梨花女子大學醫學院,並曾於梨花女子大學附屬醫療院進修,現為精神健康醫學科專科醫師。

2019年,藉由首部作品《虧我一直把你當朋友》的暢銷佳績,在韓國社會引起廣大好評。希望這本書,對於前來看診的患者,能持續關注他們在意的人際問題,至於無法前來看診的更多朋友,希望藉由本書,治療他們的傷痛,幫助他們找回關係中的主體性。

本文內容經授權轉載自三采文化《虧我一直把你當朋友:拒絕別人對你的傷害 找回關係主體性的關係心理學》(原標題:世上沒有童話般的友誼:破除對兒時死黨的幻想)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