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可能在國際輿論支持下加入WHO嗎?東京大學國關碩士:若用這2種模式,絕對有機會

2020-02-11 15:43

? 人氣

(1)降低WHO的政治成份

現今人類的生活方式,已與1940年代設置WHO時截然不同,特別是近年來,隨著交通運輸工具與通訊科技的不斷進步,地球上的「人」、「物」移動,變得更加大量且頻繁,新型態傳染疾病的跨境問題也隨之而生,形成人類必需面對的全新挑戰,因此人類本就有必要就不合時宜的規定進行修改。

也就是說,或許短時間內不容易達成,但就長遠來說,筆者認為未來國際社會或許可往讓WHO從聯合國的附屬組織中脫離的方向努力,藉此降低衛生防疫工作受政治因素干擾的風險,使WHO成為一個更能獨立靈活運作的國際組織。畢竟病毒要在人類間傳播並不會受國籍限制,若人類的防疫行為囿於傳統國家概念,便容易產生像是台灣這樣的防疫死角

(2)增設WHO會員資格種類:「個別衛生防疫領域」

美、歐、日等主要強權國家,長久以來不斷聲援台灣參加,未來或許能將支持之意化成更具體的作為。這次因為肺炎疫情嚴重,也許接下來國際社會能有機會強壓中國反對聲音,讓台灣以觀察員的身份出席WHA,但如同前述,特例模式有其不確定的脆弱面,另一方面,以台灣豐富的防疫經驗及高水準的醫療技術,讓台灣只當一個權利受限、消極參與的觀察員,對人類社會而言,是可惜之事

筆者認為,不管是台灣政府在進行公開呼籲或私下遊說活動時,或是國際社會主動想要協助台灣的話,都可以往「促使WHO修改會員資格規章」的方向進行。換句話說,就是跳過國家地位方面的爭點,直接考量台灣特殊情況去增設會員資格種類的一個發想,這或許也是現階段較有機會達成的方式。

事實上,確實有一些政府間國際組織是中國與台灣同時並存其中的,如APEC、WTO等。這些國際組織因為會員資格並未設下只有國家才能參加的限制,因此製造出了台灣能夠加入的空間。例如APEC的會員資格規定並不是國家,而是「經濟體(Economy)」,WTO規章允許參加成員可以是「個別關稅領域(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台灣便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參與其中。

假設WHO能比照WTO的作法,不限定國家為參加單位,增設「個別衛生防疫領域」的會員資格種類,台灣便能從現行會員資格的限制中解套,以「台澎金馬個別衛生防疫領域(The Separate Health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的名義加入。換言之,對於國際社會來說,鬆綁會員資格限制,將更能保持彈性,把更多的「特殊個體」納入全球安全治理的體系。

「要怎麼做才能讓台灣參加?」

筆者認為現階段持續強調「台灣很重要、應該要讓台灣參加WHO」的成效不大,因為國際社會已普遍認知到防疫體系遺漏台灣的問題。反倒是「要怎麼做才能讓台灣參加?」才是目前更需要集思廣益的迫切問題。

針對這個問題,筆者認為降低WHO的政治成份與調整WHO會員資格規定——增設「個別衛生防疫領域」會員種類,或許會是一個國際社會能夠有效協助兩岸暫時擺脫政府承認爭議,並確保雙方都能被有效納入全球防疫體系的努力方向。

作者介紹|陳柏傑

日本東京大學國際關係碩士、博士候選人,長期關注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議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個別衛生防疫領域」:台灣參與WHO的可能方式)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