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好片《再見瓦城》抱憾金馬?入圍6項全槓龜,絕不是因為它不夠好…

2016-12-01 10:36

? 人氣

憂鬱的熱帶,女孩蓮青遇見少年阿國,都是從緬甸跋涉至曼谷的偷渡客,他們連邊界都穿過了,卻遲遲等不到一紙身分。想新生他方為人,如今卻飄蕩城市邊緣成鬼,日子剩下反覆的勞動,小吃店、成衣廠、工廠熔爐,無處可洩的悶熱,高燒一般的愛。

當連吶喊也瘖啞,吸毒、殘身,販賣身體⋯⋯一切不是舊,只是逐漸敗壞,不是沒有期望,而是竟然還有期望。探底了,又還不夠底,少年少女眼神純真,身強志堅,就此一步一步通往無光的所在……

看完《再見瓦城》心裡就是有個聲音:「吳可熙金馬封后有望」。她在本片的表現相當精采,將一個不惜從緬甸偷渡至泰國,就為了賺錢寄回家,同時也替自己「重生」的夢想努力的偷渡者演繹得淋漓盡致。

難得的是,不管是在較易詮釋的外在肢體演技,或者是較難呈現的內心戲碼,吳可熙都能準確拿捏力度,讓觀眾能清楚感受到她、感受到「王蓮青」這個人;即使你沒有真的去接觸到相處過,但就是會覺得王蓮青活生生的就站在你的眼前,是那樣的清晰而又深刻。

至於柯震東只能說可惜了,我相信他在經過這幾年的沉潛,於表演功力上確實有相當顯著的進步,對比之下,柯震東其實更加難於在他的內心戲上,而他的確也交出了亮眼成績單。

只是由於《再見瓦城》在某方面來看,是將全劇的重點放在吳可熙身上,而柯震東則擔任了「暴風眼」,但這個暴風眼卻又沒有《醉·生夢死》的呂雪鳳兇猛,以至於碰上吳可熙後有些被削弱了,其存在變得有點像是為了襯托吳可熙,因此我個人認為要想獲得影帝有點困難。

其實如果按照好萊塢奧斯卡模式,採用比較偷吃步的方式,可以讓柯震東報「男配角」,畢竟吳可熙是真的比較是「主角」,以這樣去假設的話,柯震東奪男配角的機會會比較大一點。

王蓮青與阿國都是從緬甸偷渡到泰國的偷渡客,或許是人在異鄉總會想有個依靠,於是兩人越走越近,阿國想設法將蓮青留在自己身邊,替她介紹工作、供她吃住,就連她因為沒有工作證被警方逮捕的時候,都願意出錢保釋她。

這麼做無疑就是為了奪得芳心,而他確實也如願抱得美人歸,只是當日子一天天過,他才發現兩個人想要的未來,從根本上就存在著差異,甚至連交會的可能性都沒有。

蓮青的夢想是存到錢到台灣重新開始,或許不僅侷限於台灣,只要能夠離開緬甸、離開泰國到哪都可以,她想要的很簡單,就是一個「重生」的可能而已,所以你會發現,蓮青有多麼執著於工作證,錢的事小,她從頭到尾要的就是一個「身分」,對偷渡客來說,從陰暗裡走出站在陽光底下是最渴望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