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職業的三件事:《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選摘(2)

2016-11-16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勞動市場的彈性化,必須同時有妥善配套的雇用保障政策才行。﹝資料照,甘岱民攝﹞

作者認為,勞動市場的彈性化,必須同時有妥善配套的雇用保障政策才行。﹝資料照,甘岱民攝﹞

該選擇哪種職業

「你選擇了喜歡的工作?還是選擇了擅長的工作?」

「不明白職業的本質,才會問自己那種愚蠢的問題!不管是喜歡的工作也好,擅長的工作也罷,到了工業化社會,就沒有那麼多選擇的餘地。」

「怎麼沒有?大家不都是在自己擅長的職業範圍裡,挑選喜歡的工作嗎?」

「在工廠生產線製造球鞋的人,能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嗎?還是擅長的工作?」

「這個嘛⋯⋯」

「百貨公司家電賣場銷售員如何呢?在大企業裡接到人事命令的人又如何呢?這能說是出於自己喜歡或擅長才選擇的職業嗎?當然也可能有某些人運氣好,能選擇自己喜歡或擅長的職業。然而在工業化之後,社會上的工作大多不屬於那種類型。現代人已經很難在自己的職業和工作中感受到成就和價值。這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結構上的問題。在現代社會裡,透過工作,我們能期待的保障,只有薪資!」

選擇職業時考慮的三件事:價值、投資報酬率和風險

成就和價值

現在已經很難在工作中找到成就和價值了,因為在工業革命之後,人類的生產方式有所改變。工業化就是工廠的誕生,這裡所說的工廠,具有兩項特徵—分工和機械化。這兩項特徵改變了人類和產品之間的關係。

過去的製造者和產品之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但隨著工業化的程度加劇,彼此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過去能從產品中得到的工作成就和價值,也隨之消散。

假設有位中世紀的鞋匠X先生,只有顧客上門訂做時,X才開始手工製鞋。先將動物剝皮晾乾後,按照鞋樣切割下來、加以塑形,再用針線縫合固定,最後再經過藥物處理,一雙鞋子就完成了。顧客付錢之後,就把皮鞋帶走。

皮鞋是誰製作的?當然是X製作的。X從兩個地方感受到喜悅。第一是銷售帶來的價值,也就是自己所投入的時間和精力獲得了相應的報酬,由此產生的滿足感。第二是從工作中所感受到的成就和價值。這雙鞋子是X的精心傑作,鞋子本身既是X努力的證明,也是一項成果,因此產品和X的關係十分密切。

歲月如梭,進入了近代工業化時代,X再度誕生。這次,他又成了一個做鞋子的人。他在耐吉製鞋廠找到了工作,被分配到生產線的中間組裝部分。機器在襯墊上塗膠,再黏上鞋墊後,來到X面前。X負責用手按壓,讓鞋墊底部平整。同樣的動作,X要反覆做上一整天。比起中世紀,球鞋以驚人的效率大量生產出來,經由X的手所製造出來的運動鞋數量,也多到難以計數。

有一天,X在逛街時走進了耐吉賣場,他看著各種華麗的運動鞋,心裡想著:「這些東西可以說是我做出來的嗎?」不行!屬於產品的運動鞋,排擠了屬於生產主體的X。也就是說,運動鞋離X越來越遠。這就是馬克思所說的「勞動疏離」。近代工業化社會裡,工作所得到的喜悅之一消失了—也就是成就和價值,是透過勞動所得到的喜悅。處在產品與自己疏離的環境中,能讓人感受到成就和價值的對象,已不復存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