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寫在高中服儀解禁後——國立頂尖醫學大學的服裝癖?

2016-06-12 05:50

? 人氣

當女性就是單純不想穿短裙,誰有什麼理由要求女性交出自主權穿上別人的價值呢?(資料照,非當事校方與學生,讀者翎翔提供)

當女性就是單純不想穿短裙,誰有什麼理由要求女性交出自主權穿上別人的價值呢?(資料照,非當事校方與學生,讀者翎翔提供)

前幾天身邊一個朋友氣急敗壞來跟我說一件發生在她身上的事,除了是性別議題,還同時與近來熱門的服儀規定與大學議題相關,以下先簡述事件經過。

  1. 三月中旬,某國立醫學大學某所(匿)請所代轉達通知全部碩一一般生將六月五日的時間保留,為畢業典禮擔任工作人員之用(非服務學習、不給薪)。
  2. 五月中旬,學生接獲通知,所辦規定擔任畢業典禮工作人員的學生「男著白襯衫黑長褲,女著白襯衫黑短裙」,學生知道後陸續向所辦反應不願意穿裙子的想法,所辦則以再討論等說法回應。
  3. 之後所辦助理向學生表示只要服裝統一即可,請學生自行協調回報結果,學生也經過協調後回報結論為長褲。
  4. 六月三日,所辦助理再度請所代通知「女生穿裙子」的要求,學生反應則得到「以前都穿裙子」、「妳們都可以穿短褲,為什麼不能穿短裙?」等回答。
  5. 六月四日,畢典前一天,所辦寄發一封信提醒相關事項,其中便有:「請大家務必著白衣黑裙,拜託大家了!」的內容。

 

女體不都被說是私密的嗎?怎麼女性正裝/制服總是露腿?

學生服儀是近來熱鬧的話題,相關專文也很多,本篇就不討論規定的必要性及意義等論點,而從這些規定的「實際內容」審視其中的性別問題。

首先檢視些大家見怪不怪的服裝習慣吧,女校制服向來搭配短裙,最傳統的非百褶裙不可;而工作場合女性正裝則是窄短裙套裝,最好加上有跟的鞋子。這些服裝都有些共同點,像是女性的腿某部分必須露出、都是裙裝等。接著拿男性的服裝規定對比,從制服到正裝都是襯衫加長褲,在男性身上,裸露反而像是禁忌一樣在許多場合中缺席。

其實服裝習慣不只是種打扮,背後更牽連著社會對這些身分的規訓與想像;在這種想像中,女性與男性的身體背負了不同期待。從這些習慣看來,男性身體彷彿不能見人,女性則是某程度被迫展示腿部,與大眾價值中男性裸露「正常」、女性裸露是「不知修恥」的認知恰好相反。

當社會有意識地以服裝形塑不同性別的身體時,依隱私性分別檢視,會發現男體被塑造成保守、隱私性較高的,女體則是一反「女體是隱私」的傾向被塑造成較可慾的,以高跟鞋拉長比例、窄裙顯示線條、裙長要短得剛剛好不能太老氣也不能太暴露、襯衫特別強調腰身等現象都是這種意識的展現,且當這些變成一種規定時,強制意味也更濃了。

女體被塑造成較可慾的,以高跟鞋拉長比例、窄裙顯示線條、裙長要短得剛剛好不能太老氣也不能太暴露、襯衫特別強調腰身……。(林彥呈攝)
女體被塑造成較可慾的,以高跟鞋拉長比例、窄裙顯示線條、裙長要短得剛剛好不能太老氣也不能太暴露、襯衫特別強調腰身……。(林彥呈攝)

就是要妳穿短裙——特別規制女體的堅持

在本案中,這種對女體樣貌的期待很值得拉出來細談。真要說為什麼短裙是最適合畢業典禮女性工作人員的服裝,校方恐怕沒什麼有力的理由吧?經過學生提出方便性、統一性、學生意願等原因再三協調想拿回自己的服裝自主權,最後依然被校方腦中的意識架空。

當社會價值企圖左右女體裸露與否,背後就顯示了一種極富權力的意識形態,校方對短裙的執著某程度帶入了正式場合中女體要「露得剛剛好」的想法。在一個專業、嚴肅、紀律的場域中,有一個聲音企圖把女性的身體塑造成與平常相反的樣子要求一定程度的裸露,這是誰的視角?誰的意識形態?

本案中一開始希望女性穿短裙本是依社會上短裙比較正式的習慣要求,但當演變成「短裙或長褲」的直接選擇下,更是明白地展示出「學生權利」與「校方權力」的衝突,校方堅持短裙的作法已有直接指示或強制的作用了。在這個例子很清楚地看見社會對女體的權力軌跡,我不會直接指涉父權,但確實符合父權掌控女性的邏輯。

短裙不只是短裙——洞察更多同時也要更勇敢

當女性不希望裸露自己的身體、不希望行動受限,當女性就是單純不想穿短裙,誰有什麼理由要求女性交出自主權穿上別人的價值呢?不論答案為何,都顯示一種對女體格外嚴厲的制約慾望,在本例中更是一個結果。

這爭議背後有更多身體自主權以及社會規制的省思,且社會上其實不少時候都有跟這大學系所一樣的態度。如果同樣的情況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我們能不能有更深的思考、能不能以行動替自己的權利發聲?在此勉勵每位受不合理對待的人努力爭取自己的權益吧,沒有人能夠定義你/妳的樣子!

*作者大學主修法律與性別研究,是浪漫的女性主義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