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流不息、追夢不倦 中國「天下第一街」漢正街兩度浴火重生

2019-02-24 09:10

? 人氣

這是1月21日拍攝的漢正街品牌服飾批發廣場內景。(新華社)

這是1月21日拍攝的漢正街品牌服飾批發廣場內景。(新華社)

「對外開放看深圳,對內搞活看漢正。」

有著500年歷史、號稱「天下第一街」的漢正街歷經滄桑,如今依舊活力四射:每天10萬多名「打貨人」來往穿梭,日均服裝交易額達兩億多元,業內估計每年僅男裝線上、線下銷售量就占全國市場的三成左右。

曾經,作為「資本主義尾巴」典型一度被關停,作為「髒亂差」批發市場代表又差點被整體搬遷。

漢正街的兩度「浴火重生」,背後蘊含著哪些迭代「密碼」?

從「投機倒把」到「改革先鋒」,首次迭代打造內貿經濟「初級版」

40多年前,在漢正街擺小攤養活家人,還因「投機倒把」坐過牢;40年後,在人民大會堂,接受「改革先鋒」的表彰。78歲的鄭舉選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命運會有如此大的轉折。

上世紀50年代,在漢正街土生土長的鄭舉選因雙目失明,在家門口擺起地攤,賣過五角星、紀念章,也背著冰棒箱四處叫賣。憑藉貨真價實、守信經營,鄭舉選的小生意做得紅火,還被同行戲稱為「盲俠」。

這是武漢市漢正街小商品市場的資料照片。(新華社)
這是武漢市漢正街小商品市場的資料照片。(新華社)

處在長江、漢水兩條黃金水道交匯處的漢正街,興起于明朝成化年間。這裏曾上演著「十裏帆檣依市立,萬家燈火徹宵明」的繁榮景象。

然而,有著「貨到漢口活」之美譽的漢正街,也一度日漸「凋零」。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朱延福回憶說,當時我國處於計劃經濟階段,工業基礎薄弱,各類物資供給有限,小到一枚紐扣、一把雨傘,都需要經歷從國家下計畫--企業生產--國有商業部門收購後定價銷售這個「路線圖」才能到消費者手中。

那個年代,個體戶被視為資本主義產物;個人進貨、定價銷售會落下「投機倒把」罪。漢正街所有小商品交易被禁止,個體戶也被取締。

往日熙熙攘攘的漢正街驟然冷清。

「我要養孩子、養老婆,又找不到工作,生計所迫,只好繼續偷偷做小生意。」鄭舉選說,為此,他進過學習班,還被關進看守所。

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武漢市決定放開漢正街小商品市場。剛從看守所出來不久的鄭舉選,趕緊向工商部門提交了申請,成為首批103戶申辦工商營業執照的個體戶。

「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做生意,再也不用偷偷摸摸、提心吊膽。」鄭舉選說,那時候,生意真是紅火,針線、紐扣、打火石都是成堆賣。

最高峰時,漢正街形成60多個專業市場、30多萬種商品的小商品綜合市場,每天前來打貨採購的客流量超過30萬人次,成為華中地區最大的商品集散地。

上世紀80年代,鄭舉選就成為武漢市的首批萬元戶、百萬富翁。

1月21日,漢正街IN-LAB國際時裝設計中心的設計師在設計服裝。(新華社)
1月21日,漢正街IN-LAB國際時裝設計中心的設計師在設計服裝。(新華社)

改革開放後,「買全國、賣全國」的漢正街迅速恢復市場繁榮,成為中國從計劃經濟步入市場經濟的代表,成為中國內陸「對外開放、對內搞活」的先行者、試驗區。

從「髒亂作坊」到「時尚名街」,二次迭代催生批發市場「升級版」

漢正街龍騰大道上的服裝商戶李濤,上世紀90年代從擺地攤開始,一步步開創男裝品牌「合夥人」。這家面積不足80平方米的小商鋪,現在年銷售男裝上百萬件。

「10多年來,漢正街要整體搬遷的消息不斷。」李濤說,他和很多服裝商戶嘗試搬出漢正街,最終又搬回來。

遷出又搬回,這是漢正街不少服裝商戶的共同經歷。

上世紀90年代,伴隨著漢正街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弊端日益凸顯:依賴現金、現貨、現場的「三現」交易,市場瓶頸難以突破;傳統「買全國、賣全國」,批發走量模式逐步式微;占道經營、前店後廠等「髒亂作坊」格局,頻繁發生的火災。

搬遷還是轉型?漢正街面臨艱難抉擇。

搬遷屬常態,轉型難破題。漢正街管委會原副主任熊國漢說,處於城市核心區的綜合批發市場,商鋪、倉儲、加工、住宅高密度混雜,超出城市容納極限,加上消防、交通、治安、環境等問題限制,往往被迫整體搬遷,鮮有就地成功轉型案例。

在漢正街經營20多年的張立志說,服裝行業相對利潤率高,但需要產業集中,人氣集聚。離開漢正街,就遠離了漢口商脈。

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主席張慶輝說,武漢文化底蘊豐厚,工業產業鏈完備,棉紡、服裝加工產業基礎堅實,服裝設計院校雲集,專業人才儲備雄厚,「進入互聯網時代,漢正街還是金字招牌」。

經過「綜合整治、拆遷徵收、產業升級」,加上全面「禁貨」,漢正街43個消防問題突出的市場被關閉。數千家加工廠、上萬家商戶轉移搬遷到武漢黃陂、孝感漢川、潛江等地。

留下來的服裝商戶,生產車間、倉庫物流外遷,門前狹窄馬路被改造擴寬,原本「髒亂差」的作坊變身成為外觀新穎的時尚商店、商鋪,僅保留展示、交易功能。

由此,漢正街完成從小商品批發市場,到服裝「時尚名街」的蝶變。

眼下,依託武漢周邊60公里內3000多家服裝企業,80萬名產業工人的配套,漢正街服裝年交易額近千億元,形成與廣派、杭派服裝「三分天下」格局。

從追求規模,一味走量;再到找准定位、順利轉型,漢正街恰是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的縮影。

從「抄版貼牌」到「漢派設計」,三次迭代培育潮品供給「現代版」

走進漢正街品牌服飾批發廣場,3000多家服裝商戶聚集,前來逛街、「打貨」的顧客,人流如梭。位於六樓的設計中心,數十名設計師、樣衣工一派忙碌,版式設計、樣衣加工、新款上架……

一公里之外,在建的武漢國際時尚中心,主體結構雛形初具。投資百億元、今年9月即將投入運營的時尚中心,將有3000多個品牌進駐,彙聚國內外設計團隊、服裝加工企業資源,打造服裝產業共用平台。

針對「抄版貼牌」為主、原創設計不足、假貨氾濫不止等短板,漢正街與武漢紡織大學等高校合作,「訂單式」培養設計人才。目前已有300家服裝設計師工作室進駐,漢正街成為展示「漢派」設計的重要視窗。

過去習慣「賭」潮流,商戶看中幾個款式,就上萬件進貨,稍有差池全變庫存,損失慘重。武漢國際時尚中心投入運營後,借助原創設計資源分享、快速反應加工保障、全程線上物流配送等方式,幫助服裝商戶實現「小單快反」式經營。

「今後,商戶可以先小批量下單,結合市場回饋,在3至7天內完成批量生產、物流配送全流程,快速反應,減少庫存,提高利潤。」負責武漢國際時尚中心運營的複星集團雲尚產業總裁田左雲如是說。

隨著網路技術和快遞業的發展,各種漢派服裝、日常潮品……通過線上、線下流入全國各地。

現在,琳琅滿目的服裝款式不斷更新,搭配潮流「網紅」直播線上推薦,潮品發佈會和城市T台秀不時舉辦,散發著漢正街的青春、時尚。

武漢市礄口區委書記景新華說,中國經濟從短缺、到富足、再到個性化的跨越歷程中,憑藉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善抓機遇的商業精神,漢正街一次次迭代破題,浴火重生。

漢正街人流不息,奮鬥者追夢不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