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談論不公平 我們在談什麼?該怎麼扭轉?朱敬一這麼說...

2016-03-31 08:30

? 人氣

不平等的後果是什麼?

因此,我們的思考面向必須要開展。2013年全台600多萬納稅戶,2%有賣土地,因此有土地增值所得。如果你家50年才賣1次房子、賺195萬,乘以2%,平均每戶賺3.9萬。另外,綜合所得是股利、薪資所得等,平均62.4萬,也就是說,全國平均土地增值所得只佔綜合所得的十幾分之1。但如果看社會上所得前百、千、萬分之一的有錢人,66.5%有賣房子,平均賺1億1640萬,土地增值所得佔總所得72%。那有錢人為何要買呢?因為土地增值所得是依公告地價來定,但市價卻是公告地價的1倍。綜合所得稅率40%,土地增值稅率只有30%,而且還是用公告現值算,表示真正的稅率才15%。這顯示我們的土地稅制非常奇怪。

對年輕人而言,可能慢慢會出現無法脫貧的問題。過去15年,每月薪資和加班費平均每年上漲1%,但GDP每年漲3.5%,那這些GDP明顯是沒有反映在薪資上。1980年代,GDP年成長8.3%,薪資上漲10%,薪資階級拿到的比較多,資本家分額少,現在是大部分成長果實被資本家拿走,對年輕人而言確實有脫貧壓力。他們不至於到500年前營養不良的貧窮,但很難跳脫勉強的生活狀態。

20140429JW0111-SMG0010--勞工配圖-吳逸驊攝.jpg
過去15年,每月薪資和加班費平均每年上漲1%,但GDP每年漲3.5%,那這些GDP明顯是沒有反映在薪資上。(資料照,吳逸驊攝)

如何扭轉不公平?

談了這麼多不公平,要怎麼辦呢?

  • 改變產業結構 推動經濟轉型

一是產業結構要快快轉變。現在薪水凍漲、經濟不行,因為經濟該轉型沒轉,像仁寶、廣達以前握有全球95%的手提電腦訂單,現在工廠都移到中國、越南,廠商移出去了,就沒有新投資需要,新產業又沒起來,就沒有新勞動需求,工資也不會漲。美國的經濟成長每年大概2、3%,雖然有起落,但整個經濟體有向上動能,起落只是景氣問題,但台灣的經濟沒有向上動能,起落確實是景氣,但重點是我們看不出把經濟成長往上拉的動能。所以每次看景氣燈號我都覺得意義不大,因為台灣經濟不是景氣,而是動能有沒有活起來。

如果整個經濟是一灘死水,談公平就不好玩。餅變大了、談公平比較好談,餅沒變大,就是你多我少、你少我多,一定傷感情。所以,要改的第一個是經濟要轉,現在的產業有的已經移出、有的打不過中國韓國、有的環保不接受、有的面臨挑戰,那新的在哪?經濟學人說有人把創新創業當口號講,好像開蛋塔店一樣,但不是這麼簡單的。

  • 財政改造 各種支出收入一併來談

二是財政要改造,新政府說要成立年金檢討委員會,我希望能把年金和其他各種支出面問題一併去談。另外要談收入。前面說的租稅負擔率,應該要多少沒有人有答案,但絕不是12.6%,這就像BMI一樣,我沒有說應該要是多少,但如果落到15以下,一定是健康不良,而到現在還有企業家說要減稅,我真是投降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